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

“刚才比赛的时候,就是第七场那个《暗恋》,不是有两个人上去唱吗?我看见会长掏手机录视频了,只录了校花那一边。”

话落,厕所外女生激动的脸色僵住了。

“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上次那个被会长踢出会的高一钟佳杰,不就是因为把韩黛的名字报给了广播站的吗?当时会长发了这么大的火,还把人给撵滚了。”

“是啊,而且刚才那个八号选手唱的粤语情歌那么好听,会长也就给了八分,却给那个半吊子暗恋十分,铁定是看在校花的面子上。”

“我看也是,怪不得刚才一直觉得会长看校花的眼神怪怪的。”

“怪喜欢的?”

“何止喜欢啊,简直是生吞活剥。”

“哈哈哈哈哈……”

“嘭——”

伴随着源源不断的笑声,一个镶银边的塑料奖牌轰然砸落在地,站在厕所外的女生双目失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紫藤萝连廊,微风吹动花团锦簇的紫色花苞,印在洁白画纸上像染了色的云,徐来正坐在青石阶上,曲起一条臂,做思考者状,一只蜜蜂落在了他头上。

“哈哈哈哈!”

陈霄捧腹大笑,连忙拿出手机给他拍下来,“它把你黄卷毛当成花了!”

“笑个屁,你快给它赶走!”

“我可不敢,万一它蛰我怎么办?谁让你刚才非得跟我抢做模特。”

徐来刚想动,被韩黛呵斥住了,“诶,别动啊,动一下这幅画就毁了。”

“有这么严重吗?大美女你不会和他一起联合起来耍我吧?”

“你懂什么,艺术家都是吹毛求疵的,黛黛画画时,专心的连剥根棒棒糖的时间都没有。”

赵子航拍着球跳进连廊,从地上书包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果衣放进她嘴里。

陈霄:“吹毛求疵比喻故意挑错找毛病,是贬义词,用在这里不合适,应该用细致入微。”

“卧槽?”

赵子航转脸看着他,晃起了拳头,“给我再说一遍,黛黛,你是怎么和一班这群变态玩到一块的?”

“你别吓我啊,我才不怕你,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叫班长过来!”

韩黛听到‘班长’两个字,难得在画画的时候分了神。

“叫他干嘛?就他那副弱鸡的样子……”能挨得住赵子航半拳吗?

“班长才不是弱鸡,班长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而且班长可厉害了,就算是体育班的人也打不过他,他可练过……”

话没说完,陈霄被赵子航提了起来。

男生压低声音,瞪着眼睛威胁他,“再说一句,牙给你打掉!”

长长走道上,失魂落魄的邹梦许看到了紫藤萝底下的那一幕,几个男生围着韩黛嬉笑打闹。


bdhrl.dzhhyy.com  bef.dzhhyy.com  9th.dzhhyy.com  6cu8.dzhhyy.com  h9kv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ndxb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