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子想了想也对,也许是那位爷今儿心情不好,大概是看他家小徒弟年纪小,一副好欺负的样子,拿来逗着玩。想到这里,喜子安慰钱浅道:“小五子,你也别委屈。咱们干的就是伺候人的活儿,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位已经算是脾气好的了,至少没有喊打喊杀的,忍一忍没什么过不去的。”

钱浅点点头,正迈步要走,喜子突然又说:“那位公子怎么上来就吩咐你去看水牌,难道他知道你识字,你不是不认识他吗?”

钱浅心里想:怎么知道我识字,那还用问吗!绝壁是跟着晏桁的那位笑面虎大叔说的啊!!这么尴尬的问题要怎么回答啊!!!

她想了想,答道:“我想那位爷吩咐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我是不是识字吧?还好我识字,不然也不定生出什么其他法子来整治我。”

喜子听完点点头,觉得十分有道理,这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小姐们惯会想一出是一出的难为人,想想也不奇怪。

钱浅跟大掌柜汇报了,说陈小将军一桌让掌柜的看着置办。冯掌柜极其重视的整治了一桌子精致菜肴,晏桁和陈静和却只是略略动了几筷子而已,就一直在忙着聊政事。

钱浅抱着茶盘子找了个即听不见他们说话,又不算太远,能及时应付他们吩咐的地方站着。这是喜子吩咐她的。晏桁整治了钱浅一番后,二楼的几个跑堂都晓得这位少爷今天一定心情不好,所以都不愿意上去触霉头。

大家一商量,觉得反正钱浅已经触过霉头了,再倒霉也就这样了,再加上陈小将军他们也没嫌弃她一个学徒去伺候,就干脆让她去专伺候那桌了。于是可怜的钱浅就这样呆呆戳在这里,抱着茶盘子等吩咐。

晏桁跟陈静和一起讨论京里的形势,聊着聊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很长时间没看见那个丑丫头了,于是他偏头扫视一圈,发现钱浅正抱个茶盘子,站在远处。他不禁皱皱眉,开口吩咐道:“过来一点,站那么远做什么。”

“是!大爷!”钱浅虽然嘴上答应得痛快,但是其实一点都不想靠近。妈蛋,谁知道这位皇子大人和他的将军表哥在嘀咕什么,万一不小心听到啥不该听的,被灭了口咋办!!!

“你在磨蹭什么?!站那么远,要怎么听吩咐。”晏桁见钱浅慢吞吞的一点一点蹭过来,立刻把脸拉得老长,一脸不高兴。钱浅见状就像被踩了尾巴,蹭一下窜到桌前,眨巴着眼睛盯着晏桁等吩咐。谁知等了半天,也没见晏桁吩咐出个一二三来。这位大爷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又回过头去跟陈静和说话了,留钱浅一个人站在桌边,走也不是,呆着又尴尬。

晏桁用余光瞧着钱浅坐立不安的样子,觉得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好玩儿了,不禁又起了耍弄她的心思,略想了想,又开口吩咐:“去流云斋买一盒松仁山药糕来,要新鲜出炉的,一刻钟必须回来。”

钱浅点点头,很痛快的转身就走了,她心想,就算跑腿也好过跟个木桩子似得戳在桌子边上看晏桁吃饭聊天。

上账上支了钱,钱浅一溜烟向着流云斋跑去,流云斋其实也在朱雀大街上,离状元楼并不远,仅仅是斜对面而已。晏桁靠在窗边,将视线投向窗外,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小丫头兔子一样向流云斋跑去。

陈静和有些不解,问道:“怎么想起吃糕点了,不如让冯掌柜上一盘状元糕。”

晏桁摇摇头,答道:“没什么,有趣而已。”

“啊?”陈静和觉得这个答案有点匪夷所思,吃糕点能有多有趣,除非……有趣的并不是糕点,而是那个干巴巴的小丫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解释,陈静和觉得自己真相了……

钱浅刚刚跑到流云斋门口,头一眼就先看见了身着湖绿色纱裙,如一支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可人的……白流霜!!!身边还是带着那个没礼貌的小丫鬟,也站在流云斋门口打算进门。别说,身着女装的白流霜,看起来似乎更漂亮了一些,不过钱浅也没工夫多看,状元楼里还坐着一位大爷,等着整治她呢。

因此钱浅脚步没停,直接跑进门去,站在柜台前对着伙计说道:“快快,给我拿一盒新鲜出炉的松仁山药糕,我赶着回去。”

流云斋的伙计看钱浅穿着一身状元楼的跑堂制服,知道她是被人打发来跑腿的,也没多话,快手快脚的给她装糕点。

正在这时,白流霜也进来了,并没有看向钱浅和流云斋的小伙计,反倒对着掌柜的说道:“掌柜的,包两盒糕点,一盒松仁山药糕,一盒芋泥荷花糕。”

流云斋的掌柜的亲自走来往柜台里看了看,向白流霜笑道:“小姐,对不住了,现下松仁山药糕不足一盒了,您看要不要在小店喝口茶,稍等片刻,新糕点再两刻种就好了。”

白流霜尚未有什么表示,她身边的小丫鬟就先看见了流云斋小伙计正在给钱浅装盒的糕点正是松仁山药糕。也许是因为这是在流云斋的店铺里,也许是因为钱浅穿着状元楼伙计的制服,这一次,那小丫鬟并没有上来就呵斥她,反而拿手指指钱浅,示意白流霜:“小姐,您瞧……”

第23章:大爷,我就跑个堂(23)

白流霜看了一眼钱浅,并不屑于与她搭话,回头询问流云斋的掌柜:“掌柜的,我看这山药糕是尽够的。”说完看了一眼钱浅的点心盒。

掌柜的知道她的意思,顿时就有些为难,钱浅是先来的,论理怎样他都该让钱浅先买。可是瞧着白流霜这个架势,知道也不会轻易退让。于是掌柜的寻思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位小姐,那个小伙计是状元楼的,想是酒楼里有客人打发他来跑腿的。要不我跟他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让给您。”

流云斋的掌柜的寻思,钱浅一定是被派来跑腿的,如果客人不急,倒是有商量的余地,让她在这里等上一时半刻也不打紧。反正当伙计的回去也是干活,在这里等点心,说不得还能偷会儿懒。

于是掌柜的准备过去跟钱浅商量一下。谁知还未开口,钱浅先摆手:“不行啊掌柜的,若是平常,晚上一时半刻肯定不打紧,可是今天的客人要求一刻钟之内必须送上桌,您下一炉要两刻种才好,回去晚了我吃罪不起啊。”

掌柜的闻言理解地点点头,这种事儿常有,他们店里的点心号称京城第一,附近几个酒楼经常会有客人打发伙计过来买,遇到着急的客人,跑腿的小伙计的确是不敢得罪。于是他也没过多纠缠,回头望向白流霜,问道:“这位小姐,您看……”

白流霜见状,只得亲自对钱浅开口,温温柔柔的说道:“这位小哥,我本不欲与你相争,若不是今日确有急事,便是让你也无妨。不过,若你回去晚了确实也为难。这样吧,你回去之后便可说,是将点心让与白尚书家的小姐即可,想来你的客人也不会太过为难与你。”


auua5.dzhhyy.com  tvp.dzhhyy.com  x8r.dzhhyy.com  cvlak.dzhhyy.com  3vfo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seyn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