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突变

就在赵海与温文海他们说完的时候,前线的战斗也终于发生了变化,双方的陌刀兵已经战到了一处,不时的有人倒下去,而其它的人也斗到了一处,整个前线杀声震天,但是那队一直被赵海注意的黑甲骑兵,却是一直没有动。

大唐军队果然十分的强悍,但是血杀宗的弟子也不是弱鸡,双方互斗你来我往,还是血杀宗的弟子占了上风,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武器更加的精良。血杀宗不管是盔甲还是武器,都要比对方更强,所以他们自然是慢慢的占了上风。

赵海沉声道:“什么时候对方中军的那只黑甲骑兵出动了,在让我们的兽人骑兵顶上去,这一战的关键,就在那一队的黑甲骑兵上,我们血杀宗的弟子,在步兵方面我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只有那只黑甲骑兵,他们才是最为可怕的对手,记得上一次我们对上的那只带着面具的骑兵吗?这只骑兵比那只带着面具的骑兵还要强悍。”

一听赵海这么说,温文海不由得一愣,他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就去准备去了,赵海一看,发现温文海又多调出了不少兽人族的重甲骑兵,很显然温文海并不放心,因为对方便面军的那只玄甲骑,可是要比兰陵王的五百精骑数量要多上很多。

赵海并不反对温文海的做法,毕竟温文海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血杀宗的安全,如果真的让玄甲骑冲破了他们大军的防线的话,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所以赵海并不反对温文海的做法。

其实赵海他们现在离前线已经十分的远了,血杀宗的战略纵深已经有了,就算是前线出了问题,他们后方也可以派兵顶上去,但是那样的话,他们的损失就大了,所以他们都不想发生这种事情。

而赵海他们现在之所以能看到前线的情况,还能看到对方大军的情况,全都是因为他们看到是投影,所以前线的一举一动,全都可以落到他们的眼中,这种投影不只是来自于前线的那些法阵,还来自于前线的血杀战堡。

血杀战堡虽然不能直接参战,但是他们却可以把前线的情况全都给记录下来,然后发送到赵海他们这里,赵海他们这里就可以用投影法阵看清前线的情况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他们才能站在玄武岛的背上,就可以指挥前线的做战。

当然,他们一般的情况下,也很少直接就对前线下令,前线的指挥权,还是在前线的指挥官手里,只有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们才会直接下令,赵海他们都十分的清楚,他们这里不管怎么指挥,前线那里的情况,也只有前线的指挥官最为了解,这种前线的指挥权,还是交给前线的指挥官手里为好。

这一次来攻的大唐军队数量在五十亿左右,比之前与他们战斗的汉军少了一百多亿,但是这五十多亿的唐军,却给血杀宗带来了很大的伤亡,之前在对上大汉军队的时候,血杀宗与大汉军的伤亡比列在一比五左右,而现在他们与唐军的比例,却只有一比二左右,也就是说,每损失一个血杀宗弟子,只能杀死两个大唐士兵,这样的伤亡比较实在是有些可怕。

可以说现在前线已经完全的陌入到了古战之中,但是这对于血杀宗的弟子来说,也是一次巨大考验,甚至也是他们一次最好的学习机会,血杀宗的弟子可以看到,那些大唐士兵在技战术方面,是比不上他们,但是他们勇敢,顽强,悍不畏死,只要是没有受到致命的伤,他们就会战斗,那怕是你把枪捅入到他们的肚子里,只要给了他们机会,他们马上就会还上一刀,他们这些人的战斗力,让血杀宗的弟子感到惊讶。

血杀宗的弟子还是第一次与如此悍不畏死的军队发生战斗,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血杀宗弟子的伤亡很重,当然,唐军的伤亡更重,双方就这样缠斗了一天,伤亡就已经达到了一千多万,这还只是血杀宗弟子的伤亡,而敌人的伤亡已经达到了近三千万了。

面对这种情况,赵海也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心痛,他看着大唐中军的那只玄甲骑,那些玄甲骑依然是一动不动,看样子是一点儿也没有要出的意思,赵海的脸色不由得有些沉重,敌人越是能沉得住气,就越是代表着他们暴发出来的时候,就越是强悍,而敌人越是晚动手,就代表着血杀宗的伤亡会更大,但是他却没有什么办法,这让赵海不由得有些头痛。

战斗还在继续,当两只同样强悍的军队对上的时候,尸横遍地就是最后的结局,赵海对于这种情况,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血杀宗的其它人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血杀宗的弟子都已经打出了火气来了,一个个进攻的更加的猛烈了。

不要忘了血杀宗的弟子他,本身就学过血杀宗的方法,他们在修练的时候,就人接触到杀气,甚至学会了如何的利用杀气,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血杀宗的弟子身上都有血性,他们甚至渴望战斗,这一点儿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之前面对其它的敌人时,他们身体里的血性全都被激发了出来,他们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杀气重了,他们可以控制的杀气也越来越多了,这让他们的攻击力也变得更加的强了,而这一次遇到了这种旗鼓相当的对手,却是把他们身体里的杀气完全的激活了起来,杀气带动了他们的血气,这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好战,没有一点儿的畏惧之心。

而他们面对的敌人,自然也是没有一点儿的畏惧之心,因为他们不过就是一群幻像,他们可不是像公孙大娘那样的剑灵,他们就是普通的幻像,如何会知道害怕,所以战斗进行的无比的惨烈。

赵海看着这种情况,也只能是无耐的叹了口气,血杀宗的弟子,一个个战斗力都非常的强悍,而敌人同样的强悍,经过这一次的战斗,对于血杀宗的弟子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儿,只要他们能打败敌人,血杀宗的弟子,会得到更加强大的信心,同样的,他们以后在面对危险的情况时,也绝对不会感到害怕。

战斗一直持续着,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就在大战进行到第五天的时间,双方的伤亡人数都以亿来计算了,血杀宗这一次损失了两亿人左右,而唐军也损失了有五亿人左右,这样的伤亡真的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吃惊。

而赵海他们却也是一直没有去休息,一直注意着战场上的情况,对方中军的那只黑甲骑兵一直没有动,所以血杀宗的兽人骑兽也一直没有动,说实话赵海还真的是感到十分的好奇,为什么对方中军的玄甲骑一直没有出动呢?这是为什么呢?

就在赵海不解的时候,突的温文海那里收到了消息,温文海拿起了消息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变,他马上就对赵海道:“头儿,出事儿了,敌人的黑甲骑兵突然出现在我们的两翼,从我们的两翼突然对我们的守军发起了攻击,我们的守军准备不足,一下就被敌人冲破了两翼,现在敌人的两股骑兵,正从我们的两翼,直向我们前线的中军冲了过去了,如果真的被他们冲入到了我们的中军之中,那么我们的中军可能就会大乱,到那个时候,如果敌人趁机攻击的话,那我们就要败了。”

赵海一听温文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反到是笑了起来,他看着唐军中军那两面大旗,微微一笑道:“不愧是天可汗啊,果然厉害,竟然用起了这一招,传令,兽骑兵分成两队,迎上敌人的两只骑兵,一定要挡住敌人骑兵的冲锋,在令异形骑兵做好准备,如果敌人中军的骑兵,对我们的前线进行冲锋的话,他们就要迎上去,我不管他们会死多少人,一定要给我挡住敌人的进攻,去吧。”

温文海应了一声,马上就去传令去了,而这个时候,赵海一挥手,两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赵海的前面,就见在血杀宗两翼那里,两只黑甲重骑正在向前冲锋,血杀宗的弟子,虽然在全力的抵挡,但是他们却挡不住那黑甲重骑的冲击,一道道的防线被攻破,一个个的血杀宗弟子被杀死。

在黑甲重骑的身后,还跟着无的骑兵,这些骑兵却不在是重骑了,他们跟着黑甲重骑冲进来,主是为了把血杀宗两翼的口子,给完全的撕开,在那些骑兵的后面,还跟着无数的步兵,这些步兵都是手持横刀,一向的向前冲杀,他们的手里没有拿盾,身上甚至没有着甲,就,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行动更加的迅速,冲杀的速度十分的快。

赵海一脸平静的看着那两只做为箭头的重甲骑兵,他们的目标十分的简单,就是血杀宗前线的中军位置,如果真的让他们冲到血杀宗前线的中军那里,那么血杀宗的前线一定会大乱,到那个时候,血杀宗怕是就真的要败了。

不过赵海却没有太过于担心的神情,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些,而温文海他们却是已经传令去了,不但两只兽人重骑被调动了起来,异形骑兵也做好了准备,在前线后面,温文海又下令,在一次布置了一道防线,规模与前线的情况相当,就算是前线那里真的溃败了,这第二条防线这里,也可以挡住敌人的冲锋,毕竟血杀宗弟子这么长时间的训练,这么多次的战斗,那可不是说着完的。

第三百章 死战

在地在轰轰的做响,那些正在前冲的唐军玄甲骑,也感觉到了大地异于寻常的动静,他们四下的看了看,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就见到一只全身都着着白色的重骑,跨下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这只骑兵人和马都披着重甲,他们的手里都持着长长的马槊,这奔跑起来,速度却是一点儿也不慢,随着他们的奔跑,大地好像都在颤抖一样。

唐军玄甲骑一看到这些骑兵,就知道这些骑兵是冲着他们来了,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后退,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他们直接就迎着那些骑兵冲了上去,他们对自己有信心,他们相信任何的敌人,在面对他们的时候,都一定会被他们冲跨,没有人能挡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hkxf.dzhhyy.com

5kiy.dzhhyy.com  al0q.dzhhyy.com  ncmrl.dzhhyy.com  ufx.dzhhyy.com  qev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