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况,再去找一个人,也未必就有眼前这人好。傅家宝好歹有一张耐看的皮相,且身家清白知根知底,年纪又才十八,好好调.教一番,也未必就会比别人差。

掐了一把傅家宝的脸,林善舞终于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

如果让此刻的傅家宝知道林善舞看中他的原因,一定会立刻划破自己的脸。

可惜呀,世事是没有如果的……

次日,卯时四刻,天刚刚亮,便有一名婆子带着两名丫鬟,来到了大少爷居住的东院。

昨晚那么一闹,东院里没人敢呆,守夜的下人也只敢在院门外守着,但今日大少爷得带着新妇去正院敬茶,这些下人心里再不愿,也只能忐忑地走进东院。

婆子边走边小声道:“这两日大少爷心情不好,你们凡事都要小心点,还有昨晚的事儿,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两名丫鬟昨天晚上已经被人耳提面命过了,听了这话,立刻乖顺道:“费嬷嬷放心,我们晓得。”

费嬷嬷这才点头,三人走到新房前,刚要敲门,忽然听见新房里传出一声惊叫,是大少爷的声音!

还未等三人反应过来,房门就被人由内打开,大少爷仍然穿着昨晚的喜服,一边往外跑一边喊救命。

费嬷嬷心中一惊,在这宅子里,难不成还有人敢害大少爷?她正要追上去,忽然发现大少爷手里还挥着一条……

费嬷嬷盯着看了一眼,随即老脸一红,欲要追过去的步子也僵在了原地。

荒唐!真是荒唐!大少爷怎能举着用过的贞洁帕到处跑!

她立刻吩咐道:“快,快去拦住大少爷!”

两个小丫鬟不懂事,不晓得那是贞洁帕,瞧见那上头有血,还以为大少爷受伤了,赶忙追上去。

林善舞就是在这时踏出了新房。

她醒得很早,洗漱过后就一直坐在房里练功。等到天亮时,傅家宝醒来,一见到她就大喊大叫地跑了出去,跑就跑了,竟还不忘拿上贞洁帕,林善舞实在无法理解傅家宝的想法。

认出门口的费嬷嬷就是昨晚掐她人中的那个婆子,林善舞礼貌一笑,又做出难为情的模样,“大少爷他,刚刚……”似乎是难以启齿,她闭上了嘴。

费嬷嬷却一脸感同身受的模样,对林善舞道:“少奶奶不必担心,大少爷是往正院的方向去,奴婢这就带您过去。”

林善舞点头,她跟在费嬷嬷身后,两人快步往正院的方向走。

作为乐平县首富,傅家的宅子自然是很大的,后宅中除了傅老爷居住的正院外,还有东西二院,分别是傅家宝和傅周的居所,除此之外,还有好几排屋子,大部分作为囤货的库房,剩下的,则是客房和下人的居所。

不过宅子虽大,修葺得却不算精致,看得出傅老爷不是个喜好奢华的,却不知怎的养出傅家宝这么一个大手大脚的纨绔。

那两个丫鬟还是没能拦住傅家宝,而傅家宝也完全没有发现沿途那些下人们异样的目光,他一路冲进了正院,举着手里的贞洁帕展示在傅老爷和辛氏面前。

他大声喊道:“林善舞要杀我!这是证据!”

辛氏:……

傅老爷:……

刚刚赶到的费嬷嬷:……

林善舞:啧~~

第4章

因为太过震惊,傅老爷和辛氏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还是林善舞体贴地轻咳一声,才将两人的神志唤回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hux6.dzhhyy.com

oxnx.dzhhyy.com  lfsn.dzhhyy.com  6y7.dzhhyy.com  erdv.dzhhyy.com  dlu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