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耀庭此时的心已经沉到了海底,若是说先前还抱着一丝希望,在听到李淳风的断言之后,便已经绝望了。

在大唐,别的和尚道士给你算命,你可信可不信,但是有两人,无论是相人还是相天,都是一语成机,那边是袁天罡和李淳风,袁天罡擅长相面,而李淳风则是擅长相天。

未容孙耀庭多想,太极殿中的太监已经走到殿门,提醒众臣工早朝开始。

文臣武将按部就班分为两列,鱼贯而入。

李二陛下高坐在龙椅之上,等着众位大臣奏事,见无人出列,便开口道:“今日诸位爱卿可是无事奏禀?”

文臣武将各自看向四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都是在官场上浸yin多年的老油子,自然是察觉今天的气氛非同寻常,四下观望之后,原本打算请奏一些事情的大臣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兵部左侍郎孙爱卿。”李二陛下的声音蓦然见传入孙耀庭的耳中,孙耀庭心里咯噔一下,但仍旧是强装着淡定出列。

“臣在。”

“朕听说昨晚上你府上遭了贼,今天早上金吾卫营来禀报朕,昨天夜里,你府上的人闹得长安鸡飞狗跳,孙爱卿可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李二陛下的语气不咸不淡,让孙耀庭猜不出他话中的意思,但即便如此,孙耀庭的心里依旧是七上八下,心里也将自己府上那些个蠢材骂了一遍,这不是添乱吗。

“回陛下,微臣府上昨日夜间确实来了几个小毛贼,也没丢什么重要东西,府上的下人太过小题大做了,微臣定会回去好生惩戒。”孙耀庭也只能拱手解释,希望李二陛下赶紧结束这话题。

“可是朕收到的消息,孙爱卿府上丢的东西,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啊,孙爱卿可知道东城有个叫做周六的货郎?”李二陛下从御案上拿起一本奏折,打开粗略的翻看了一下。

这句话落在孙耀庭的耳中犹如平地惊雷,咔嚓一声就劈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说不出话来。不仅仅是孙耀庭,朝堂之上还有几个与货郎周六有往来的大臣,背后都出了一身冷汗。

货郎周六虽然说在这群人中见不是个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是却是各个府上与李元景来往的一条重要的纽带,也是一个重要的传递消息的途径,知道的东西也不少,现在陛下提起周六,那一定是周六已经出了事,极可能是落在了谁的手里,万一周六供出什么,这些人如何能够独善其身。

“孙爱卿,为何不语啊,朕今天早上接到一份折子,是关于孙爱卿的,还有一份署名为货郎周六的供状,也是提到了孙爱卿。”李二陛下放下折子,拿起一份供状。

那份奏折还有那张供状都是玄世璟差府上的人一大早送进宫来的,今天玄世璟依旧没有来上朝,而是带着侯府一大帮子人去庄子上郊游去了,朝堂上的事情,他也懒得掺和,有了确切的证据,这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他也没必要跑到朝堂上去盯着,沦为众矢之的。

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保持沉默一些为好,面的树大招风,李二陛下接到他的折子却不见他的人,自然会明白他心中所想,所以不会提这个折子的来源就是玄世璟。

孙耀庭的额头已经隐隐冒出汗水,却不知如何作答。

“陛下......臣......微臣......”孙耀庭咽了口口水,想起在太极殿台阶下李淳风说的那句话:渠已成,水已到,如何解?

孙耀庭心下一横,跪倒在地:“微臣知罪。”

事到如今,有什么罪名,倒不如全揽在自己身上,由自己一力承担,保全其余的人,说不定念在这个情分上,自己的家人还能够得到善待。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第八十章:罪名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孙爱卿自己跟诸位爱卿说说是怎么回事吧。”李二陛下风轻云淡的将手里的状纸往御案上一放,这轻轻的一下,却是重重的擂在了某些大臣的心上,他们心中忐忑,唯恐那货郎周六的供词中,牵扯到自己,同时,心中也在暗自思量,李二陛下手中的那份折子和供词,到底是谁呈上去的。

立在朝臣中间的戴胄,手里拿着勿板,心中却在想着这折子定是玄世璟递上去的,玄世璟在大理寺探查过兵部的资料,今天一大早,大理寺昨夜值守的官吏就派人来府上禀报说昨夜里玄世璟在大理寺的刑狱审问了一男子。

这男子,就是货郎周六吧。

戴胄原本想用鹿山书院的案子牵扯住玄世璟,没想到竟然短短一天,玄世璟就对孙耀庭下了手,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戴胄的本意是不想让玄世璟去拨弄现在已经很平静的朝堂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绊住他,不过经过这件事儿之后,戴胄倒是对玄世璟另眼相看了。

两天就抓住了孙耀庭重要的证据整理成折子递给了陛下,这说明这年仅十四岁的东山侯的能力很是强悍啊,现在的戴胄倒是对鹿山书院的案子隐隐有些期待了,期待玄世璟的出色表现。

“臣......失察,以致石城诸多将士死于吐蕃人手中。”一时间,孙耀庭心思千回百转,若是货郎周六供出了其余的联络人,陛下不可能仅揪着自己不放啊,更何况,陛下手中好像没有府里丢失的那些书信,这是怎么一回事?想出了这些,孙耀庭现在只能将自己咬死在石城这件事上,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还有吗?”李二陛下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孙耀庭的耳中。

还有,还有什么,孙耀庭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跪在地上伏着身子,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太极殿中安静之计,良久,才听到李二陛下悠悠的开口。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fmqrl.dzhhyy.com

aby.dzhhyy.com  r9y.dzhhyy.com  udl.dzhhyy.com  9p4wy.dzhhyy.com  81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