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七有了身孕的消息让这一家人陷入了般的喜悦之中,待这股喜悦之情总算稍稍冷却下来后,云澈终于找到机会说出他一直想要说的话:“爷爷,小姑妈,萧云和七妹这段时间就暂住流云城,由你们照顾了。虽然才刚刚回来但接下来我要去一个必须去的地方,所以又要离开你们一段时间了。”

“你要去哪?”萧泠汐的神情变得紧张,她一下子抓紧云澈的手:“你才刚刚回来,怎么又要走?是不是是不是又要做什么危险的事?”

“我要去一趟神凰国,今天黄昏之前就走。”云澈反握住萧泠汐的小手,轻松的笑道:“不过完全没有什么危险,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到时候,小姑妈想要我陪多久我就陪多久。”

第687章 萧家之喜

“神凰国?为什么要去那里!”萧泠汐的神情变得更加焦急,因为对于现在所有的苍风国民来说,这是一个噩梦般的名字,她紧紧的抓着云澈的手:“三年前,你就是在神凰国出的事,怎么能怎么能”

“放心好了,”云澈自信满满的道:“三年前让我出事的可不是神凰帝国,相反,三年前的我,神凰帝国都不能将我奈何,现在就更没有可能。 ”

“不行总之就是不行!我绝不要你再做任何危险的事!”萧泠汐坚决的摇头,求助的目光看向萧烈:“老爹,你快阻止小澈,他又要出去做危险的事了。”

萧烈直视着云澈,随着他心态的变化,他的眼眸,也比之之前清明了太多,他缓声道:“澈儿,你如此急切的要去神凰帝国,是要让他们退兵吗?”

“是!”云澈点头:“于小,我是苍风国的子民,于大,我是苍风皇室的驸马,故土被践踏,父皇遭到毒手,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沉默。神凰国在我苍风一日,我苍风便多一日之灾,所以我必须在最早的时间内去往神凰,城东的二十万神凰军也处处透着诡异,若不能及早查清,我更是难以安心。”

萧烈缓缓的点头,然后淡淡的微笑:“无论如何,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就算是为了我和泠汐千万不要再把自己置于险地。”

“嗯!”云澈用力的点头:“我一定会的。”

萧泠汐顿时急了起来:“老爹,你”

“泠汐,我们阻止不了他的。”萧烈呵呵一笑,怅然道:“澈儿已经完全的长大了,他如今所能接触的世界,比我们用眼睛所能看到的还要大上太多。何况,他这次不是为了自己的恩怨,而是为了整个苍风国。若是真的能解救无数的苍风同胞于水火,我们唯有引以为傲,又哪有阻止的理由呢。”

“老爹”萧烈的言语,让萧泠汐的坚决融化成软弱,她垂下螓,轻咬嘴唇:“可是,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五年前的天剑山庄三年前的太古玄舟两次失而复得的背后,却是两次沉重到让她崩溃的打击。这些年心境的一次次变化,也让她越来越清楚对自己而言什么是心底深处最重要的存在,如今和他再次相聚,她只求他能一直安好,再无风险磨难,其他的都可以不重要。

“小姑妈,你放心好了。”云澈轻轻的安慰道:“三年前,我已经对你失言了一次,让你为我伤心了整整三年。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对小姑妈失言了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我就会回来,而且这次虽然是去的神凰国,但一定不会有什么实质的风险。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萧云。”

“对对对对!”萧云当然是一个劲的点头:“大哥现在级厉害,无论去哪里,就算想有危险都很难。而且,大哥有一艘很神奇的玄舟,可以瞬间穿梭空间,就算真的有什么危险,大哥也可以马上逃走,谁都不可能追上的。所以,我对大哥是完全放心的,小姑妈也真的可以放心的。”

萧云并不是在刻意帮着云澈安慰萧泠汐,而是一种从心底对云澈的崇拜与信任毕竟,他可是让笼罩整个幻妖界的明王势力一败涂地,拯救了妖皇族的人。明王的心机、势力、野心何其可怕,几乎就差一点就取代妖皇族霸统幻妖界,却因云澈而功亏一篑,灭族收场。还有在幻妖界都威名赫赫的日月神宫,气势汹汹而来,却被云澈给耍的团团转,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

再加上可以穿梭空间的太古玄舟虽然云澈的实力并非顶尖之强,但萧云很坚定的相信,这个世上,想要取他的性命,绝对要比杀一个巅峰帝君都难。需要担心的,反而是他所针对,或者与他为敌的人。

“”萧泠汐嘴唇咬的更紧,抓着云澈的手始终不愿松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脸颊,一双明眸看着云澈:“那你可以明天你再走吗?你才刚回来,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你对了,萧云和小七明天要去后山祭拜父亲,你刚好可以带他们一起去,所以今天先不要走,好吗?”

这样的软语相求,云澈又怎么可能拒绝的了,他轻轻点头:“好,那我明天再走嗯,已经好多年没吃到小姑妈做的饭了。”

“嗯”萧泠汐浅浅的微笑,她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眼神、和笑意都变得迷离痴痴。

萧烈的眸光一直都停留在萧泠汐的身上,看着萧泠汐此时的样子,还有她看着云澈的眼神,眉头轻轻的蹙了蹙,随之马上又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夜幕降下,一桌丰盛的晚餐,其乐融融。一向食难下咽的萧烈整整吃了三大碗饭,脸上也愈加的红润,爽朗大笑的声音,更是比这三年加起来还要多。或许,他从来都没有敢奢望过自己还能和亲生孙儿一起,在同一个桌上吃着团圆饭。

晚餐过后,云澈喊住萧云:“萧云,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件事需要单独和你说。”

萧云被云澈一直拉到院外,看着云澈满脸郑重的样子,萧云有些紧张的道:“大哥,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吗?”

云澈抬手敲了敲下巴,然后靠近一步,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今天下午所说的七妹有了身孕这件事是假的。”

萧云一愣,随之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什么!假假的!?”

“嘘!!小点声!!”云澈一把按住萧云的肩膀:“我那样说,当然不是为了骗你们玩,而是为了爷爷!”

“爷爷的身体状况你也看到了!”云澈的脸色变得肃重起来:“一个半生修玄的人,三年时间变成今天这样,只因他长久以来都是心生死志!我听一些萧门的人说过,爷爷当年和奶奶感情极深,奶奶当年在生下小姑妈不久,就因为萧叔叔也就是你父亲的死而郁郁而终,爷爷若不是为了抚养我和小姑妈,早就跟着一起去了。后来随着我和小姑妈长大,爷爷的精神状态就明显越来越低迷,那个时候我用报仇,还有你还存活于世的希望来支撑他结果三年前我死讯传来,让爷爷这三年彻底萌生死志,若不是因为还有小姑妈在,说不定早就自我了断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evnxz.dzhhyy.com

a2clc.dzhhyy.com  0wg57.dzhhyy.com  uwgkc.dzhhyy.com  cnxe.dzhhyy.com  ci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