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一切都过去了,整个世界都被阳光照亮了,菱一也没事。

可他眼前,仿佛还是那黑暗之中,那一身藏蓝的道袍……那微弱得不堪一击,甚至不值得一提的凡人。

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挡在他身前的小女冠。

而就在前一刻,他才决定任她去死……只保全自己。

只想为自己而活,早在前一世,那些无尽痛苦的时光之中,他早就做了这个决定的。

此刻,他却有点动摇了。

【叮!徒弟霄沂黑化值-10,当前黑化值90,请小心警惕。】

只可惜,这一声难得的提示,菱一却没有听到。

舜华的虎身也坚持不了多久,变回了人型,浑身伤痕的躺在地上,侧着身子,整个背部都皮肉外翻,鲜血淋淋的。

这下当真是无法动弹了……他看着霄沂抱着菱一,呆呆的坐在原地,仿佛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

他不由得戳了戳霄沂的手臂,委屈的道:“大师兄……我也好疼啊,求抱抱……”

“……”霄沂回过神来,一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伸手摸出一颗丹药塞进了舜华的嘴里,“死不了。”

舜华本就一口气吊着,被这凌云谷的丹药独特的味道一激,面目扭曲,剧烈的咳嗽了一声,牵动了浑身的伤口,顿时白眼一翻,疼晕了过去。

这……他可不是故意的……霄沂也忍不住咳了一声。

一片静谧颓然之中,一个轻微的脚步缓缓的走了过来。

霄沂神色一凛,“谁?”

莫奈何缓缓的走进了,霄沂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原本是替你们收尸的。”莫奈何看了一眼这三个残兵败将,淡淡的道:“现在看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霄沂皱起眉头,不由得他不警惕,这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实在可疑。

“开个玩笑。”莫奈何面无表情……霄沂也根本看不出来这玩笑到底可笑在哪?

在霄沂警惕的目光中,莫奈何无可奈何的拿出了菱一的玉牌,他怕他再不做说明,霄沂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巴掌拍死他了事。

“看吧,之前菱一给我的。”莫奈何将玉牌丢给霄沂,然后趁他分神蹲下了身,抓着菱一的手探了探脉门。

一探菱一这脉搏,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这丹药果然太霸道了。”

菱一一身修为被吸了大半不说,起码损了五百的寿数……不过还好,金丹虽然生了裂缝,却没有碎,还能弥补回来。

至于寿数,只要菱一能顺利突破元婴,五百年也倒是不值一提了。

“走吧,不好好休养个几个月,她是别想下床了。”莫奈何的话让霄沂的心提了起来。

他知道莫奈何这个人是丹道圣手,只是现在的他……还不值得一提。

“我凭什么信你。”霄沂将菱一的玉牌收了起来。

这菱一就是爱乱送人东西,这坏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哦,在下不才……或许有幸能成为你不争气的五师弟。”莫奈何语气淡淡,表情淡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叫人有点牙痒痒。


i5hb9.dzhhyy.com  djr.dzhhyy.com  sb1fr.dzhhyy.com  0rg50.dzhhyy.com  o96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3aw3.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