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焱脸上流露出了几分真实的痛苦,他脸颊肌肉微微抽搐,似乎在极力隐忍着激烈的情绪。他的后半句话迟迟不敢说出口,他怕一说出口,自己的猜测就会成真。他的父亲,重伤之下仍拼尽全力将他送出结界的父亲,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对于螭焱的痛苦感同身受的江清明默默挪了挪地方,坐到了螭焱的旁边,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无法缓解失去至亲的痛苦,因此江清明没有开口,只是伸出手拍了拍螭焱的肩膀。又将乾坤袋里的干粮翻出来递了过去。

气氛突然变得沉重又悲伤。同样有被妖物残杀全家经历的玄靖垂着头,很努力才开口说出了一句安慰的话:“你先……别……是……是在流霞峪遇到的猰貐吗?我现在联系师门长辈,兴许还能来得及。”

螭焱沉默了很久,终于对玄靖悲伤而缓慢的摇了摇头。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活着,但这些看起来纯善的修士,绝对不可能跟他进入妖族结界去救他父亲。这些年,人与妖之间冲突不断,矛盾愈加尖锐剧烈,螭焱知道,作为妖,他不能期望来自于人类的善意援手。

就像是坐在修士中的那两只半妖,小心翼翼的用血脉灵符压制了自己的妖力,将自己伪装成一个人,才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和人类修士坐在一起。

“你们是要进流霞峪吗?”螭焱深吸一口气,抬起了头:“我能否与你们同行一段。”

“可是你的伤……”玄玉有些担忧的样子:“你师承哪里?你师父的事,是不是也该告诉师门一声?不如我们帮你联系师门,请人来接你回去吧?你这次伤得着实不轻,需要好好养些时日。”

第1549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49)

“我没有师门。”螭焱对玄玉轻轻摇了摇头:“我师父是个散修,我是孤儿,幼时就被遗弃,我师父云游时拣到我,将我养大。”

“原来如此。”玄玉点点头:“我们都是五灵道宗的弟子,我叫玄玉,那一位是我们剑宗的师兄玄靖,剩下几位都是我们的师弟师妹。”

“我叫赤炎。”螭焱朝着主角团微微点头以示礼貌,报出了他历练时常用的化名:“因为我额头中央天生一缕红发,我师父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你想好了要跟我们一起进流霞峪吗?”玄靖问道:“你的伤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好。”

“我已无处可去。”螭焱摇摇头:“离开流霞峪,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不如跟着你们回去看看。”

“我还是给师门捎个信。”玄靖掏出了传音符:“知会一声咱们五灵道宗在此镇守封印的师叔,毕竟有猰貐这样的凶妖出现,轻忽不得。”

“流霞峪最近十分不太平。”螭焱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出言提醒:“前几日还有人在附近见过穷奇。”

啥?居然还有大妖穷奇?钱浅和慕秋水不约而同地坐直了。上古四凶之一,如果真有穷奇出没,麻烦就大了。

“7788,怎么还有穷奇?”钱浅颇为疑虑的皱眉:“流霞峪里面三个小副本迷宫,没有穷奇吧?我记得猰貐的确是有的,另外两只boss是封豨和钦原。按照我们现在的实力,其实这三只预定boss都打不过啊!如果再加上穷奇,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的确!按照原游戏剧情,流霞峪内副本中的boss封豨和钦原都修为不高,一只三百年修为,一只五百年修为,受到灵力震荡的吸引才出来作乱,这两只还算好对付,但猰貐是从妖族结界出来追杀螭焱的。原游戏剧情里,这六个主角合伙根本都不能把它怎样,还好天降救星,五灵道宗、太虚观、逍遥派、灵虚门、蓬莱的护法师叔还有赤桑族镇守大长老寒涛一齐出手,才把猰貐弄死。这样实力的boss根本就不是钱浅他们目前可以挑战的。

“原剧情里流霞峪确实没有穷奇出现。”7788皱着脸,很紧张的扩大监控,查看周边复杂的能量波动:“饕餮、穷奇、混沌、梼杌可是应劫而出的上古凶妖,接近妖神一样的存在,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原剧情里,这四只可是魔域之门开了之后才冒头的,出来就帮着魔族。”

“问题在于,那是游戏。”钱浅烦躁地揉着自己的衣带:“你知道的,四凶可不是普通的妖,他们不是像我老爸那种,生下来是异兽,或者普通妖一样,生下来是动物或者普通精怪,一步一步修炼成妖,越修炼实力越强。他们是应劫而生,世间恶意化形,一出生就实力满格,是接近妖神的存在。就凭我们几个,别说现在,就算以后也没办法跟四凶拼啊。”

“四凶游戏里也有呀。”7788眨眨眼说道:“我以为你早有心理准备。”

“那四只不是必推boss,”钱浅摇摇头答道:“我早就想过了,按照原游戏剧情,他们是魔域之门的第一道防线,四只守四个方向,它们身上并没有必须触发的剧情,是不是推掉它们对于主线没有影响,我原本打算靠你监控,找路绕过去的。实力那么强,费力推倒也没什么好处,风险高收益小,我们又不是在玩游戏,需要经验值升级。如果在和四凶的战斗中让主角团有损伤,更是得不偿失。”

“的确,绕过去比较安全。不过现在操心魔域之门这么遥远的事太早了。”7788愁眉苦脸的模样:“如果穷奇真的提前出现怎么办啊,周围能量波动太频繁,强悍的能量体非常多,我并不能一一确定风险。”

“穷奇出世并不是小事,”钱浅想了好一阵子之后才答道:“四凶应劫而出,可不仅仅与主角团相关,我要通知我爹娘和鸣鸾婆婆,让大家都注意点。”

“也好。”7788点点头:“还有你们师门,大家一起对付四凶,总比你们单打独斗强。”

“赤炎,”钱浅抬起头望向螭焱:“你确定有人在附近见过穷奇?穷奇出世不是小事,我们要赶紧通知师门。”

“我并未亲眼所见。”螭焱摇摇头:“但有耳闻。”

“不知附近镇守封印的师叔有没有收到消息。”玄靖和玄玉不约而同的拿出了千里传音符:“保险起见,还是给师父传个讯,看看咱们宗门要不要另派人来。”

“我传讯给我师父,”玄玉点点头:“师兄你联系一下流霞峪镇守的师叔。”

“我要告诉我爹娘。”钱浅也掏出了三枚千里传音符:“还要告诉家里的亲戚们一声,不知道青冠伯伯有没有带着悬铃木回去。”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p3r.dzhhyy.com  xdr.dzhhyy.com  kgw9.dzhhyy.com  pbsu.dzhhyy.com  w74e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