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不能问,她不能露馅。

于是她忧心忡忡道:“那好吧,如果您有颜言的消息,能麻烦告诉我吗?”

罗烨盯着她,没有说话。

宁书雪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对不起,虽然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但是我很担心颜言。”

“你可以亲自问她。”罗烨淡淡说完,喊了制片人和导演去一旁谈话。

剧组其他人陆陆续续散了,宁书雪还想留下来听一听制片人他们说了什么,却见罗烨那个助理冷脸望着自己。

宁书雪的脸僵了一瞬,随即对他露出微笑,慢慢转身,和自己的助理一起离开。

直到看见宁书雪走了,导演才又问:“那妹儿的手咋样了?”

此时罗烨那石头脸才软化了一点,答道:“没事,皮肉伤,没伤到筋骨。”

“也要留下疤啊。”导演气馁。

这罗烨就不知道了,总之段瑞打来的电话,语气听着十分轻松。

“还是谈谈宁书雪的问题吧。”罗烨另开话题。

制片人叹气,他也为难。

顾氏娱乐是老牌娱乐公司,却没想到送来了这么一个女演员。

“我这边代表澄心,要求换人。”罗烨严肃道。

制片人和导演面面相觑。

医院。

颜言手上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了,医生正在给她裹纱布。

“你这点伤口怎么就流了那么多血?我看到还以为手掌都被切断了。”医生一边干活一边调侃。

颜言尴尴尬尬的笑了笑。

伤口这么浅,是因为她用异能治疗过了。

要不是她收着点儿,这会儿伤口估计连影子都要看不到了。

“伤口别碰水,我看明天就结痂了,也不用上药,保持干爽就好。”

“好。”颜言答应着。

鹿鹿还有些恍惚,从她看见颜言被清洗干净的伤口以后,就是这个状态。

她实在不能相信,那么多血最后只是一个皮肉伤。

“鹿鹿?”

“啊!”鹿鹿猛然回神,看了看已经准备收拾东西下班的医生,担忧道:“要不要开一点补血的药?流了那么多血。”

医生扑哧笑了出来:“这么点伤口就流了这么多血,小妹妹你放心,你姐姐肯定不贫血。哦对了,要么去查一查血压?小伤口流这么多血也不正常,查查是不是血压过高。”

颜言“呵呵”讪笑着,拉着鹿鹿就要走。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ewvh.dzhhyy.com  5tt.dzhhyy.com  vxl8i.dzhhyy.com  8q4a.dzhhyy.com  c7ny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