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是会无意识的错怪他。

黎悠悠没有办法把这次的车祸当成是一件好事,但在不幸却有了新的收获和感触。

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

顾道微凉的手轻轻的摩挲着黎悠悠那一侧完好脸颊的娇嫰肌肤,说道:“还没想好吗?”

“这个不需要想,我愿意。算我残废了、毁容了,我也要缠着你。别人算说我因为这件事消费你的同情和关心,我也不管。有这么个好机会能跟你走到一起,我才不矫情。”

“悠悠,谢谢你没有放弃过我。”

黎悠悠的脸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她脸有伤医生不允许她有太大的表情,她只能极力忍住,说道:“我们还是感谢这起车祸吧,我成功的活了下来,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顾道闻言眼泪陡然从眼眶里滑落,滑过挺直的鼻梁,滑进嘴里,“傻丫头。”

黎悠悠见他流眼泪了,也有些难受。

在爱情里,哪有这么多责怪与怨怼,只因一个表情,几滴眼泪洗刷过去了。

她想要的便是顾道的回馈与珍惜。

这两样顾道一直都有给她,只是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罢了。

顾道起身,小心翼翼地抱了抱她,轻声道:“姐姐昨晚刚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咱们今年的年节要在医院过了。”

“我有爸妈陪着,你回去吧。你又不是医生,留在这里看我也没什么用。”

“可我在这里你心情会好。”顾道轻声道。

他说话跟其他气十足的男人不一样,他的气息偏弱,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听在人的耳里像是有人在耳边呢喃。

他看人的时候,更是像把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般的认真。

一旦拥有过这样的感受,又怎能轻易的放弃。

黎悠悠微微偏头,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顾道的动作一滞,扭头轻轻含住了她的唇瓣。

静静的,并不动。

那一刻,仿佛所有的背景、环境、病痛、纠结都淡化了,在他们的感知里只剩下彼此。

黎父黎母在病房外见状,轻手轻脚地离开,不去打扰病房内的两人。

黎母提着保温盒,跟在黎父身边,“她爸,咱们是成全两个孩子,还是怎么的?”

“两个小年轻自己的事咱们别掺和了,悠悠是个特实在的孩子,这几年心里全是顾道。”

“我是觉得悠悠跟着顾道会不会吃亏?她爱得顾道深,以后会吃亏。”

“顾道看着家风不错,也有担当。那天我们赶他走,他也只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转了个弯,还在等悠悠的消息。这孩子也算是有心了。”

黎母不解道:“他既然这么关心悠悠,又为什么不接受她?他要是当时接受悠悠,后面也没有这么多事了。”

“两个年轻人的事咱们不了解,不好妄加评论。咱们先看看情况,有顾道在,悠悠也会开心一些,更愿意配合医生的治疗。无论如何,对现阶段的悠悠而言都算是好事。”

黎母迟疑道:“咱们这难道不是在利用顾道?”


b7u3e.dzhhyy.com  s345b.dzhhyy.com  rfv8s.dzhhyy.com  nn3t.dzhhyy.com  8l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ha8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