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梦得道,“张子文,这不是召见叙话,而是公堂审案,你站正中干嘛,身为太学贡生,难道不知道公堂规矩和大宋律?”

张子文注意观察,见林摅皱了一下眉头像是比较头疼。

喔,张子文觉得老林应该是对叶梦得头疼……这就好,如此一来这场官司不会太难打。

否则许多事都不讲道理,如果林知府真偏向叶梦得一方,徐宁或许不会太惨,但富安几人是一定会跪的。战还没打完,自己阵营的队员就被对方给摁倒猛锤,就算不死士气也就没了。后面队伍就难带了。

所以张子文当然知道规矩,故意走到中间这么一番“碰瓷”,是想试探一下这几人的立场什么的。如果形势不对,当然就必须闹场,把这次审判搅和了,造成审不下去的局面。不被轻易定案就好,后面就有可操作余地。

要闹场也很简单,故意引导着他们说错话又犯点小错,节奏带起来后一头撞击在桌子上,以张子文“真传弟子”的身份受伤了,案子当然也就审不下去了,会无限期搁置。

不过现在看来,没必要这样去碰瓷。形势并不坏的时候乱碰瓷,等于把中性的林摅逼成对手盘,那就许多人都懵逼了,而叶梦得就笑了。

想到这里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下意识甚至觉得叶梦得很阴险,他恐怕不指望开封府定什么罪。应该是通过张子文以前的“败家子”属性,又基于当众几次抽宋乔年的纨绔作风,想引导张子文在这开封府公堂做出出格行为?

越想越有道理,张子文就是这么觉得的,只是没有证据。

鉴于张子文脑回路比较清奇,就像经常训练的运动员比常人敏捷得多那样。上述心思说起来慢,但只一瞬间,就像图一样呈现在了脑壳里。

在叶梦得找茬后,张子文没迟疑,微微躬身走到了“被告”位置。

也不理会公堂上其他人员,轻摸着小铃铛的脑袋低声道:“还好吗?”

小铃铛毕竟是个孩子,被这公堂的气氛给吓坏了,加上身上的伤痛,她始终在哭泣,“对不起,对不起公子,小铃铛是不是闯祸连累了你……”

张子文又道:“进来的时候他们虐待你了吗?”

“没有……铃铛手疼,手臂抬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废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做事。”她继续哭泣。

“张子文你有完没完?”叶梦得皱眉道,“这是公堂不是菜市口,怎容你节外生枝婆婆妈妈?”

张子文微微躬身,什么也不回答。眼里不经意的闪过一丝笑意。

林摅却略有些反感的偏头道,“叶大人也闭嘴吧,不要骚扰本府之断案。”

这出又是张子文故意设给叶梦得的套子,没想到他还真踩?

叶梦得当然是对的,规矩就是规矩。只是人类对自己宽容对比人严厉的特性导致、叶梦得忘记了他自己也违反了规矩。加之没有利害关系的时候,人类天然的同情心,和小铃铛的互动就是为了博得林摅的同情。

只要林摅有了这心思后,这时以对手盘姿态强调规矩的叶梦得,必然在情绪上遭至林摅反感。

看知府大人的表情,张子文就已经知道叶梦得这次要扑街。双方都有错,张子文不会辩输的情况下,林摅的情绪就是定案的关键。

林摅捻着胡须注视张子文少顷,倒也发现这小子有点门道,礼貌和分寸还是很得当的,和传言中的那人并不相同。基于在这之前叶梦得的说辞,更让林摅有些不高兴,感觉像是自己被叶梦得忽悠了的节奏?

不过林摅城府较深,哪怕不高兴也不提及,又道:“张子文,这里是本府公堂,规矩的确存在。本府不想吓你也不是偏颇……但叶大人之言也并无毛病。”

“是。”张子文微微躬身。

林摅容色稍缓,又念着胡须道,“既有案子又进入程序,那就要审。不要持有反弹情绪,本府也不想为难谁,只想就事论事早点结束,你明白本府意思吗?”

“学生明白。”张子文道。

林摅又颇有些威严的样子道:“主要案情陈述已结束,本府大抵了然于胸,这是笔录,容你看一炷香,若没有补充你就签署,而后本府依律定案。”

分开拘押那么久,当然就是由推官采集各人口供加以汇集。现在这份案情,由书记官送到了张子文手里。

快速看了一遍大抵倒是差不多,细节上略有偏颇,但总体不影响大方向,既然如此张子文不是讼棍,“打架斗殴”的责任轻重些,也倒不是太在意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ve6.dzhhyy.com

5dikt.dzhhyy.com  8jc6.dzhhyy.com  0xhgg.dzhhyy.com  xpw47.dzhhyy.com  qoo3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