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吹毛求疵了一会儿,竟是没有要买的意思。

“老谢,你不是跑西北去了吗?是不是闲的?上我这儿挑剔半天一根毛都不拔?”

左煜诚这时候走了进来,对那男人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人立刻收起刚才傲娇又严肃的样子,对着左煜诚大笑:“诚子,我听说你这几年发展的不错,就过来瞅瞅,没想到还真不错,挺像那么回事。”

左煜诚示意他进去坐,俩人便走到里间,叶小池听他们说话,知道这人果然是个藏家,就是他这性格她可欣赏不来,这不是耍她吗?

这时候董庆那边结束了,过来小声告诉她:“小叶,他这个人就这样,以前也刁难过我。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我留下就行了,你可以回家了。”

叶小池便跟他提了提要去宿舍住的事,董庆马上答应:“行啊,太行了,你想住明天拿点衣服洗漱用品就可以住进去,里边基本的东西都有,被褥也是新的,就是当初买的时候是二手房,那个衣柜和桌子是原来的住户留下的,八成新,挺好的,就放那儿了。”

那些东西叶小池都看过了,各方面条件比叶文君家里要强,空间足够,跟六道沟那边她住的小屋比,更是天壤之别。叶小池当然不会再挑什么毛病。

董庆看着她拿着左煜诚上午给她的那本厚厚的笔记出去,跟出来在店门口嘱咐她:“小叶,诚子这个笔记,前后记了有好几年了,一般人他都不让看。里边有很多是他的心得。你看的时候别往上边划线什么的,小心点翻。”

叶小池之前都没打开来看,只看到了表皮硬硬的牛皮纸封面,没想到这是左煜诚记了几年的笔记。这么一想,这东西拿在手里顿时觉得十分压手。

她抬起头跟董庆说道:“董哥,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我学会了跳槽吗?”

董庆眯起眼,看着天边仍然炙热的太阳,伸手抹了把脸:“诚子说你这人或许值得培养,他愿意赌这一把。详细的他也没告诉我,你也看出来了吧,他这人是有事说事的,没那么多闲话。再多的话我也掏不出来。”

说着他轻轻拍叶小池肩膀:“走吧,这破天,这个点了还这么热,你躲着点太阳,我也进去了。”

眼瞅着叶小池走远,他才摇头走进店里,心里还想着,这姑娘是不错,可到底是哪一点让左煜诚就这么信她呢?

董庆进去之后,听到老谢跟左煜诚聊起有一帮人要去国外淘宝的事,左煜诚淡淡听了一会,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兴趣。

“诚子,我说了半天,你也不说给我沏点好茶,就拿这一杯水打发我。你倒是说说,这个事你想不想去吧?你想想吧,一百年前,那些国家从咱们这抢走了多少好东西啊?现在有这机会,咱们这些有条件的能买就买回来几件是吧?这是局势不允许,这要是允许我都想用抢的。”

左煜诚看了看他的体形,说道:“抢?你要是雇人还行,就你自己,还是歇歇吧。”

见左煜诚不说正题,老谢拍了下茶几,说道:“诚子,我都觉得奇怪了,你看你这个人,有时候瞅着都不像个年轻人,怎么就没点热血呢?”

左煜诚给他续了续水:“热血上头了,就是最容易被利用被骗的时候。天热,喝点水,降降温。”

然后又补充一句:“你说的事我知道点,国外那边的货你就知道是真是假啦?会讲故事的人哪儿都有。”

“可诚子你不一样,你眼光我信得过。”老谢这一趟的目的就是要鼓动左煜诚跟他们一起出去一趟。

“我现在有一样不行,我差钱,老谢你不如借我点。”左煜诚一个差钱,就把老谢后头要说的话给憋回去了。

“诚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左煜诚能提起钱的事,那就肯定不是小钱,老谢决定先溜为好。看来他学的不到位,来之前没算准左煜诚会跟他提钱。

第70章 玉璇玑

老谢并没有当真出门,走出两步便回头问左煜诚:“诚子,真缺钱啊?实在不行我给你调剂一下,不过不会太多,你知道我这边用钱的地方也不少。”

这有名的吝啬诡居然会松口,倒叫左煜诚有些意外。他朝老谢招手,意思是让他别急着走,先坐下,他有话要说。

等老谢坐回来之后,左煜诚说道:“钱的事还有点时间,看看年底能筹到多少吧。实在不行,我就真要求到老哥你头上了。至于国外那边我明年或许会去,这次就算了。你不觉得这次的事有点蹊跷吗?从头到尾好像有人在操纵。你真要去的话,也稳着点比较好。”

老谢听了,神色变得凝重,“要不这事我再打听打听。”

叶小池下班之后,没有着急往叶文君家里去,今天不下雨,不用着急回去。她已经提前跟叶文君报备过了,说会稍晚一点再回,也不会太晚。

叶文君那边则跟栓子爷俩说好了,带他们一起去市五院眼科检查。五院的综合实力在洛川市并不拔尖。但是眼科挺有名,加上叶文君有个朋友的女儿在五院当护士,所以他们决定先去五院看看再说别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waqgo.dzhhyy.com

5lcay.dzhhyy.com  5bij5.dzhhyy.com  d7j7u.dzhhyy.com  3fxg.dzhhyy.com  n20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