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漫天遍野的宝具唰的分了两路,数量巨大的刀枪剑戟下雨似的砸在了无形的风王结界上,噼里啪啦的蛮力怼的骑士王甚至还往回退了两步。

剩下那些气息格外可怕的玩意儿去向不变,在某个光辉闪过锋刃的刹那后,嗖嗖嗖的冲向了森林入口一脸茫然的少女。

吉尔伽美什无可无不可的站在高处打了个哈气,觉得为王者果然是孤独的,偶尔善良一次,这些人居然不知道感恩戴德……

那边厢,早就趴在地上救人不能的助理小姐仓惶间抬起了头,首先映入眼角的,就是出门时她为铃木殿下绑在发尾的红绳上坠着的那枚金珠。

铃木殿下过长的头发散在脸颊两侧飞散,随着发丝摇摆的幅度,似乎连武器下落的速度都变慢了,但是从某个特定的点开始,本该流动的时间却在她身上恢复了正常。

于是在利刃破空的间隙里,这位殿下还匆忙的抬手压了压自己漫天乱飘的头绳,然后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来,看向了站在半空中的金发少年。

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映着路灯的高光,通透的像是两颗什么都没有的玻璃球。

红与绿对上的瞬间,双方都是一愣。

哎呀呀,顶着副少年躯壳的王者意外的挑了挑眉毛,原来还有个能看得清的吗?

吉尔伽美什欣赏的注视着那双不带半点恐惧的绿眼睛,因为这双眼睛的主人将要迎来期盼已久的解脱,在那一刹那,王甚至纡尊降贵的、冲这非自愿化作了半神的少女轻轻点了点下巴。

勉强也算是送别了。

园子一点都不稀罕这份送别。

真的。

虽然那双绿眼睛里确实没有任何恐惧,但只要让熟悉的人比划一下就会发现:眼里的内容一如既往,但眼眶的形状丧的简直如同死鱼。

她要是从生理意义上消失了,也算是终结了“孽缘”

但是谁家医生靠整死病人达到治感冒的目的啊?!

——大师你晓得杀人是犯法的吗?

过快的速度在宝具周围形成了一片真空,到最后连声音似乎都被速度吞噬了大半,直到震耳欲聋的轰塌声响起,武器集中砸落的地方才慢半拍似的、激起了连绵的尘土和烟雾。

然后就是一阵丧心病狂的咳嗽。

尘埃落定后简直满目疮痍,铃木园子小姐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原地。

原本漂亮的衣服全是划痕,左边袖子碎了一半,鞋绳也被擦过的长矛刮成了两端,原本脱的挺长的后衣摆,被几把落的不太准的长刀钉在了地上,整整戳进土地里大半尺,导致她整个人不得不抻着肩背往后仰。

看站姿,活生生一只被小学生钉住了尾巴的壁虎。

园子试着揪了好几下,没能把衣服揪出来,只好艰难的提溜着失去了腰带的裤子,揽着衣服破了道口子的前襟,努力侧过身去,半鞠着躬,握着那只长刀的刀柄,试图往起拔。

然而力气太小,拔了两下依旧纹丝不动。

园子可心累的环视了一圈,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她,但居然没一个人想助人为乐一下!

因为吉尔美加什这次发动宝具的速度远比资料里快的多,选择的宝具似乎也别有神异,一时之间居然有些防不胜防。

但此时此刻,让所有人失语的,却并不是这些五花八门的宝具。

在铃木园子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冲击之下层层叠加刀剑在地面上生生堆出了一朵硕大的钢铁之花,其中一片花瓣——原本应该穿心而过的长矛——深深嵌入底下,只余一截华丽的手柄熠熠生辉,底端的红宝石几乎是贴着她的后脊背,但除了衣服前襟上的裂口,这样武器并没有再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这个的角度,就仿佛她刚才根本不曾站在原地,所有刀剑都顺应着原本的轨迹,在地上扎了个度数刁钻的锐角。

半空中金光一闪,疾风骤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pdhxt.dzhhyy.com

s60.dzhhyy.com  mmkt.dzhhyy.com  f3qx.dzhhyy.com  buop3.dzhhyy.com  206m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