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她微微叹道:“我不光是姚家的表姑娘,我还是那场战争里的的‘苦主’,我唯一的家人,我的母亲在那场战争里丧了命。

“如果这个时候我跟姚家离心,无异于给了外人无端揣测的机会,他们也许会指责姚家刻薄我,这对姚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你说的对,是我糊涂了。”

虽说她也做不了什么,但是她跟姚家关系融洽,旁人至少会看到姚家对她的关爱,而不会让人有机会来指责姚家。

“这不是挺清醒的嘛!”李南风说,“锦上添花十桩,也不如雪中送炭一回。虽说你舅舅犯了错,但是姚家却深明大义,让亲闺女涉险破了局,这也无疑能展现姚家人的品德。

“都抛下年幼的女儿在尽量弥补那场过失了,姚家的品格还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呢?人生在世,谁能保证从不失手?”

何瑜攥着双手凝神:“是啊,我竟然没想到这层。我母亲是我母亲,她也是姚家的女儿。”

说完又看向明明比她年岁要小的李南风,忍不住道,“你这一番话,真是让我茅塞顿开。

“不瞒你说,这些日子因为这事我心里头沉甸甸地,没有一刻畅快,我何其有幸遇见你,才能从牛角尖里出来。我怎么就没有你这么通透呢?”

李南风不由失笑:“你才多大?”说完立觉不妥,又道:“我也不过是旁观者清,说说我自己的道理,你觉得有用就行。”

“当然有用!”何瑜微笑,“不光有用,我还知道该怎么努力了呢。”

李南风吃完点心,笑嘻嘻又道:“既然觉得遇见我是有幸,那你帮我个忙如何?”

“别说一个忙,就是一百个忙,一千一万个忙我也得帮啊!”

“那就好,”李南风啜茶润了润喉,说道:“我近来在办一点事情,想找个地方当个联络的处所,我想借你的铺子一用。

“若有人找李掌柜,你能不能就让他们帮我记着,或者来吱个声给我?”

何瑜微顿,忽笑道:“原来今儿不是‘路过’,是有备而来!”

这一席话下来,何瑜只觉得这个小姑娘从头到尾波澜不惊,淡定从容,心性老道得仿似不是她这个年纪的,又不由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从她身上感觉到的那股气势气度。心下彻底折服,不觉之间也亲近了几分。

“你就说行不行嘛!”

“举手之劳!哪有不行的?”何瑜道。也想问问她为何要有这么一出,又觉她要是想说自然会说,便打住了。

接下来气氛轻松,聊了几句,李南风还赶着回去,两人便就散了。

莺儿见何瑜出来后神色轻快,不由好奇:“李姑娘跟姑娘说了些什么?”

“说了很多。”何瑜简短地回应着,然后跨进铺子招来掌柜的道:“从今儿起,若是有人来寻李掌柜,一律你亲自接待,回头直接报去给李姑娘。”

掌柜疑惑:“不用报姑娘您么?”

“若是寻‘李掌柜’的,自然不用报我。”

掌柜的得了准话,便应下不提。

李南风也没想到这么一趟便把联络之处给搞掂了,这简直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那么接下来她便得找几个商行掌柜的吃个饭喝个茶,把手上有绸缎的消息放出去。

她想让晏衡去做,她不出面,可晏衡出面也不能以王府世子的身份前往,只能装个普通人,但这种事又是否全瞒得住呢?

权衡了一下,她打算还是另外挑个人去接洽。

回府后她闷头就往扶风院去,拿着几封信在手上的李夫人刚好庑廊这边,瞧见后停下脚步来。

“蓝姐儿近日怎么常出府?”


q3s.dzhhyy.com  yiftf.dzhhyy.com  r775y.dzhhyy.com  ipfx.dzhhyy.com  ub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bcqn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