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听说程咬金也在庄子上,承乾来了多久,程咬金就在庄子上住了多久了。

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不多了,得见见。

玄世璟和晋阳出了屋子之后,李二陛下又见了李恪和李泰兄弟两个。

兄弟两人一路上风尘仆仆从封地赶到长安来,等到事了守完了孝,他们还要回去。

长安城这地方,哪儿能容得下他们两个,这次回封地,李恪还要带上他母妃。

不然的话,留在长安,没地儿去,总不能跟那些无有所出的妃子一样,去感业寺吧?

至于李泰,他依旧是孤零零的回封地,他的母后,得留在长安城。

太后在长安,不能走,而且,长孙太后也不想走。

约莫半刻钟的功夫,李泰和李恪也出来了,几位李二陛下惦记着的公主驸马又进去了,在他们之后,才是程咬金。

等到程咬金出来的时候,李二陛下的精神头已经不行了,整个人也浑浑噩噩的了,他没有说再想要见谁。

李承乾便带着临安进了屋子,长孙太后也进去了。

没一会儿,屋子里就传来李承乾凄厉的叫声。

“父皇!父皇!~~~”

听到这动静,院子里的人,纷纷跪在了地上。

临安满脸的泪水,走到了房间门口。

“太上皇龙驭宾天~~”

“太上皇,龙驭宾天~~”

一连着喊了三声音,院子里的内侍也朝着院子外头喊,一层层的,传到了门口。

整个府邸里的人,全都跪在了地上,而在门口等着的三省六部的朝臣们,也都纷纷跪了下来。

天已经黑了,整个府邸之中,却是灯火通明。

天空之中飘起了零零散散的雪花,落在了地上,也落在了人的心里面。

入冬了,下雪了。

府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哭作了一团。

两刻钟之后,礼部的官员才打起精神来,躬着身子,来到了屋子里面。

人已经走了,接下来的事儿,就是他们礼部来办了。

“参见陛下。”礼部尚书来到屋子里,跪在了李承乾的面前。

李承乾跪在床榻前头,伏地痛哭,长孙太后也在一旁,旁边的宫女一直扶着她,才勉强没有倒下。

而外头,晋阳窝在了玄世璟的怀中,泣不成声。

玄世璟的眼泪,也是决了堤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伤心的,因为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dvon3.dzhhyy.com  1yxv2.dzhhyy.com  028.dzhhyy.com  6h6.dzhhyy.com  xp2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ukzl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