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楼大厅之中,短暂的沉寂之后,突然一片哗然。

第1726章 血的教训

这一幕,让所有人傻眼了,大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间,谢宇的手臂就断了。

大厅之中的人都在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凶手。

商连城自然知道是云凡干的了,不过他也没办法,这几个纨绔,是在找死,他们竟然在跟踪云凡,云凡可是连韩公公都敢杀的人,这些纨绔,云凡杀了估计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郑启山,凌长天本来都在笑吟吟地等待,这突然的变故,让他们猝不及防,反应了三秒,他们这才急忙跑到谢宇的跟前,帮忙谢宇止血。

这三位,虽然是纨绔,但是毕竟还是有点修为的,止血操作还是会的。

血,很快止住。

谢宇也从惊慌和剧痛之中缓过劲来,谢宇环视周围,嘴中发出阴沉而愤怒的声音。

“是谁暗算我?”谢宇说道,不过并没有人承认,很快,谢宇的目光,就落在了云凡的身上,在场的人,在谢宇的目光之下,都胆怯地低头,只有云凡这边,依旧风轻云淡。

“是你?”谢宇盯着云凡问道。

“该干嘛去干嘛?别在我面前碍眼,断你一条手臂,是警告你,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云凡看都没看谢宇,波澜不惊地说道。

谢宇气得眼眶欲裂,虽然刚才听李剑寒说云凡为人嚣张,连太守都不放在眼中,但毕竟没有见识,所以并不能直观体会,但是现在,他算是体会到了,云凡不是一般的嚣张,而是嚣张到了极点。

“这里是青州,不是西户城,还轮不到你如此放肆,别以为有商城主在你身边,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老实跟你说吧,商连城看到我父亲,都得客客气气的,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有点修为,尾巴就可以翘上天了吗?”谢宇冷笑,要论修为,他自然是弱鸡一个,但是比权势,比背景,他可不怕,以前不也是有好几个修为不错的年轻人因为得罪他,最后被他整治得服服帖帖。

商连城听把他扯进来,不由无奈一笑,云凡有恃无恐,可跟他没关系啊。

云凡微微侧头,平静的眸子看向谢宇。

“既然断你一条手臂,还不足以让你长记性,那就杀了你吧。”云凡淡淡说道。

“杀我?你可知道我父亲是谁?”谢宇不以为然,在青州,可还没有人敢杀他。

云凡手掌上,浮现一团火焰,然后,轻轻一弹,火焰划过空气,直接落到了谢宇身上,谢宇这等垃圾,云凡杀他易如反掌,只是云凡不屑去杀他而已,没想到这谢宇偏要找死,云凡就成全他吧。

火焰落在谢宇身上,谢宇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噌”的一声燃起大火,可以说,眨眼的工夫,就把谢宇烧成灰烬。

一旁的郑启山,凌长天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连忙后退,他们平时仗势欺人习惯了,还是第一次被人欺负,而且云凡的凶狠,远超他们的预料,一言不合就杀人。

柳思薇也傻眼了,杵在原地,不知所措,谢宇已经被大火吞噬为灰烬了,只剩下地上的一根胳膊。

“你,你竟然真的杀了谢宇?”郑启山,凌长天一边缓缓后退,一边说道。

“杀了就杀了,你们还想为他报仇吗?”云凡淡笑。

“你可知道,谢宇可是谢幕僚的儿子,你杀了他,谢幕僚不会放过你的。”郑启山说道。

云凡好笑,懒得废话,见酒楼服务员愣在原地,云凡说道:“上酒上菜吧。”

酒楼服务员现在岂敢怠慢,连忙上酒上菜。

云凡杀了谢宇,竟然还敢在这里淡定若素地吃饭喝酒,酒楼里的人,震惊万分。

郑启山和凌长天也有些崩溃,他们都已经将谢宇老爹的身份亮出来了,但是却丝毫没有效果。

没办法,只有等李剑寒将萧逆请来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qirxv.dzhhyy.com

xxf.dzhhyy.com  ufa8.dzhhyy.com  6cby.dzhhyy.com  qqh.dzhhyy.com  h1tc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