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钱浅双手叉腰,叹着气看着毫无声息躺在地上的两人“形势所迫,不出手不行,眼下也就盼着秦霆煜是个好脾气,出去以后别投诉。”

“他要是赢了基本不太可能投诉。”7788实事求是地说“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接下来的两年,请你好好巴结新皇帝。在工作中混好关系,让他对你的服务满意,这样他回去后对你手下留情的概率高一些。”

“也只能这样。”钱浅伸手拉起穆熙敬身体的一只手臂,又回身看了一眼毫无声息躺在一旁的秦霆煜的身体“以前的皇上就这样放着不管了吗?好歹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这么丢下他还真是有点不落忍。”

“用不着你操心。”7788挥挥手“放心吧,我监控盯着呢,你先把换了芯子的新皇上背出去,顾凭澜带着天极卫已经从悬崖下来了,秦霆煜的手下也已经下来找他了,赶紧的,再晚一会儿被秦霆煜的人堵在山洞里可就坏了,对方的人功夫都不错,你带个昏倒的拖油瓶要逃命还得费些力气。”

“好吧。”钱浅蹲下身子,拖起新皇上的手臂,直接将他背在自己肩上。穆熙敬的身体个子很高,钱浅努力将他使劲往上托,他的脚还是拖在地上。

“还好一直练内功,力气不成问题。”钱浅叹口气开始往外走。

“还好不是让你背秦霆煜的身体。”7788也叹气“那位个子更高,你这个只有一米六几的侏儒操作起来难度会很大。”

“别废话!指路!”钱浅侧了侧头,努力直起身子看路。新皇上的头耷拉在她肩膀附近,虽然重量算不上大问题,但是穆熙敬的身体个子高,为了保持平衡,钱浅还是弯着腰向前倾,看路很不方便。

“得了,你也别抬头了。”7788终于欣赏够了钱浅的狼狈,开始老老实实干活“按我说的走。”

钱浅背着换了芯子的穆熙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不算深的岩洞,紧接着就按照7788指明的方向直接迎着顾凭澜而去。

让她放心的是,她前脚离开岩洞,后脚秦霆煜的手下就进去搜寻自家主子了,被她丢在岩洞的穆熙敬安全无虞,让钱浅松了一口气。

钱浅力气不小,但是架不住山崖下的路真心难走。这里其实压根就没有路,钱浅背着个昏迷的大活人,只能艰难地穿行在茂密的芒草和碎石中间,深一脚浅一脚,不管落脚在哪里都是高低不平,很快她的额头就渗出了汗,倒不是因为身上这位太重,而是她需要花大量精力来保持平衡。

被钱浅背在背上的秦霆煜有些迷茫的睁了一下眼,他的头很昏,四周摇晃来摇晃去,颠得他有点想吐。他不是……落崖了吗……落崖……对了,阿满……

秦霆煜努力忍着眩晕睁大眼,入眼之处是女孩的侧脸,脸上沾着灰,脸颊上似乎有擦伤,泛着暗红的颜色,耳畔似乎是被树枝挂到了,长长一道伤口渗着血丝。她脸上流着汗,汗珠顺着额头流下来,与脸上的灰尘血污混在一起,留下脏污的印子。

“阿……阿满……”秦霆煜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被钱浅背着走,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的脸擦伤了,她是女孩子,脸上怎么能有伤。都是他不好……

只是秦霆煜的清醒也只是一瞬,眨眼间就又陷入昏迷,而忙着拨开树枝和芒草,又需要花精力保持平衡的钱浅压根就没发现背上的男人其实醒来过。

还好不需要钱浅劳动太久,她穿过一片低矮的灌木,又淌过一条小溪之后,就看到了一脸焦急正带着人马仔细搜寻山谷的顾凭澜。

“哥哥!这里!”钱浅看到顾凭澜,简直想要直接将背上的男人直接丢到地上,路这么难走,可累死她了!

“阿满!吓死哥哥了!”顾凭澜这时候也顾不上讲究礼数了,直接冲上来一把抱住了钱浅,一个大男人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真是没形象到极点,就算长得帅有什么用,脸皱成这副模样,依旧难看透了。 。

第1201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48)

“没事!没事!没摔坏。”钱浅拍拍顾凭澜的背:“快找人把皇上带回去,宣御医,皇上摔得重些,昏过去了。”

顾凭澜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感激上苍,妹妹和皇上一起落了崖,他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当时就想跟着往下跳,还是天极卫的一名队长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才让他清醒过来。

顾凭澜带队下崖的时候全凭一口气撑着,看见钱浅之后才突然发现自己腿软到走不动。还好老天庇佑,妹妹和皇上都没事,否则他真是死不足惜。

秦霆煜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帐篷里,周围一片明黄。他有些懵的环顾四周,紧接着又闭上了眼。是在做梦吧……他刚刚似乎还梦到了受伤的阿满……

阿满?!对了!他不是落崖了吗?怎么在这里?!秦霆煜猛地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直直坐起,眯起眼仔细观察周围环境。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皇上醒了!”守在床边的兰兮一看到秦霆煜坐起来,立刻一脸欣喜地冲外面招呼:“皇上醒了!叫太医进来再给看看。”

皇上?!秦霆煜抿着嘴,皱着眉环顾四周,难道穆熙敬也在这里?这个宫女他认识,是穆熙敬小时候就跟在他身边的积年姑姑,他幼时见过。宫女在这里,穆熙敬呢?!还有,这里一片明黄应该是皇上的帐篷,他怎么被人弄到这里来了?!

秦霆煜十二岁参军,这么些年下来,什么大阵仗都见过,心理素质强的很,自然不会随随便便惊慌。他皱着眉,一语不发鹰隼一样盯着眼前的婢女,倒是要看看穆熙敬将他弄到自己的帐中来是要搞什么鬼。

“陛下?是哪里不舒服?太医们都在外面候着,奴婢现在就宣他们进来。”兰兮一回头,就看见秦霆煜神色不善的盯着她,不禁有些奇怪。她照看皇帝二十年了,还从未见他对自己露出这样古怪的神色。

陛下?秦霆煜一愣,他左右看看,并没有看见穆熙敬的身影,这婢女是在叫谁?秦霆煜很谨慎地望着兰兮,试探性地开口:“你……”


0j1s7.dzhhyy.com  nvht3.dzhhyy.com  2463.dzhhyy.com  qii.dzhhyy.com  pa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c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