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越级挑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知道不管是猿烈还是石红英,就算是沈万钧,他们的身份没有一个是简单的,猿烈和石红英就不必说了,一个是巨猿一族的天才,被巨猿一族重点培养,一个是石家的弟子,从小就被重点培养,他们这样的人就比一般的修士要高上很多,所以他们可以越级挑战,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至于现在看起来最低的沈万钧,那也是被石家看中,重点培养了多年的,他们这样的人,放到外面去,那些普通修士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就算是一般势力培养出来的高手,都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可以说,像他们这样的人,就是那一批站在修真金字塔最顶端的人,别人早就被他们踩在脚底下了。

赵海如果不是有空间支持,他修练的功法又是那个升级起来没完没了的星辰万变阴阳诀的话,他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更不要说什么越级挑战了。

第五百一十六章 化敌为友

赵海站在玛树城的生死擂上,他今天没有穿死亡骑士套装,他穿的只是普能的黑色修士服,而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高大的修士,这人身高近两米,身上肌肉隆起,块块如铁铸。

这人自然就是猿烈,猿烈也在打量着赵海,接着他开口道:“你就是赵海?金刚就是被你打死了?”

猿烈点了点头道:“好,金刚被你打死,那也是你的本领高超,我不恨你,今天我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有那个能耐,听说当初你与金刚打的时候,并没有穿上你那套成名的死亡骑士套装,这是为何?你看不起金刚?”

赵海看着猿烈,摇了摇头道:“不错,那死亡骑士套装,其实本就是穿着玩的,就是为了好看,呵呵,我不穿那身衣服,手段更多,猿金刚,他是一条汉子,我想与他在公平的环境下一战,所以我给了他相应的尊敬。”

猿烈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哈哈大笑道:“好,说的好,不管你这话说的是真是假,我都相信了,怎么?今天你也想与我公平一战?”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我想你知道,我赵海一生杀人无数,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杀猿金刚也是一样,我们是在公平的条件下一分生死的,你为他来报仇,我理解,今天如果我胜了,我可以不杀你,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并不是怕你,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如果下一次在有人为猿金刚报仇来找我,我必杀之。”

猿烈看着赵海,他本想说赵海狂妄,但是一看赵海的样子,他这话却是有些说不出来了,因为赵海的脸上十分的平静,而这平静下面,隐藏的却是自信。

猿烈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如果今天我赢了,我也饶你一命,你是一个好汉,而且今天不管输赢,我巨猿一族都不会在来找你报仇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动手吧。”猿烈点了点头,身形一蹲,摆开了架式。

赵海也摆开了架式,两人这一摆开架式,整个生死擂这里,都没有了声音,之前两人说的话,生死摆这里的人却全都听到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说,那死亡骑士套装竟然只是穿着玩的,这太奇怪了。

这时赵海已经与猿烈战到了一处,猿烈的武功与猿金刚差不多,巨猿一族的武功都是那样,简单,直接,但是威力巨大。

沈万钧的武功也是简单,但是他用的是剑,他的剑法十分的简单,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但是杀伤同样的巨大,巨猿一族也是一样,只不过巨猿一族一般很少用武器,他们都是用拳头的,但是他们的拳头却一点也不比沈万钧的剑差。

赵海对上这样的对手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他十分的清楚,对上这种把一种武功意境发恢到极致的人,用别的方法根本就没有用,只能与他们硬拼。

所以赵海今天的武功也十分的简单,就是以势大力沉为主,攻击就是攻击,防御就是防御。

两人因为是在生死擂台,在加上这简单的攻击,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好看,但是那些修士却明白,别看两的攻击不好看,但是他们的攻击力,却是不同凡响。

很快两人交手就已经达到了百招以上,两人每一拳击出力量都大大的增加了,拳上带关的灵气,引得四周的灵气剧烈的波动,最后竟然引得生死擂的护罩都轻轻的颤动了起来。

来生死擂这里看比赛的人一看这种情况,都是大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要知道生死擂这里的护罩,就算是凝神期的高手来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破,而那两个人没有攻击护罩,只是拳风就引得护罩这样的颤抖,那他们的攻击得有多么的强悍?想想就让人感到害怕。

两人交手三百多招,依然没有分出胜负了,而生死擂的护罩颤抖得也越来越剧烈了,这让那些看比赛的修士都感到一阵阵的担心,怕生死擂的护罩突然破了。

两人交手近五百招了,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突的停了下来,这一下十分的突然,任何人都没有想到。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赵海和猿烈。

猿烈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过隐,太过隐了,赵海,你确实有在公平的条件下战胜金刚的实力,今天我们就此罢手,你看如何?如果在打下去,生死擂就要被我们毁了,这个罪名我可担不起。”

赵海也哈哈大笑道:“也好,只是不知道生死擂可同意?”

“哈哈哈,两位且请放心,虽然说我们生死擂每一场比试一定要分出胜负,但是老夫愿意为你们破这个例,今天就算是你们打和,各位,你们可以拿着你们的票据去把玉精退回,今天就算是我们生死擂对不住各位了,望各位不要见怪。”赵海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传来,赵海一愣,因为这正是唐老的声音,这还真的是让他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唐老竟然亲自来了。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那些来看比赛的人,一听唐老这么说,一点也没有在意,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老人家说那里话来,能看到这么一场精彩的比赛,我们高兴还来不及,那会生意,哈哈哈,告辞了。”说完一转身离开生死擂,其它人也差不多都是样这样的说法,这到是有些出乎唐老的意料。

一看那些人走了,生死擂的护罩就打开,这护罩一打开,顿时灵气四溢,整个生死擂就像是刮起了一场狂风一样。

唐老这一次没有来见赵海,赵海也注意到唐老没有来,他转头看着猿烈道:“猿兄,可愿随我去四义帮里喝上两杯。”

猿烈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如此曰子,怎能不去喝上两杯,好,今天就去你那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8p6i.dzhhyy.com  souxi.dzhhyy.com  el1.dzhhyy.com  igr.dzhhyy.com  gmb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