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片刻,夙离突然站起身,他向外看看天色,头也不回的向花厅中的两小只吩咐道:“今日早些练功,如今在书院,没必要每日拖到半夜才练剑。”

“是!”钱浅和上官云深齐声答应。

钱浅的水平没大进步。上官云深就算封住全部功力,钱浅还是被他压着打。不过今天的夙离破天荒的没有骂她,反倒在两个时辰之后主动叫停了对战练习。

“好了!”夙离皱着眉吩咐:“今日就这样,云深自去休息,我等下叫书院的童仆送热水,小浅也早些洗澡休息,明日一早还要上学。”

眼瞧着夙离的表情不大好,上官云深很乖觉的溜了,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赖着不走想多看两眼鱼肠。

钱浅也发现了夙离表情不善,不过这位脾气很暴躁的师叔祖大人经常时不时的就要犯个病,钱浅都习惯了。

书院童仆送来了热水,夙离就让人把热水放在了门口,他亲自提到房内照顾钱浅洗澡。

钱浅瞟着夙离的脸色不敢多话,老老实实的洗完澡坐在椅子上自己擦头发。夙离去倒掉洗澡水回来后,看了一眼钱浅半干的头发,语气干巴巴地吩咐道:“快睡!明日要早起!”

钱浅不敢有异议,麻溜地滚到了床上躺下。夙离并没有像平时一样上床陪着钱浅一起睡,反倒坐在床沿看着钱浅,片刻之后,他伸出手阖上了钱浅的眼睛。

“快睡吧。”夙离的声音听起来很悠远,似乎还带着一丝回声:“睡吧……”

琴声……钱浅笑了。真的是琴声,谁啊,水平这么差,弹错音了。她笑着低下头,意外地发现,弹琴的原来是她自己。

怪不得弹错音了呢!原来她走神了啊!钱浅笑着摇摇头,停下了练习。

“怎么不弹了?”唐御从厨房伸出头,眼带询问看着她:“我一直都听着呢。”

咦?钱浅奇怪地挠挠头,她怎么会在饭桌上弹琴……真是神经病!

“不练了,”钱浅笑着摇摇头:“刚才弹错了你都没发现,一定没认真听。”

“我又不会弹琴,”唐御笑着走出厨房,他走到餐桌边弯下腰亲了亲钱浅的唇:“就算认真听我也听不懂啊。”

“算了!”钱浅郁闷地摆摆手:“其实我也不懂,老师教什么我就练什么,总也没进步。”

“好了,已经很好了,”唐御笑着走回厨房:“快来吃点心。我买了你很喜欢的柠檬挞,加了百香果汁的那种。”

“真的?!”钱浅眼睛一亮。柠檬挞啊,好怀念!好像很久没吃到了……很久了……似乎……真的很久了……

“晴晴?”站在钱浅身边的唐御弯腰轻轻碰了碰她的脸:“怎么又在发呆?想什么呢?!”

“哈?”钱浅一愣,对啊,她刚刚想什么来着……好像是……柠檬挞??怎么会对着梳妆台想起柠檬挞?!好奇怪……

“我刚刚在想柠檬挞。”钱浅笑着看向唐御:“似乎很久没吃了呢!”

“想吃柠檬挞了?”唐御笑着摇摇头:“明天再说吧!今天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们晚上要出去吃饭。你现在吃了点心,晚饭又吃不下东西了。”

对哦!钱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小礼服,结婚纪念日呢!约好了要出去吃饭的。

“晴晴?”唐御从身后搂着钱浅,和她一起看着梳妆台上的镜子里的倒影:“唐太太,三周年快乐!我爱你!”

“我也爱你!”钱浅笑得眉眼弯弯,她转过头主动在唐御唇上重重亲了一大口,之后大大方方的冲着唐御伸出手:“所以,唐先生,我的礼物在哪里?”

“唐太太!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唐御一脸伤心的模样:“你说爱我都是为了礼物吗?”

“对!就是!”钱浅一脸正经的点点头。

唐御叹着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钱钱:“好吧!为了让你一直爱我,我会努力送很多礼物给你!所以唐太太,你一定要一直一直爱我,因为我会一直一直爱你,永不停息。”

钱浅当着唐御的面打开了那只小盒子,盒子里是一对耳钉,圆润的浅金色珍珠上趴着一对小小的黄铜色蜜蜂,张着镶嵌着碎钻的翅膀,振翅欲飞。


4nsq.dzhhyy.com  n7wir.dzhhyy.com  hew.dzhhyy.com  g6v48.dzhhyy.com  evvd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anjz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