这种情况也体现在了帝释天的身上,帝释天让那些,在真实幻境里,战败的天人界人,可以加入血杀宗,但是同时,他又没有想过,现在直接就让天人界的所有人,都加入血杀宗,他其实就是在挣扎,他的内心在挣扎,他想加入血杀宗,但是又有些不想加入血杀宗,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玉佛寺的人,所以他在犹豫,他在挣扎,而他的这种情况,也影响到了天人界的其它人,他们表现的也十分的挣扎。

赵海对于这种情况,其实也是知道的,虽然赵海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在研究那些佛门的法阵,但是那些佛门的法阵,他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佛门的法阵种类有很多,但是又不是特别的多,以赵海的法阵基础,他想要研究佛门法阵,真的是太容易了。

而赵海也十分的清楚,天人界这里,如果真的能平平安安的并入到血杀宗,那对血杀宗,对他们自己,都是很有好处的,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赵海对于天人界那里的事情,也是十分关心的,他一直都在注意着天人界那里的事情。

不管是虎安他们的反应,还是温文海他们的应对,其实都在赵海的监视之下,就连虎安与帝释天之间的谈话,他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也知道帝释天现在的心情,说实话,他并没有生帝释天的气,在他看来,他完全没有必要生帝释天的气,帝释天的反应十分的正常,甚至他对帝释天还有一丝的钦佩,因为帝释天现在所做的努力,其实都是为了玉佛寺的传承。

所以赵海准备看看帝释天接下来的反应,只要帝释天肯加入血杀宗,只要帝释天在加入血杀宗之后,不在乱来,那么赵海也不会动帝释天,甚至可以给他高位,但是如果他真的敢乱来的话,那赵海会在第一时间就灭掉他。

而帝释天现在的反应也十分的奇怪,他已经很少在指挥天人界那里的人,与血杀宗交战了,他每天就是呆在玉佛禅寺那里,好像就是在等着血杀宗,慢慢的把整个天人界,全都给灭掉一样,这样的反应,不只是让赵海感到意外,就连虎安他们都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因为帝释天现在的做法,真的是太不像他以前的做法。

与上层这些人的勾心斗角比起来,下面的那些普通弟子,他们的生活过的就十分的自在了,他们有战斗任务的时候,就到真实幻境里去,与天人界的人交战,就算是战死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他们可以自己修练,也可以到真实幻境里去观战,一个个过的到是十分的自在。

赵海对于那些普通弟子的做法,到是十分赞同的,他觉得那些普通弟子做的十分的对,他们就应该这样,所以赵海一直十分的平静,他就是在等着帝释天最后的反应,他想要看看,帝释天到底是怎么想的。

血杀宗与天人界的战斗,也十分的顺利,血杀宗的进攻,一直十分的猛烈,而天人界的抵抗虽然也十分的猛烈,但是却还是挡不住血杀宗前进的脚步,血杀宗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着,天人界的地盘,也正在慢慢的缩小着。

在真实幻境里做战,就是有这样一种好处,血杀宗的弟子不用进行任何的休整,他们不用进入进行长途的行军,也不用真正的进行战斗,血杀宗的弟子,早就适应了在真实幻境里的战斗,所以每一次在天人界里同,与天人界的人战斗,对于血杀宗的弟子来说,不过就是完成了一次训练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更不需要去休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因为不用休整,血杀宗的推进速度十分的快,虽然天人界的地盘也不小,但是每天都在推进,也只用了三个月左右的时候,天人界的大半地盘,就已经全都落入到了血杀宗的手里了。

现在帝释天那里,已经很少在召集那些主持开会了,虽然他召集那些主持开会的时候,虎安他们还是会参加,看起来人一个都没有少,但是真正归他们控制的地盘,却是十分的少了,而帝释天好像是也没有了在考验血杀宗的心思了,对外面的事情,好像是不闻不问,这也让虎安他们更加的失望。

眼看着现在血杀宗已经战了整个天人界的四分之三了,帝释天那里终于有了反应,他直接就在天人界这里,直接就向赵海发起了挑战,听到帝释天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而且还是挑战赵海,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包括虎安他们,随后虎安他们的脸色全都是一变,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玉佛寺那里。

到了玉佛寺那里,他们就看到,帝释天坐在白象的背上,手里拿着金刚杵,一脸的平静,而白象这个时候,就停在玉佛禅寺的上空,帝释天两天看着血杀宗的方向,脸上一片的绝然。看到这样的帝释天,虎安他们更加的吃惊了。

虎安马上就领着所有的主持上前给帝释天行礼,随后虎安道:“见过圣尊,不知圣尊为何,突然向宗主提出挑战?圣尊,考验到这里,也已经差不多了,圣尊没有必要这么做啊,而且还不是在真实幻境里,在天人界这里,一个弄不好,圣尊可能会受伤,这可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请圣尊三思啊。”

帝释天看着虎安他们,微微一笑道:“没事儿,不用这么紧张,这么多天,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以前是玉佛寺的人,我这些年,为了玉佛寺的传承,一直是劳心劳力,也算是尽力了,虽然血杀宗的实力强悍,但是就这么加入血杀宗,我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所以我想与赵海进行最后一战,如果这一战,我真的败了,那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也算是对得起玉佛寺的人,我以后就把自己当成是血杀宗的人,绝对不会在想着玉佛寺了,所以这一战,是免不了的。”

一听帝释天这么说,虎安他们全都是一愣,随后他们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确实是这样的,这些年帝释天为了玉佛寺的传承,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而血杀宗一出现,就要把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给收下,甚至可以说是毁掉,他如何能甘心,当初他迫于形势,同意加入血杀宗,但是后来的挣扎,已经充份的表示了自己的心情了,而现在他这么做,无非就是做一个了结罢了,相信这一次之后,帝释天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他以后就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血杀宗的人了。

第九百九十五章 殉道

“哈哈哈,帝释天尊者,你有如此兴致,赵海自当是奉陪了。 .”随着一阵哈哈大笑之声,赵海已经出现在了帝释天面前不远处,而虎安他们也全都看到了赵海,他们马上就冲着赵海行礼,赵海却是摆了摆手,冲着他们一笑道:“罢了,都站到一旁吧。”

虎安他们都应了一声,随后又全都看了帝释天一眼,这才默默的退到了一旁,事实上现在他们这些人,是最为难的,因为他们原本是帝释天教出来的,可以说是帝释天的弟子,可是现在,他们却又成了血杀宗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帝释天与赵海战斗,他们就等于是被夹到了中间。

虽然说他们想要帮着帝释天对付赵海,但是他们也十分的清楚,如果他们真的帮着帝释天一起对付赵海,那就等于是把背叛了血杀宗,那样的话,跟他们一起加入血杀宗的那些天人界的弟子,怕是就危险了。

可是如果不帮帝释天对付赵海的话,那帝释天是绝对不可能是赵海对手的,一个弄不好,帝释天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他们的良心是会不安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现在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了。

赵海却是没有管他们,而是转头看着帝释天,接着开口道:“帝释天尊者,今天这一战,我早就预料到了,只不过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现在虎安他们也全都在这里,我只想要你一命令话,你到底是真心想要加入我们血杀宗,还是打算给玉佛寺殉道?”

一听赵海这么说,帝释天不由得一愣,他随后看了赵海一眼,沉声道:“赵海宗主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何会想到,我要为玉佛寺殉道?”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还是十分的平静,两眼也十分的平静,整个人没有一点儿的情绪波动,但是赵海的话,却着实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吃惊。

赵海看着帝释天,微微一笑道:“我也只是突然想到的,帝释天尊者难道没有想过吗?”赵海虽然是一脸的笑容,但是他的眼中,却是没有多少的笑意,相反的,他的两眼之是透着一丝的欣赏与一丝的惋惜。

帝释天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赵海宗主果然不愧是赵海宗主,你说的对,你说的太对了,我确实是有为玉佛寺殉道的心思,玉佛寺早就已经灭亡了,这一点儿我早就猜到了,虽然我之前没有办法与外界的人接触,但是从玉佛寺这么多年没有与我联系,我就已经猜到了,玉佛寺一定是出事儿了,之前你们所说的那影族的法则之力入侵,更是让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玉佛寺绝对是出事儿了,但是我却没有办法离开,在从你们的口中,证实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就已经起了这样的心思了,我是玉佛寺的人,虽然我只是玉佛寺的护山神兽,但是我却是生在玉佛寺,长在玉佛寺,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被派到这里来,所以我早就已经把玉佛寺当成了我的宗门了,我的宗门被灭了,那我这个人,独自的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战上一场,让天下人都知道,玉佛寺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赵海看着帝释天的样子,突的微微一笑道:“我并不是很赞同你这样的想法,你还没有加入血杀宗,所以你并不知道血杀宗是什么样的宗门,也并不知道血杀宗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在下界之时,我血杀宗是下界魔道十大宗门之一,实力无双,强悍无比,但是后来我血杀宗,却是被上界的大能,给生生的灭掉了,整个血杀宗,除我之外,只剩下几千的残兵,可以说,血杀宗已经被灭门了,如果我与你是一样的想法,那血杀宗根本就没有重建之日,血杀宗的传承,怕是也早就断绝了。”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下来,他看了帝释天一眼,接着沉声道:“我在知道血杀宗被灭的时候,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血杀宗的的传承,一定要传下去,第二就是报仇,杀掉敢灭掉我血杀宗的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思,所以我才能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

“当时我们血杀过的情况,比你现在可是困难百倍,我们当时举目望去,四周全都是敌人,只要是有人知道我们是血杀宗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直接杀掉我们,绝对不可能让我们活下去,至于说我们的传承,直接就会被断掉,而你现在遇到的却是我们,我们同意你们加入血杀宗,同意你们在血杀宗里,把玉佛寺的传承给传承下去,虽然说以后,不会在有玉佛寺这个宗门了,但是玉佛寺的传承,却是有了保证,而且你加入我们血杀宗,就成了血杀宗的一份子,那以后你们的敌人,也就是我们的敌人,也就是说,以后你们还有亲手报仇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是有些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为玉佛寺殉道。”

帝释天一直都静静的听着赵海的话,一直到赵海说完,他这才转头看着赵海道:“你说你愿意帮我们报仇?”帝释天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情绪终于出现了一丝的波动,如果说他之前已经报有了死志的话,那现在他的这一堆死灰里,终于出现了一丝的火星。


ljyo8.dzhhyy.com  99axj.dzhhyy.com  9lvl8.dzhhyy.com  stw.dzhhyy.com  uoa9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cgte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