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灵兽又看了看菱一,菱一身上有一股让它十分不喜的气息,会让它整个兽都受到压制,虽然有些担心,却还是乖乖的退回了桃林深处。

青衣男子上前几步,站在了菱一身前,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花树下睡得一脸安然的菱一。

桃花瓣飘飘扬扬的落了一片在菱一的额头上,她似有些痒痒,烦躁的摇了摇头,皱着鼻子将花瓣摇下去了,嘴里不知道呢喃了一句什么,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青衣男子轻轻笑了,弯下身来,伸出手将菱一头顶上即将要落在脸上的一片花瓣轻轻的拿开,只是他的手刚要离开,菱一却是十分警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两人俱是一愣,菱一已经睁开了眼睛,虽有些迷糊,但是沉静和警惕依旧。

四目相对,菱一愣了一下,眼前这个清隽男子有一双细长的凤眸,淡淡的褐色瞳孔,眼角微微上扬,有一丝媚意,却又被他温和的眉眼生生的压了下去。

这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感觉,明明该是一双勾魂摄魄的魅眼,却偏偏生着温和的五官,那双眼睛里的光十分温柔沉静,似缓缓流动的清泉。

天生上扬的唇角,无时无刻都像带着温柔的笑容,极易让人产生亲和感。

菱一恍惚了一下,又觉得脑袋空空,这才惊觉两人距离那么近,但是她却也没动,显得十分沉静。

“你是谁?”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警觉,虽然眼前还有些恍惚,却还是看清了男子手间捏了一片花瓣。

随即她放开了男子的手。

男子收回手,站直了身体,十分有礼的拱手作揖,轻声道:“在下楚云,乃是这小舍的主人,未知姑娘前来,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菱一的脑袋转了转,咂咂嘴仿佛还满嘴的桃花醸的香醇,不由得猛咳了一声……

她这是翻墙入空门,偷酒喝还被主人抓了个正着?这就尴尬了……

“那个,我可以解释!”菱一急着想起身,却踩了裙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还是这楚云轻轻伸手扶了她的胳膊一下,才没出丑。

“小心。”楚云的手轻轻一触马上就离开了,没有半点的唐突。

菱一站起身来,看着自己只穿着中衣披头散发的样子,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凌云谷的脸都让她丢光了!

她低着头咬了咬唇,这才沉了沉心绪,扬起小脸来,露出一个得体的笑来,乖巧的行了一礼,“十分抱歉,我……之前是旧伤发作迷糊了,急需用酒来压制,这才贸然闯了进来。”

说罢,看了看脚边三个整整齐齐的酒坛子,脸上又觉得烧得慌,忙道:“道友的酒实乃是天下一绝,所以一不小心难以自控就多喝了点……”

菱一鼓足勇气看向楚云,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郑重的举起了手,“我可以赔的!”

“姑娘不必客气。”楚云微微一笑,更显出几分优雅的贵气来,“这酒虽是我酿的,但其实我不饮酒。”

“啊?”菱一惊愕的看着他,“你的酒酿的这么好,你不喝?”

“这酒本来就是为了故人酿的。”楚云垂眸一笑,复又和菱一四目相对,“她好饮酒,十年前……我便在此埋下了几坛桃花酿,等着她来喝。”

“哎呀……这……”这么一说,菱一更觉得愧疚,“这都被我喝了一半了,真是不好意思。”

“姑娘不必愧疚,这酒埋了十年了……”楚云的眼神淡淡的落在了酒坛上,显出几分惆怅来,“或许能见天日,也不错。”

菱一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幽深,仿佛是回想起了什么怅然的事情来,她小心的道:“那……你的朋友什么时候来?”

她还来得及重新弄三坛酒回来赔给他吗?

楚云看向菱一,微微一笑,只觉得满树的桃花都不如这一笑的倾城绝色,他紧紧的盯着菱一,一字一句的道:“她……已经回来了。”

菱一被盯得有点懵,脑子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有点隐隐作痛,只能喃喃的道:“那就好……希望她不会生气,你这酒……世间少有,定是千金难求,但我还是要赔的,请道友开价吧,我绝无二话。”

楚云微微笑着看她,看得她有点头皮发麻的时候,他才轻声道:“我看姑娘身上这银铃就很好,不知可否忍痛割爱?”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we.dzhhyy.com  nsm.dzhhyy.com  lpb.dzhhyy.com  vkw.dzhhyy.com  7db6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