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失个屁,这里又不是你家。”郝摇旗对他之前一句骂人话并不在意,“你瞅啥呢?对面官军里难道有小婆姨不成?”

崔树强挠了挠光溜溜的脑壳——他很早以前因为不讲卫生,生过疥癞,病好了,头发却从此不长了——歪头歪脑道:“格老子的,属下看对面上蹿下跳,好不顺眼。”在汉中做贼做了近十年,他不止一次来去川陕,耳濡目染下,也带着些四川口音。

郝摇旗听罢,咧嘴笑了:“你个瓜皮,说话不过脑。你问问四周兄弟,哪个看对面能顺眼了?”说着,还调侃一句,“既然看不顺眼,怎么不过去料理料理?”

他本当一句玩笑话说出,孰料崔树强闻言,脸色陡转,肃然道:“我正有此意!”

“嗯?”郝摇旗一愣,“你说啥玩意儿?”

崔树强活动了下脑袋,又把两手的指节撑得“咔咔”作响:“属下愿意带些弟兄,先冲过江,为千总清路!”

虽然对方话语恳切,郝摇旗头却摇得像拨浪鼓:“不成,你不成。”

“怎么不成?”崔树强急了,他最厌恶别人瞧不起他。实际上,他最开始之所以落草为寇,起因便是受不了同乡伙伴所激,当街刺杀了招摇过市县吏。如此人物,如何受得了轻视?

郝摇旗知道他心气高,以对待其他小兵从来没有过的耐心向他解释:“总兵说了,江对面的王八羔子准保备下了火炮候在桥那头。咱们过去,就是自寻死路。”

谁知崔树强撇撇嘴道:“属下不要从桥上走。”

“怎么说?”郝摇旗双眼一下睁大了。但看眼前,一条江,一座桥,就别无他物。这崔树强口气好大,不从桥上走,难道从天上飞过去?

“属下带人从江里游过去。”

“游过去?”

“嗯。千总不知,属下入营前,在汉中当了好些年的水鬼,这水性嘛,嘿嘿,人送外号‘浪里白条’。”崔树强是在汉中被赵当世收编的,之前,他已经纵横汉中好几年,且主要的活动区域,就在以汉水为主干的汉水流域。这片流域水网密布,船流量很大,他带着一帮弟兄,活跃于此间的大小江河,没少捞油水。

郝摇旗闻言,仔仔细细打量了下崔树强,只觉他圆脑溜肩,落到水里,怕真就是一条活鱼,当下信了五六分。

崔树强看他似乎动心,加一把劲儿道:“这里还有十几个我之前的老兄弟,也是个个长蹼长鳍的。千总你再找找人,这里两千人,少说也能凑出一百个精通水性。”

郝摇旗越听他说越觉得有戏,脑袋“咔噔”一下,忽然想到一个点。他生怕自己被打岔忘了,一边扶着脑袋,一边对崔树强道:“你且住,我想到一事,需得与总兵说。你……你不妨先去搜罗那些老弟兄,我片刻即来。”说完,急匆匆走了。

崔树强见势,大喜过望,满口答应。郝摇旗走后,他吆五喝六,四处穿梭,从各个不同的司、队里拉人,几乎视那些个队长、百总为无物。那些军官既怕他心狠手辣,又听他满口放炮像是得到了郝摇旗的默许,就都听之任之。故而,崔树强一个小兵,这当口穿来走去,旁若无人,看模样倒比个把总还威风。

过不多时,郝摇旗回来,见崔树强已经拉起了十几号人聚成个圈等在那里,先打了声招呼。十几个兵士头一遭与千总靠得这么近,个个心情激荡,有的偷偷看向神气活现的崔树强,似是因有这个面子足朋友而与有荣焉,也似对他能和郝摇旗面对面说话而感到羡慕。

“总兵说了,给你个机会。”郝摇旗看上去像小跑过来的,微微喘着气,“你这里十……嗯,我再去抽个二十人给你。”

崔树强听到“给你个机会”五个字,一阵狂喜。他在下面过得快活,心却没有懈怠,他每日每夜所渴望的,就是“官复原职”。这不单单是对于职位的追求,更重要的是向他人表明,他崔树强是配得上当初那份职位的。所以,作为一个排头兵,每次作战,他都拼死战斗,希望立下功勋,好一步步再爬回去。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分明知道,作为先遣队,要面对的危险系数比之战阵上的排头兵不知要高多少倍,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提出了请求。于他而言,命可以不要,但应得的荣誉与肯定,半点也不许旁落。

“总兵的要求,游过去,冲了桥那端的守备,一旦得手,我会立马接应。”郝摇旗不痛不痒说着,可崔树强清楚,这短短一句话的安排里,有着多少困难与危险。

只是,这是总兵徐珲派下的任务,“给你个机会”也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机会”是什么,不言而喻。崔树强可以放弃其他的所有机会,但只有这个机会,对他来说是千载难逢、不可错过的良机。他以斩钉截铁的态度回应:“属下晓得!”

郝摇旗脸上闪过一丝忧色,不过转而振声道:“总兵说了,此战若胜,先遣队必为首功。所有人升一级,赏银百两!”言及此处,目光斜向崔树强,“若有罪在身者,既往不咎,官复原职。”

崔树强抱拳躬身,咽了口唾沫,现在,他丝毫没有恐惧,满脑子都是戴罪立功的兴奋与喜悦。他甚至暗自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锅炉里的一块炭火,开始灼灼升温起来。

为了避人耳目,崔树强等人以及后续被择选出来填补入队的水性好者都陆续撤到了后列,藏到了密林中。他们全都悄摸声儿的换下了甲衣,取而代之或一件单衣蔽体,或干脆像崔树强一般,除了一条犊鼻裤,余皆赤裸。

十月份,天气已经转凉了许多,可崔树强浑身滚烫,自我感觉都要冒汗。他喝醉酒般涨红着脸,引着三十来名手下从后方偷偷转移。除却卸下了不便于游水灵动的甲胄,他们也抛弃了长枪大刀,基本上都只携带了一把短刀或者手持上了弦的一件弩机。仅凭这样的装备,能在对岸掀起多大的风浪,或者说,是否能如预期那样,顺利摸到官军的眼皮底下而不被发现?郝摇旗包括徐珲乃至于那二十多名先遣队成员,谁心里都没有底。

只怕现在众人中,信心最足的,就算是先遣队的队长崔树强了。

江水很凉,在跨下水的那一刹那,崔树强全身就如触电般震颤了一下。继而,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将整个人,降到了水底。

67广元(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gbyu.dzhhyy.com  0jkpe.dzhhyy.com  ol8w.dzhhyy.com  rq3.dzhhyy.com  cw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