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寻看了五妹一眼:“一人再来个煮鸡蛋吧,多少钱?”

这种时候更应该吃饱,找钤印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情。

“一个鸡蛋五毛钱,11个人给你算五块钱!”五妹倒是个痛快人。

柯寻掏钱给了五妹,又笑着问一句:“刚才大爷说的那个廖薪传是什么人啊?”

五妹一面记账一面回答:“就是厂里以前的廖厂长啊!”

这个回答让大家都吃了一惊,原以为这个廖薪传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香港开发商,没想到又冒出个什么厂长来。

这一次开口的人居然是一直沉默寡言的李泰勇老人:“姑娘,咱们这个厂子如今还在吗?”

“在是在,但是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也不懂那些股份制什么的道理,兜兜转转下来,现在整个厂子都归那几个股东了!连厂子的地皮还有咱们春笋宿舍,都归他们了!廖厂长拿大头儿!”

李泰勇再次陷入沉默不语。

第50章 破土07┃春笋。

既然没有什么任务要交代,大家早饭后的时间正好用来寻找钤印。

鉴于李泰勇老人的腿脚不太利索,所以就暂时留在了五妹餐馆喝茶等待。

此时,剩下的10人就聚集在天井院子里。

因为昨晚发生的真实死亡事件,令那些初次入画的新人都有些宿命式的沉默,同时又有着来自求生本能的积极。

“小牧可有什么头绪了吗?”秦赐率先道。

众人也都洗耳恭听,莫名其妙就是觉得这个高个子男人很不简单。

牧怿然抬头望了望这座造型古怪的筒子楼:“只有找出死亡线索,才能摸索出钤印的位置——从目前402的情形来看,昨晚发生的死亡事件与去年的火灾相吻合,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模糊的死亡规律。”

显然不止一人想到了这个问题,沙柳也点了点头:“门房大爷专门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讲了去年的事,我认为这可能也是一种规律!——每一桩死亡事件发生之后,都会负责将‘死亡模板’交代出来。”

死亡模板,这个说法很新颖,也很贴切。

仔细想想,的这个设定其实很残忍,当某个房间出了事儿,门房老头就会站出来说:这个房间几年前出过同样的事儿,当年那个人是怎么怎么死的,现在明白了吧……

“如果每一个房间的人,都会被这个房间曾经的死者诅咒,那咱们现在迫切要解决的是——各自的房间以前都发生过怎样的命案!”沙柳有些激动,眼睛扫过在场每一个人,“在找钤印之前,我认为这才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首要事件!”

“可是,熄灯之后又不让串门儿,最终面临危险的只能是这个房间里的住客自己!”说话的是鑫淼,此时脸色苍白着——402的住客,现在仅剩下了她一个人。

卫东还是忍不住安慰了鑫淼一句:“只要不破坏规矩,应该不至于那么惨……再说你们房间已经出过一次事儿了,概率应该会小一点吧。”

裘露也很快接住了卫东的话:“对!昨晚她们出事是因为她们乱串门!坏了规矩!咱们只要认真记住门房大爷的话,熄灯之后不串门,不串楼层,那应该就没事的!”——裘露很少这么大声讲话,此刻倒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稚苕是三个诗人中比较现实的一个:“但每天还是会死人的,秦医生昨天就讲过,一旦没有发生死亡事件,那就会由大家推举一个人……”

大家都不再说话了。

最终还是柯寻说了一句:“从现在的情形还总结不出明显的死亡规律,我觉得咱们应该还没那么‘顺利’去开会表决。”

牧怿然看了柯寻一眼:你这算是对大家的安慰吗……

沙柳有些焦急:“明明已经出现规律了——房间里曾经的死亡事件会再次重演!如果仔细观察和分析的话,就会从房间里发现蛛丝马迹!比如402之前那些被烟熏黑的墙壁,那就是曾经的死亡例证!”

“目前仅仅出现过一次死亡事件,我们并不能肯定所谓的死亡模板一定会在本房间上演,针对的一定是这个房间的房客。”柯寻的眼睛并没有看目光灼灼的沙柳,而是扫视了一圈位于四角的楼梯,再次陷入了思考。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da.dzhhyy.com  geqf.dzhhyy.com  lc9ks.dzhhyy.com  geyc.dzhhyy.com  blh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