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难怪钱堆跟燕来楼的账要积攒下来隔一段时间再结清,任谁去谈生意都不会拉着一箱子钱过去吧......

从门外的拴马柱上将马的缰绳解开,玄世璟扶着晋阳上了马,随后自己也骑着马跟晋阳肩并肩的向燕来楼走去,钱堆和尚品坊的伙计驾着车跟在后面。

上午时分的燕来楼几乎是门可罗雀,刚刚褪去夜间的繁华,白天的燕来楼不过是个普通模样的酒楼罢了,只有到了下午或者是傍晚,燕来楼才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停在燕来楼门口,里面的小厮见有人来,连忙出来接待,见到是玄世璟还有钱堆,连忙笑道:“侯爷。”随后转向钱堆:“钱掌柜好,今儿个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钱堆呵呵一笑:“不管是什么风,总之是好风,这不来给你们燕来楼送钱来了嘛,玉心姑娘呢?”

“我们老板在还在休息呢,您稍等,我马上去支会一声,几位先里边请。”小厮说完,动作麻利的将玄世璟三人请进了燕来楼,外边仅剩下尚品坊的两个伙计看守着那两大箱子铜钱。

看样子昨天晚上秦玉心睡的也不早,不然都这个时辰了还在歇息。

等了良久,秦玉心才收拾妥当从三楼走了下来。

“今儿个来的可都是稀客啊。”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秦玉心见大厅里面坐着的三人,笑意盈盈的说道。

“怎么会是稀客呢,昨天不还来过嘛。”玄世璟笑道:“其实今日来,主要是想找冰月姑娘的。”

“伙计们真是不懂事,若是找冰月,直接通知她便是了,让侯爷您等了这么久,还去打扰奴家的美梦,看来得好好说道说道他们了。”秦玉心笑道。

“玉心老板,今日可不光是我家侯爷来找冰月姑娘,我这个小掌柜的,这不还给你送钱来了嘛。”钱堆对着秦玉心说道,示意秦玉心看向门外的马车。

看到门外的马车,秦玉心眼睛一亮:“哟,钱掌柜今儿个怎么也有空来我这燕来楼了,钱什么的倒是不着急,就是钱掌柜您,倒是有两个多月没过来了吧。”

“这不是最近都没什么大买卖嘛,下次,若是有客人,一定带到你们燕来楼,玉心老板是不是得给我便宜便宜啊。”钱堆脸上堆满了笑容。

“您这话可就太看得起奴家了。”秦玉心语气中略带酸气:“现在满长安城谁不知道,您钱掌柜都把玄武搂给收了,那以后有生意,还不是尽着您自个儿家做啊,哪儿还顾得上奴家。”

“哪儿能啊,玉心老板您这燕来楼可是我的宝地,日后来往的地方,可多着呢,您不会嫌弃区区在下这边庙小吧。”

闻言,秦玉心幽怨的看了钱堆一眼:“唉,是奴家这燕来楼地方小,都快请不来您这尊大神了。”

玄世璟和晋阳站在一旁,看着秦玉心和钱堆你来我往的说这话,怎么看都觉得有股不明的意味在里边。

看看,这语气,这神态,这表情,这气氛。

这......绝对是有情况啊!玄世璟心中有些好笑的看着钱堆。

第一百二十八章:做公益的想法

看看时间,玄世璟不得不打断钱堆和秦玉心之间的叙旧,说道:“钱堆,你跟玉心老板娘的事情一会儿你俩找个房间单聊,我和兕子一会儿办完事儿还要回书院。”

“是,侯爷。”钱堆连忙退到玄世璟身后,心中暗骂自己竟然跟秦玉心在一边掰扯半天把自家侯爷给忽略了,这妖精!

玄世璟和晋阳还有钱堆跟着秦玉心便上了三楼,敲了敲秦冰月的房门,便听到一声清脆而又清冷的声音。

“进。”

秦玉心推开房门,将玄世璟三人请进了房间里。

“侯爷?李公子?这位是?”虽是疑问,但秦冰月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样波澜不惊。

“这是我府上的掌柜的,钱堆,跟你们燕来楼也有来往,哦,应该是跟玉心老板娘来往的比较多。”玄世璟笑道。

“咳咳。”钱堆闻言,不自在的咳了两声。

“不知侯爷近日来,所为何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relpq.dzhhyy.com

rar.dzhhyy.com  vowe.dzhhyy.com  flb.dzhhyy.com  475.dzhhyy.com  5jy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