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飞说完,直接坐上汽车。

“洪爷”一对雾水,而始终呆在旁边的凶蟒青年则长舒一口气。

看起来,自己刚才的事情做对了,回去之后会被痛骂一顿,可是地位却保住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抬头,又看了刘牧星一眼。

真是想不通,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出众之处,竟然被大飞哥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为他出头,把一贯表现不错的严经理收拾了。

难道是因为吊大?凶蟒青年充满恶意地想。

刘牧星并不知道凶蟒在暗地里编排他,不过就算知道,多半也不会在意。

他现在需要解决的是车的问题。

离开家里的时候已经说了,今天要开着车回去,总不能一天过去了,还开着11路车回家吧。

不过他并不着急,中州市里几十家4S店,总能碰到合意的。

刘牧星掏出手机查看,上次他定了其他几家4S店备选,现在正好用上。

一辆墨绿色的吉普从他身边开过,刘牧星听到车里有人轻咦一声,然后吉普车在十米外刹住,又慢慢倒了回来。

看来是找自己的。

刘牧星收起手机,平静地等待。

吉普车果然停在他的身边,从左前门跳下来一个精壮的年轻人,剃着短毛寸,衣服下的肌肉鼓鼓涨涨的,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彪悍。

“请问,你是不是叫刘牧星?”剃着短毛寸的年轻人试探着问道。

刘牧星淡淡点头,“没错,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本来以为短毛寸是沙少阳派来对付他的,可是随即否定了这个推断。

他能感觉到,短毛寸对他有些欣喜,又有些好奇,却没什么反面的情绪。

果然,短毛寸露出惊喜的神色,“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你了,快,跟我回去见首长。”

说完,短毛寸走过来,热情地伸手去抓刘牧星的胳膊。

刘牧星有些不悦,他身体微晃,避过了短毛寸的手。

短毛寸有些惊异,他虽然刻意用上擒拿手,不过擒拿的要义已经通过日复一日的训练渗入骨头里,平时他不管抓人还是抓物,都是一抓一个准儿。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刘牧星面前失了手。

也正是因为这样,短毛寸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于急躁,于是露齿一笑,“对不起,我刚才是因为太高兴,过于唐突。刘兄弟,你还记不记得两天前在池塘里救下的那位老者?”

这事儿自然记得,刘牧星去寻找宗陵年的脏款,顺便把被鱼钓进池塘里的老头救上来。

也正是因为救人的举动,刘牧星才发现了宗陵年藏匿的东西。

短毛寸高兴得笑了起来,露出两排大白牙,“刘兄弟,你救的人是我们首长。首长得到了你的电话号,命令我们一定要把你找到,好好地感谢你。

真巧,我今天正准备开车去你家,结果在半路上遇见了你。请上车吧,首长说他一定要当面好好谢你。”

刘牧星本待拒绝,可是联想到钓鱼老者的身份,不由得心中一动。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3mf.dzhhyy.com  fygi.dzhhyy.com  e7if.dzhhyy.com  gmn.dzhhyy.com  sh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