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元月(二)

“离绪恹恹,奈少个人儿在眼前。空嗟怨,不知何日再团圆。泪涟涟,极目关山隔雾前,写下花笺谁与传?心事无告托,冤家直恁误人方便,怎生消遣。”

冬日暖阳,华清郡主坐在一张小凳上,正心无旁骛地绣着手中的一块布,不经意间,嘴里哼哼唧唧,轻唱起了小曲儿。

“啊呦,我的三娘子,怎么还哼起了曲儿,要让……”一个焦虑的声音旋即插过来,又旋即止息。

华清郡主侧过脑袋,黑亮长直的秀发如直瀑般垂下,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她脸泛笑靥,道:“怎么不往下说啦?”

“三娘子!”说话的是华清郡主现在身边唯一的丫鬟,她跺了跺脚,“你可别捉弄小竹啦。这些陈词滥调,粗鄙得紧,往日在府里听歌伎唱唱还成,怎能上嘴?要让王爷知道了,定是得责备小竹在郡主身边没用。”

华清郡主浅笑着皓齿微露:“谁叫我听得多,自然就唱了出来?你可知道,这首《商调·字字锦》是时下流传最广的曲目,虽是南曲,我唱起来,倒还不觉生涩。”说着,笑意微减,“爹爹他现在远在汉中城,我便是想让他责备,也是一厢情愿罢了。”

这唤做“小竹”的丫鬟被她说到痛点,蹙眉道:“三娘子,不是婢子嘴碎,咱们现在身陷狼穴虎窝,自顾不暇,你怎么还有心境唱曲儿?”

华清郡主看了看手上的布,也不知是觉得自己绣的花纹有了瑕疵,还是想到了什么,眉头稍蹙,像是自言自语般道:“一味自怨自艾,长吁短叹,又能如何。倒不如安安心心,将每一天度好。”

这时候,小竹左顾右盼片刻,悄悄靠上来,小声道:“这两日,婢子偶尔出去走动,在营中探听到些消息……”

“嗯。”华清郡主目不转睛,继续开始拈针绣花。

“具体的消息婢子不清楚,但似乎过段时间,这赵,赵,赵贼要跑路了。”

“嗯。”华清郡主闻言,手一顿,但很快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你的意思是,可能会有援兵要来?”

小竹连连点头:“郡主果然冰雪聪明。”说到这里,却又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下去。因为凭借她的见识,根本无法说清这事对于自己与郡主将会产生何种影响,她之所以有些兴奋与高兴,无非是凭直觉感到援兵一来,多半不是坏事而已。

“援兵不来,你我尚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若真是大股官军涌入汉中,那脱身之事,只怕要成泡影。”华清郡主停下手,一双清亮澄澈的眼眸半是怜惜半是哀愁地看着如今自己身边这个唯一的体己人,只不过,这些话,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小竹不知道华清郡主在想什么,她自己却突然想起一事,拍了拍手,颇为激动叫出来:“对了!”此声一出,随即打了个激灵,连忙弓腰捂嘴,睁眼惊恐四望。

华清郡主拍拍她,安抚道:“不用怕,轮值的兵士解手去了。”

“三娘子怎么知道?”小竹放开手,将信将疑望着华清郡主。

华清郡主拿手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一捏,嗔怪道:“说你粗心,你还不乐意。那个兵士每次解手离开都会哼起小调。适才你我同在帐里,那小调不是又起来了,你忘了?”

“我,我……”小竹脸一红,这小调她倒也时常听到,不过却从未由此联想推理到过其他方面,这时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作答。

“你刚才想说什么?”华清郡主斜眼瞅了瞅她,顺手撩了撩耳畔的头发,举手投足间透露出来的撩人风情,连小竹这样一个女人见了,心中都不由一动。

“我,我……”小竹努力调整了一会儿,方才缓下来,“三娘子忘了,汉中城里那位柳大公子对你可是一片痴心,他想必日思夜想,都是如何救得郡主逃出生天。如今外援来到,他一定不会坐视郡主继续蒙难。”

“他?”华清郡主听了,几乎要失声笑出,好歹忍了回去,轻咬下唇,笑着说道,“希望吧。”

“柳公子是勋贵之后,能文善武,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一镇总兵,我看,和郡主还挺般配的。”小竹见华清郡主不反驳,以为她默认了,便大着胆子说道。

华清郡主听到这里,故意瞪了她一眼:“你才说了咱们身陷虎狼之域,怎么这会儿自己开始扯这些有的没的。”

“嘿嘿……”小竹讪笑两声,知道郡主对柳绍宗没有兴趣,就也没再多说。只不过,像她这样往日里在王府说长道短惯了的女子憋了这么多时日,一打开这尔雅,看上去,不像个莽汉,倒像个读书人……”

华清郡主完全放下了手中的活,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婢子觉着,若他不是个贼寇,只怕是个小官,那么比起柳绍宗那般的人,胜过不知多少倍。”小竹说着,双颊登时潮红。

“这又牵上柳绍宗什么事?”华清郡主哭笑不得,同时隐隐感到自己这个贴心的丫鬟今日的表现有些异常。

话题聊到这里,气氛已经有些僵硬,两人各自沉默无言了好一会儿,华清郡主为了打破尴尬,调笑一句:“你那么喜欢赵当世,嫁给他好了。”


hend.dzhhyy.com  a6o2.dzhhyy.com  1ab3d.dzhhyy.com  bv5.dzhhyy.com  pdru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myjb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