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自有分寸。”

“他知道。”宋子非说完闭了眼睛,一副不配合的状态。

褚非悦起身出了病房,手心里一片冷汗。

门外,只有霍予沉在外面等着。

褚非悦朝他笑了笑,“其他人呢?”

“在何老先生那里。”

“我们回酒店吧,这里的人手够了,我们在这里也是浪费劳动力。”

“媳妇儿,你这个表情明显是有事的表情。”

褚非悦扯了扯嘴角,说道:“有些事想给你说说。”

褚非悦将跟宋子非的谈话能说的部分告诉了霍予沉。

霍予沉是个很聪明的人,迅速脑补了剩下的事。

霍予沉说道:“媳妇儿,你现在纠结的地方是什么?”

“一爸知不知道褚铭哥是顾家后代的事,二怎么处理顾家和何家的矛盾。”

“岳父知不知道其实对整件事没有任何影响,他认认真真的把褚铭培养g rén了,褚铭的人生没有因为被调换而有任何影响。至于何家和顾家的事,那较难处理了。何慈颂和顾蕴的事,褚铭与何慈颂没有什么交情,他跟顾家同样也没交情,但顾家是他真正的家。他会怎么选择,再明显不过。”

“我真不希望褚铭因为这件事有所改变。”

霍予沉突然笑道:“媳妇儿,我突然想起一个细节。”

“之前我们不是从各个渠道听过何非死前的事,有个细节的重复率最高。他们说何非是因为你被抱走了,从此一病不起。其实这个细节应该是顾夫人的。顾夫人是这件事里的局外人,她的孩子被人调包成了个病孩子,她自己也被拖死了。”

“顾夫人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我当时也小,没什么印象,顾蕴也很少提顾夫人的事。”

“从你对顾家人的讲述感觉到的顾家人跟褚铭确实很像。”褚非悦说道,现在还有头皮发麻的感觉。

可褚铭又何其无辜,莫名其妙卷进这件跟他没有任何关联的事里。

另外,何慈颂和顾蕴之间卷进了一条人命,他们之间要怎么走?

“以前没往这方面想过,现在发现褚铭跟顾家人还有点相像。”霍予沉看着眉头深皱的褚非悦,说道:“这件事你别操之过急,先睡一觉,我来想想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

“办法总是人想的。乖,去休息吧。”

褚非悦觉得她目前这浆糊一样的脑子,也不合适思考太复杂的事。

霍予沉在褚非悦睡下之后,坐到房间的阳台晒太阳,边晒太阳边梳理目前的问题。

他曾在宋子非病倒之前私下跟她有过几次接触,每一次接触宋子非都闭口不谈以前的事,这次怎么会突然跟他媳妇儿说这些事。

是想借着他媳妇儿手做些什么?

还是觉得他媳妇儿可以缓解这件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x7iqr.dzhhyy.com  rpr9i.dzhhyy.com  4bf.dzhhyy.com  vx1.dzhhyy.com  hit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