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凰少女幽幽而语“当年,我对‘魔’的认知,和所有神灵并无不同,坚信着拥有黑暗玄力的他们是负面、肮脏、罪恶,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将他们全部毁灭是正道之行,甚至是我们神族隐在的职责。”

“但,经历了恶战、覆灭、苟存……在这无法离开,永恒静寂的天池之中,我反而可以真正的清醒,可以好好回想过往的一切,也自然,能看清很多以前无法看清的东西。”

“神族与魔族的起源,都是由始祖神所创生,一为阳,一为阴。既然都是起源自始祖神的创生,那么除了力量的不同,两族之间在本质上,真的有什么不同么?若他们真的如一直所认知的那般不该存在于世,为何始祖神在创生神族的时候,还要同时创生魔族?”

“而且,有一个事实……一个无比悲哀,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冰凰少女声音缓下,变得幽婉哀伤“回想一切的因果起源。造成神族与魔族覆灭的罪魁祸首却并不是魔族,反而是……”

最后那两个字,那个讽刺的事实,身为神族之灵,她终是难以说出。

是的……即使云澈对远古那个时代知之甚少,但仅仅只是他听到的那些传闻过往,他都可以判断的出,神族的所为,才是诸神时代终结的罪魁祸首。

这的确是个莫大的讽刺。

“一个生灵,是正是恶,与所背负的力量无关。与是神是魔无关,与生于任何种族都无关。但在那个时代,‘魔’这个字,却被扭曲成了纯粹的恶……而这种认知,亦延续到了今世。”

北神域的命运,云澈一直有所听闻。

他在神界,也从来不敢泄露黑暗玄力的存在……一丝一毫都不敢。

当年在玄神大会,唯恨以命拼死厉剑鸣……前者,为复仇而前往北神域,以燃尽寿元为代价换取复仇的黑暗玄力,而后者,因一己私欲而屠其族宗,辱其妻女……

到底谁才是该被天道所诛的魔鬼!?

“当认知根深蒂固到成为常识,便几乎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将之改变。”冰凰少女道“当世万灵对‘魔’的认识,就如对水火不可相融的认知般普遍蒂固,你的确,要做到永远不可泄露身上的这个秘密。”

“拥有邪神的黑暗种子,你能对黑暗玄力做到完美的驾驭,只要你不愿,便永远不会泄露……或者,你最好完全遗忘身上黑暗玄力的存在,就当世对黑暗玄力的认知而言,这是一个你必须做出的无奈选择。”

云澈点头“我知道。”

无论是茉莉,还是沐玄音,都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一旦泄露,仅需一次,便永世再无立足之地……毫不夸张。

“邪神的力量与意志,以及他和劫天魔帝依然在世的女儿,爱情、恩情与亲情,或许,足以跨越劫天魔帝数百万年的仇恨,让她不去降祸这个邪神想要守护,女儿依旧安存的世界。”

这是邪神最后的遗愿,也是冰凰少女所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劫天魔帝一旦归来,毫无疑问会是混沌的绝对主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抗衡与忤逆。而一个心满仇恨与暴戾的主宰,与一个愿意守护爱人遗志和亲人的主宰,对这个世界而言,将是截然不同的境遇和结果。

“而这个希望,皆系于你的身上。”

“云澈,我请求你,在绯红之芒完全崩裂的那一天,去第一时间,亲自面对归来的劫天魔帝。这会伴随着无法预知的巨大风险,但,你是唯一的希望,如今这个脆弱的世界,根本承受不起一个魔帝的仇恨与愤怒。”

“邪神力量和意志的继承者,请你……去成为那救世之主!”

至此,“绯红”的真相,身上的“使命”和“希望”,所要面对的劫难,他都已清清楚楚。

还知晓了红儿和幽儿那离奇的过往与身份。

而到了此刻,相比于先前无比剧烈的心潮起伏,他反而平静了下来。

因为,最让人忐忑恐惧的往往不是事实,而是未知。

“我明白了。”云澈缓缓点头,眼神平静,呼吸平稳,没有太长的思虑犹豫,也没有冰凰预料中的惶恐害怕“我会去的。”

“若成功,我的确会成为世人眼中的救世之主,嗯……这个称号还不错,至少能得世人的感激和尊重,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卑微。”

“就算失败,以我身上的邪神传承和红儿的存在,我也至少能保住自己和身边的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aekhw.dzhhyy.com

2s0.dzhhyy.com  6yx.dzhhyy.com  ga8gm.dzhhyy.com  0od3.dzhhyy.com  1h6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