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丫枝把手机还给路小军,说道:“儿子,你能知恩图报,能为你褚姐姐打抱不平是好事。妈妈年经大了,看问题的看法可能跟你有一些出入。你要是觉得有点道理,你听。要是觉得没道理,你不听。”

路小军点了点头。

黄丫枝目光幽远地看着远处的夕阳,“要是你在昨天跟我说这些,我的想法跟你一样。今天我出门买菜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人要跳江。我其实观察了他们很久,直到他们准备跳下去,我才出声阻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跳江,但一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你给我看的这些新闻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人这辈子难免会发生错误,聪明的人同样的错误犯了一次之后不再犯了,笨的人要连续犯很多次。错误积累到了他们无法承受的时候,他们才会幡然醒悟。在我看来,陆默和刘婉宁有了回头的意思,我们给他们一次机会。”

“那褚姐姐怎么办?她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背着她收留害她的人?你知道陆默和刘婉宁以前都干过什么吗?他们在褚姐姐很小的时候把她赶出家门,褚姐姐的工作有起色的时候他们卖了褚姐姐的设计图,差点让褚姐姐身败名裂。之后还有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他们干的。明明是他们毁了褚姐姐一辈子,却一直以受害者自居,说对褚姐姐有多好多好,根本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黄丫枝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才说道:“你长大了,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我也不觉得你的想法不对。我已经答应收留他们了,我说话得算数,让他们在咱们家住几天。等他们情绪稳定一点再让他们离开,否则咱们成了间接杀了。你说对吗?”

路小军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然后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什么话也不说。

黄丫枝握住他布满薄茧的手,两只手掌轻轻摩挲着,也不再说话。

路小军和黄丫枝回到家时,已经点了。

家里的灯都是黑的。

两人不明所以的打开灯,家里已经没有陆默和刘婉宁的身影。

玄关处的鞋架也没有两人的鞋了。

路小军和黄丫枝面面相觑,黄丫枝敲了敲陆默和刘婉宁所睡的房间。

门吱呀一声开了。

房间内的被褥铺得整整齐齐的,根本没有人碰过。

路小军叫道:“妈,这里有他们留下来的纸条。”

黄丫枝忙走了过去,接过路小军递过来的纸条。

“小黄:

非常感谢你在我夫妇二人轻生的时候出现,救了我们的命。在你家里住的一下午,让我们回想起了很多好的时光,也有了重新面对生活,面对生命的勇气。

我们走了。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去寻死,我们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了新的目标,我们会好好生活,像你和小军一样活得平静而知足。

要是没有再遇到你,遇到小军,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原来对生活的设想是多好的简单,多么的朴实。

谢谢你!

陆默、刘婉宁留。”

黄丫枝看完之后,猛地松了口气,“希望他们真的能像信里说的那样能好好的活着。”

路小军:“我希望他们别再闹什么幺蛾子了,褚姐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被他们祸害。”

“行了,你去睡觉吧。杂物房我重新布置好了,装了台空调,你去睡睡看。”

路小军高兴地朝杂物房走了过去。

平时堆满了杂物的小房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非常整洁。

屋子很小,但因为有墙纸的关系,并不觉得小。

小桌子还摆了一个透明的小花瓶,里面插了一朵小花,让整个小房间显得异常的温馨。

黄丫枝给路小军带房门,自己也回房洗漱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qb.dzhhyy.com

meh.dzhhyy.com  al5m.dzhhyy.com  0063.dzhhyy.com  iak.dzhhyy.com  hvf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