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将想错了……安月行被称作笑面阎王,并非她杀人如麻,而是因为她的笑让人……如沐春风。这世上最温暖的笑容,讽刺地属于最冷血的人!

木一的冷笑也并非装腔作势,实在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天赋露出那样温暖人心的假面。

事实于是被惊骇地揭露:自投罗被抓的是无心无情的死侍,设计逃走的是追魂阁的笑面阎王!

她们在危时刻交换着装,懒倦的阁主谦恭地站在后边,低调的死侍上前露出笑容如凌厉的寒冰!

竟然是真的!

木一站不住,整个人的重量都依靠着吊着她腕的绳索,一身的血迹,她不再笑了。

安月行脸上却露出天真的暖意,天生的亲和又让人如沐春风……可她却上前,长剑贯穿了副将的心脏!

“你……你……”直到最后,副将瞪大了眼睛,也不明白为什么安月行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真傻。”安月行踢踢他的尸体。

她把木一的绳索解开,让她整个人的重量都沁住在自己身上,笑眯眯地摸摸她带着血污的发顶,对待自己杀人无数追魂阁最锋利的刀刃,好似对待一个孩童,表现出少有的和笑容相符的温柔动作:“好孩子……你做的很棒。”

木一遍体鳞伤,喘息着依靠在她怀里,闻言低下头去,痛苦让她紧紧抓住安月行的衣衫,又害怕把她的衣服弄脏,声音颤抖:“殿下……”

她慢慢地带着木一向外边走。

“殿下恕罪……木一……已经不能活了。”木一整个人靠在安月行身上慢慢前进,拉拢着脑袋:“千蚀毒……这是第个时辰了。”

安月行带着她穿过仍在厮杀的黑衣人,到了悬崖边,扶着她坐下:“真巧,我也是千蚀毒,”她展示给木一看自己的腕——一个黑色的深印,毒已深:“没那么好突围呢……百密一疏。”

“殿下——”木一睁大眼想要说什么,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有几滴掉落在安月行的袍子上。

她剧痛之,竟然仍是抬擦拭,痛觉击破心房之后惶恐不安便没有了遮掩:“殿下恕罪……”

安月行挑眉,拢起袖子:“罢了。”

她仰躺而下,双腿在悬崖下晃荡,明明一样是毒,可她惬意样子好像痛苦从来不存在过,而木一靠坐在崖边的枯树干边,动动指的力气都没有。

她们身后是争端和厮杀,追魂阁胜势已定。

过了半晌,安月行忽然道:“我的死相不想被别人看见呢。”

木一昏沉着,根本转不过弯。

当然,她不需要想,因为安月行已经伸把她推向悬崖边,一个发力便让她落下!

求生的本能让木一抓住什么,可等她混沌地睁开眼努力思考……看见安月行正微笑着用拔掉崖边她正抓住的枯枝。

她这才想起……啊……好似是阁主的命令……阁主想要她堕崖而死……

于是大脑下达了最后的指令。

松开。

安月行笑着注视着木一被云海吞没。

她望了一会深不见底的云下的崖底,哼着歌,摩擦着镯,一个人靠坐在枯树旁,缓缓闭上眼睛。

九州历公元5年,追魂阁主安月行,护法木一,确认死亡。

第130章 阁主与刀3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svql.dzhhyy.com  63e.dzhhyy.com  wk7k.dzhhyy.com  cbf28.dzhhyy.com  pyoq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