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老太有力助他,尤其得知班曦婚旨上立了个死人后,更是浑身提劲,只待茶青方圆满办完差,她就去宫里助他一臂之力。

关家兵权已交,亦无功高震主的主将,家里现在既有战功荣光,又无威胁班氏正统之隐患,收养的十几个孩子,皆在朝中合适的位置当差,可谓是,既不会被皇帝看轻了去,也不会让皇帝忌惮。

等皇帝成熟些,走出昔日迷潭,就会发现,身边就有个合适的人选,能堪大任。

关老太与班曦聊了许久,班曦虽觉无趣,但难得有次机会放松,也就没送客的意思。

茶青方就站在一旁,接过长沁的差事。

递茶递帕子,班曦动一动,就有腰枕送上,不可谓照顾不周。

关老太笑眯眯看着,正要当着皇上的面夸上几句,就在这时,门外慢悠悠走进来一只白猫,只尾巴尖一点墨黑,耀武扬威走进来,跳到了班曦的怀中。

班曦一笑,手指挠了挠它下巴。

茶青方道:“陛下怎养猫了?”

“这猫如何?”

“虽毛色普通,但双目有神,是个英武的。”茶青方说。

“嗯,叫沈石生,是朕从石头缝里救出来的。”班曦说,“说是像朕。”

关老太人精似的,听一耳朵就知道怎么回事,也不多说,只夸:“陛下恩泽万物,自然是像的。”

“对,朕如今,是它的衣食父母。”班曦说罢,想起清早和沈知意的约定,勾了勾手,叫来长沁,“莲湖的舟都备了吗?”

“备了。”茶青方一回来,长沁也不似之前那样活络,敛了眉眼乖乖说,“就是沈……呃,沈帝君吹了风,身子不适。”

班曦愣了愣,有些失落道:“他那副身子,真会败兴……”

话虽这么说,但茶青方却听出了一点情意来。

这让他心里发慌,抬头看了眼祖母,茶青方沉下心,说道:“陛下,是想去莲湖泛舟?”

“若再不去,怕是明日那湖面就结冰了。”班曦想了想,说道,“一时兴起罢了,长沁,长沁你过来,叫太医院的人去给他看看。”

“诶!”长沁弓着腰,小步跑走。

茶青方背着手,腕上青筋凸起。

午膳过后,茶青方送关老太。

班曦转着她的蓝宝珠串,托着沈石生,慢悠悠散步到华清宫探望。

进了殿,就闻见一屋子药味。

班曦站在门口,皱眉道:“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又病了?”

“抱歉。”沈知意躺坐在床上,撑着胳膊,刚吐完半碗药,他伸手把发丝挂在耳后,轻轻呼出口气,擦了眼角的泪碎。

“……怎么了?”看他吐完,班曦才坐过去,伸手轻轻擦去他唇边的药汁。

“头疼。”沈知意说,“吹了凉风。”

他中午见出了太阳,就在院子里陪沈石生玩了会儿,但没多久,忽然眼前一黑,似有许多东西拥挤着要钻到他的头里来,剧痛之下,他昏了过去。

班曦说道:“本想午后带着你泛舟湖上……你休息吧。”


s2w.dzhhyy.com  1ylbj.dzhhyy.com  rfiu.dzhhyy.com  7p4f9.dzhhyy.com  59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xevr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