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连翘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一只小鸭子的背,她立刻喜欢上了绒毛的手感,她抬起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许京墨已经转身朝牛车边走了。

许京墨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那是位看到别人做什么就想做的主,要是屎不臭,又正好有人在吃,说不定他这个妹妹都要去尝一口。

陈春燕笑得笼子都快提不稳了。

许连翘已经抓住了许京墨,“哥,哥!”

许京墨:“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得好它,那也是一条生命,不能儿戏。”

许连翘理所当然地说:“那有什么关系,等它们长大了,也是会被杀了吃的啊!”

许京墨被噎住了。

在许连翘小小的脑袋瓜里认为,即便养死了也没关系,小鸡小鸭反正也是要死的,小时候死和长大了死,差别不大,也就几个月半年的差距。

陈春燕把笼子放到牛车上,靠着牛车说:“当然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刚出生就夭折了,有的人却能活到七老八十,看遍人间风景,让你选,你选哪种?”

许连翘:“当然是选后一种。”

陈春燕点头,“这就是了,作为小鸡和小鸭,它们的想法也与你一样。”

许连翘:“它们懂什么,它们连话都不会说呢!”

陈春燕把许连翘拉到身边,指着笼子,“你听。”

许连翘狐疑,“听什么?”

陈春燕:“它们说话的声音。”

许连翘捂着肚子笑了,“哪是说话啊,分明是叽叽、嘎嘎!”

陈春燕并不笑,“这就是它们的语言,只是我们听不懂而已。”

许连翘若有所思。

陈春燕继续道:“我们为了生存吃鸡吃鸭,那是逼不得已,也是正常的消耗,但不可以滥杀,我们得尊重这片天地,我们是天地孕育而生,它们也是,如果我们将它们杀灭,天地总有一天会发怒,惩罚我们。”

许连翘抱住了陈春燕,“你说得要深奥,我听不懂。”

陈春燕揉揉许连翘的脑袋,“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

许连翘就道:“好,我们说好了哦。”她看向许京墨,“哥,我不要小鸡小鸭了,我照顾不好。”

许京墨笑着点了点头,自家胡搅蛮缠大王也有缴械投降的时候,这可真是不容易。

陈春燕抬起头来,就看到许京墨眼中还没有消散的欣赏。

她笑笑,说:“继续往前走吧,再看看有什么东西。”

许连翘的眼睛还是没办法从小鸡小鸭身上挪开,“它们吃什么呀?”

陈春燕:“碎米、青菜之类的东西。”

许连翘就指着一个小摊,“小米行吗?”

陈春燕:“行的。”

“我去买点儿,我们一起养它们。”许连翘刚说完,就跳下牛车,往小摊跑去。


7woy.dzhhyy.com  s9xjs.dzhhyy.com  t3fau.dzhhyy.com  ip3q.dzhhyy.com  rv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ugxp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