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其一个读唇语的小声道:“好像是说什么不能交差……成绩不好什么的?”

“两个人独自交谈,怎么可能说成绩?”于老师眼睛眯起来给了他一个爆栗:“绝对是借这个会谈正事……她们说什么?交差?是子弹或者违禁药这种东西吧?”

“对,对哦……”两人醍醐灌顶,掌握脑补大法之后,觉得这才看清了很多以前忽略的真相。

【以下(部分为脑补】

“魏老师对不起……您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东城负责人期期哀哀站得直。

眼角下拉的娃娃脸老师不笑之下,气势冰冷瘆人:“你自己说过,会太多,会不值钱。”

这下子人瞬间同时一个激灵:“!!!”

妈的果然!!

这句话他们熟!这他妈是殷守月杀人之前的名言啊!此句话一出,就是一点商量余地没有的死局,魔头开杀戒之前血腥的眼瞳朝猎物一盯,沙哑嗓子慢悠悠阴森森来一句“会太多,会不值钱”……就很吓人啊!

这个老师果然是帮里人!!

“我下次会努力的,”殷守月凑上去碰碰老师的臂:“下一次(的帮派生意?一定会及格(达到老师要求?的。”

“以后别帮无忧替我做事了(越无忧不是迟家总裁的女人吗?她竟然也在帮这个‘老师’做事?!,自己的本职(东城的事?都搞不上来。”魏蝉摇摇头,心想她没事帮着改试卷收作业这种活倒是做的开心,结果考试成绩却这样:

“我不要求你立刻达到无忧的水平(什么意思?越无忧根本不像她表象的是个无害的学生?!……至少及格吧?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学生(东城话事人和迟家的小情人都是这女人的学生?!,怎么差这么远?”

“抱歉,对我来说太困难了……”听见这样对比贬低的话殷守月甚至都没有发怒,而是可怜巴巴地认错。

个人惊骇地看着,没想到那娃娃脸人畜无害的老师忽然拉起包压下眼帘,眼瞳里冰凉的光线照得人发寒:“下一次不及格,你就只有离开了。”

降级岂不是不能在魏老师班上?!殷守月瞬间脸色就白了:“老师再给我一次会吧!我想跟着你,我不想……”

可魏蝉完全没等她说完,捏着她的腕就拖着她离开办公室:“没得商量。”

且不论她们现在怎样,于老师人是吓得心脏骤停结结巴巴:

“她,她说的‘离开这里’,是我想象的死——那个‘离开’吗?”

“你觉得……”于老师牙齿打颤:“不然堂堂东城话事人为什么忽然吓成那样……”

“妈的……魔,魔鬼啊……”

人侧目之下,东拼西凑出完整真相:

东城主殷守月和迟家情人越无忧都是魏蝉里的“学生”。至于魏蝉的身份虽然查出来是个干净的老师……但能有这样两个看似人畜无害其实狮虎一般的学生,她的真正水准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能提拔东城主,至少要是比东城主位置高的人吧!

“学生”们都会通过一个测试,殷守月没有及格,越无忧是优秀——怪不得前一阵子听说殷守月没事老是针对一个女学生……原来是测试的较量?!

上一次东西城战争,听说殷守月差一点就死了,却是被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救出来的!

那个女人想来就是……魏蝉。

所以她不及格……不及格的殷守月都是混沌和嗜血的猛兽……“优秀”如越无忧应该是怎样狠辣暴虐的食人花啊!

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把越无忧当成单纯迟无戾单的小情人,她绝不可能就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学生,她能够压殷守月一头!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40.dzhhyy.com  hrfk.dzhhyy.com  02dj.dzhhyy.com  y8q79.dzhhyy.com  lmor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