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谁啊。”李二陛下好奇的问道。

“宣威侯爷,玄世璟。”李义府朗声道。

这下尉迟恭,程咬金,秦琼还有李孝恭几个武将可炸了窝了,就连李二陛下,心中也是咯噔一声。

“小璟儿前些日子送信回府说要回长安,估摸着差不多也到石城了,知道处默在石城,肯定是会去的。”尉迟恭说道。

“这些日子兵部都是谁在管事儿?怎么,李靖那老家伙走了之后,兵部就成这样了?兵部侍郎给老夫出来,今天老夫不揍你一顿,都对不起远在石城的铁牛和小璟儿。”程咬金这暴脾气,撸起袖子在朝堂上就准备打人,吓得兵部侍郎赶紧躲在自己同僚身后。

好在李孝恭和秦琼一直拉住程咬金,不然,朝堂之上打人,程咬金还真能干的出来。

“好了,知节,稍安勿躁。”高坐在殿首的李二陛下开口说道:“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石城那边的事情,兵部侍郎,自卫国公远赴汉州之后,兵部都是你在主事,说说吧,此事该怎么办。”

李二陛下这句话也算是给兵部侍郎找了个台阶下,只要他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程咬金也就安抚了下来。

兵部侍郎整了整有些褶皱的官服,手持勿板出列,躬身道:“回陛下,臣以为,石城远在陇西,距长安甚远,现在吐蕃两万大军已经到石城有段时间,无论长安这边作何反应,都已经来不及,不若就石城周遭的阳关,发兵前去。”

虽然知道兵部侍郎说的都是实话,可是程咬金的怒火依旧无法平息:“阳关关隘险要,先不说能发多少兵,从长安下令至阳关,就算是八百里加急,也要三四日,再从阳关发兵到石城,怎么说也得五天的时间。”

“说不定石城那边早就去阳关求援了,这也说不准啊。”说出这话,兵部侍郎的额头上已经隐隐有汗水渗出。

朝中上下,有谁不知道,陛下对于玄世璟,可是宝贝的很,还有这些年,长孙皇后的身体能够安然无恙,也全靠玄世璟从西昆仑捎回来的名贵药材养着,玄世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保不齐李二陛下就会发飙。

“罢了,八百里加急送信去汉州,告诉李靖,速战速决。”李二陛下说道,程处默也是个将才,守住石城些许时日,还是很稳妥的,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李靖大战场那边一战而定,震慑整个吐蕃,李二也相信李靖有这个能力。

“诸位爱卿,可还有别的事情要奏?”李二陛下开口问道,他现在心中还是有些记挂石城那边的,但却又很无可奈何,石城这地方说重要也不太重要,但是若说不重要,又是通往西域的一条商道,若是失了石城,影响不可谓不大。

殿中一片安静。

“既然这样,散了吧。”李二陛下说道。

站在一旁的德义高声喊道:“退朝~~~”

众臣躬身行礼,李二陛下起身便离开了太极宫。

退了朝,李义府面带微笑的出了太极宫,身旁好几个同僚,低声的聊着,偶尔目光还看向李义府。

与李义府交好的两个人,走到李义府身边,面带担忧的说道:“李猫啊李猫,你这下可把兵部得罪惨了,日后可要小心些啊。”

朝堂之中,多苟且之辈啊,虽然是寒门出身,李义府对这个看的可谓是透彻的很,不过这两个人倒是义气,没像其他人那样对自己敬而远之,心情还算是不错,李义府也就跟他们解释了两句。

“得罪兵部倒是没什么,但是你们要知道,玄世璟在陛下心中的重量,还有刚刚在朝堂上那几位公爷,哪一个不是把玄世璟当成自家后辈,你们啊,还是太年轻。”

挺晚李义府的话,两人一愣,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得罪一个兵部侍郎,而兵部的尚书是李靖,这事儿跟卫国公没关系,而得罪一个侍郎,换来的是几位国公和陛下的好感,这买卖值啊。

“哎我说,你这李猫的称号,还真不是白给的。”一人赞叹道。

李义府笑了笑,不做回答。

第十九章:长孙的作品

李二陛下回到偏殿,得知玄世璟在石城之后,心始终还是放不下来,两万对两千,现在也只寄希望与李靖了,李二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去立政殿走走吧。

立政殿里,长孙皇后正卧在榻上,手上拿了个线圈,飞针走线的在绣着东西,旁边放着一个信封,已经被打开,看样子里面的内容长孙皇后已经看过了。

李二陛下走进立政殿,跟在身后的德义也不再高呼什么陛下驾到,这些年,已经成了惯例,但是每当李二来,长孙皇后总能知道,这也许就是他们夫妻之间的默契了吧。

“看观音婢你如此的清闲,朕还真是羡慕的紧呐。”李二面带微笑的走到长孙皇后身旁坐下,端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水,嗯,还是热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yoahd.dzhhyy.com

x53.dzhhyy.com  nx6.dzhhyy.com  6dc.dzhhyy.com  sn9.dzhhyy.com  4py7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