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地付五十文,一百八十亩地就是九两银子,不算一笔小钱了。

更何况陈春燕说了,她买了一批牛,牛拉犁翻地可快了,给人省了力,还让人赚了钱。

那么一片地,估摸着三五天就摆弄明白了,根本不耽误事儿。

村长就说:“得亏你有好事想着咱们村的人,以后有啥事儿,叫人来说一声,就说龙桥村村西陈家,我就知道是你找了,自然会让人过去帮你。”

那感情好了!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里走。

村长:“马就放我家吧,我去弄豆子和燕麦来,保管叫这马吃得香香的。”

陈春燕也不提钱的事儿,她把钱直接给村长,这就很不懂事了,村长在村民眼里大小是个官儿,这么直拉拉地给钱,人家的脸就很容易下不来!

她说:“我这宝贝疙瘩就先留这儿了,我跟您去看看工程的情况。”

踏雪朝着陈春燕打了个响鼻。

陈春燕揉了揉踏雪的脑袋,“乖乖待在这里,我很快回来找你。”

村长看着陈春燕的举动哑然失笑,显然把陈春燕当成了一个得到了新宠物舍不得放手的孩子。

那才不是呢!

良驹难得啊,再怎么宠着都不为过。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山上走,最近没有下雨,山路也好走了许多,陈春燕甩开了胳膊也勉强能够跟上村长的步伐。

她站到源头处,低头看了看,不由得点了点头。

所以说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呢!

她跟村长说要一人合抱那么粗的管道,水才不至于分流后,放不出来,但人家没那么多钱啊,没那么多钱就有没那么多钱的办法。

人家选了很粗的楠竹,埋了一排进去,这样,一根管道通下去的水,只用供给五六户人家即可。

村子里有没有一百户人家?就算有,也多不出来多少,这样算下来,再加上村里的井,水就尽够用了。

陈春燕一路往山下走,一路检查楠竹的接缝处,这玩意儿不接得严丝合缝,水压哪里够!

她仔细看过后说:“接缝接得很好。”

村长这就晓得了,接缝是很关键的一环,接下来他更会派人盯紧了接缝的事情。

陈春燕一路往下,挑出了几处接得不太好的地方,给出了改进意见,又给村长花了水管入户的图,这才告辞去了郑货郎家。

是郑婶儿给她开的门。

“小大夫,是你啊,快请进来,你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还说过几天你再不来拿,我就要托人给你送过去了。”

陈春燕:“我来瞧瞧货郎叔好些没,顺便拿走艾灸盒。”

郑婶儿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劳你挂心,我家那口子好多了,就是人容易疲倦,每天睡着的时间多。”

陈春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伤了元气嘛!好好养着,问题不大。”

这话不是她说的,是许京墨说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vdpzo.dzhhyy.com

nnkwq.dzhhyy.com  isnj.dzhhyy.com  od9u6.dzhhyy.com  ovo3k.dzhhyy.com  bu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