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个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本就是傅家理亏,又有林家人在旁虎视眈眈,傅家哪里能不答应。因此心中虽不愿,傅老爷还是点头同意了林善舞回娘家。只是心里还在感叹,儿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竟还不忘谨守规矩,可见这孩子品性有多好,这么好的媳妇,家宝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一边在心中骂傅家宝缺眼光没福气,傅老爷一边走出包厢送林家人出去。

所有人都围着林善舞,所有人都在关心林善舞,躺在地上的傅家宝却无人注意。他眼睁睁地看着众人送林善舞出去,却连个扶他起来的人都没有,有些怀疑起自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做梦,为什么受伤害的是他,被呵护的却是施暴者林善舞?

福安楼客人多,要换做平日,这般大的动静肯定引得许多茶客摩肩擦踵地看热闹,但今日是端午节,又刚好在赛龙舟,人群吆喝声、鞭炮声、锣鼓声一阵接一阵,傅家宝那点动静,自然就被忽略了。

傅老爷送走林家人回来,发现自家包厢里发生的事没有引人注意,不由松了口气,他走进包厢,这才发现辛氏已经将那些家丁安排好并责令他们不能将今日之事泄露出去。

辛氏做事,他向来是放心的,只是刚刚感到些许欣慰,他就看见了瘫坐在那里的儿子,不由气不打一处来,让人押着儿子回到家中,他厉声问道:“好好的你怎能又闹事?也亏得儿媳心性好只是轻打了你几下,要换做其他女子谁能忍?这么好的媳妇你怎么就不知珍惜?”

傅家宝身上的痛楚好不容易缓过来,他正想着今日的事,觉得自己这回可能真的误会了林善舞,紧接着就听见傅老爷说出这番话,他傻眼了,什么叫林善舞心性好?什么叫只是轻打了他几下?他痛得死去活来,他被打得像只猴儿一样上蹿下跳,结果他老子竟然还能说出这番话,到底谁才是他儿子?

傅老爷一看傅家宝那眼神就知道他还没有悔悟,想起可能会提出和离的儿媳,他心中真是又痛又悔,早知道他上次就不该心软,要是失去了儿媳,他这蠢儿子上哪里再找这么好的媳妇?

傅老爷痛定思痛,这回终于没再手软,而是取了藤条将儿子抽了一顿,还没收了他所有武侠话本。

又一次被打的傅家宝满腔郁愤,终于忍无可忍,在三日后的一个夜里,收拾东西跑路了。

本少爷找姥姥去!

第22章

当傅家宝被按在条凳上抽打时,林善舞已经跟着林家人回到了乐平村。

送他们回来的傅府管家一个劲儿地说好话,希望他们能够原谅傅家宝,临走前还满脸希冀地看了林善舞一眼又一眼。若不是林善舞上辈子在江湖中漂泊多年,颇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只怕就要以为管家看穿了她的真面目。

而在林家住了两日,林善舞几乎每天都能听见林父林母对傅家人的抱怨,而这天傍晚一家人吃饭时,林家兄弟俩又谈起了傅家宝,林家的两个媳妇也参与其中,众人围在一起将傅家宝骂了个狗血淋头。无论如何,如今林善舞都已是傅家的媳妇,他们不好当着管家的面骂他们家少爷,只能关上门来发泄一下怒气

林父林母后悔当初为何要答应婚事,林家兄弟俩自责上次没把傅家宝狠狠打一顿,林家两个媳妇则有些担忧地看了林善舞一眼,林家大嫂说道:“爹,娘,不管怎么说,大姑都已经是傅家的媳妇了,现今咱们骂也骂了,接下来是该好好商量怎么让大姑在傅家过上好日子。”林家大嫂是个爽利又心细的人,方才她是骂傅家宝骂得最凶的那个,现在也是第一个提出帮林善舞经营好日子的那个。

听了这话,林家的大人都看向林善舞,三个几乎把脑袋埋进碗里的小娃娃也朝着林善舞看了过去。

林善舞见到这样的画面,心中暗暗觉得傅家宝可怜,毕竟从傅家宝的角度看,他还真没有做错。她摇摇头,说道:“这事你们就不必为我操心了,也不要再骂傅家宝了。我是不会吃亏的,傅家宝在我手里翻不起浪。”她说着,去厨房拿了留给林善睐的饭,往林善睐的屋子走去。

林善舞走了,林家人却还惊讶地回不过神来,他们都在思量大丫头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傅家宝害怕林善舞?林家人有些不敢置信,但是仔细想来,却又觉得有些道理,上回傅家宝被傅老爷押着来赔礼,那模样倨傲得很,一送林善舞屋里,好嘛,立刻就老实了。还有端午那日,他嘴里虽在胡说八道,但是看向林善舞时明显是有些惧怕的。

林家人暗暗商量了一会儿,林家大哥喃喃道:“我还以为大妹嫁出去后变了性子,却原来根本没变呐!”

林家二哥点头道:“可不是嘛吗,还和从前一样霸道,只是不像从前那么笨了。”

林父林母听了这些话,终于稍稍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咱们家丫头不被欺负就好。”

林大大嫂若有所思道:“只是这傅家宝,瞧着好似傻了点。”

林家大哥往嘴里扒了口饭,道:“傻才好,咱们妹妹才不会被欺负。”

林善舞捧着饭菜走出那一家人吃饭的堂屋,微微松了一口气。她不是原身,坐在那堂屋里面对着林家人,总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不能对那些人说的是,其实她心中充满了对傅家宝的羡慕。或者说,自从她代替原身留在傅家后,她就一直在偷偷羡慕傅家宝。生在一个优渥的家庭当中,虽然亲娘早逝,但是傅家几乎每个人都是真心实意地关心他,看着他长大的管家为了他也能舍下脸面向林家人求情,辛氏虽是继母却因为担心傅家宝多心所以一心想把管家权交到她手里,傅老爷表面看不上这个纨绔儿子,却总嘴硬心软不敢真对他下狠手……

林善舞真的很羡慕,她不止羡慕任性妄为却仍享受着那么多人关爱的傅家宝,她还羡慕明明品行不端却仍有护着她的家人……而她从现代社会走到这里,却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人,这种来自家庭的温暖是她渴望却一直得不到的。

走到林善睐的屋子附近,林善舞不由看向那个傅家宝曾经蹲过的窗下,想起这人走到哪里都活蹦乱跳的鲜活气,她的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生气,傅家宝是她的第一次尝试,只希望,这人不要叫她失望。

她看着那窗子,脚下也不知不觉偏移了几分,回过神后她微微摇头,正要绕回林善睐的屋门处,却忽然听到林善睐的屋子里传出男子的声音。

林善舞眉心微微一蹙,她看着那禁闭的窗户,不由走近了几分,目光透过木窗的缝隙,隐约看见本应躺在床上休息的林善睐此时坐在床边,而她的床上,正躺着一名陌生男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upztc.dzhhyy.com

yic.dzhhyy.com  rw1s.dzhhyy.com  8tc.dzhhyy.com  ndif.dzhhyy.com  in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