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陛下走进书房,晋阳见自家夫君正躺在软榻上小憩,看了自家父皇一眼,之后走到玄世璟身侧,轻轻的推了推玄世璟,柔声唤道:“夫君。”

玄世璟本就没有睡熟,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晋阳的声音,翻过身来,慢慢睁开眼睛。

站在自己面前的不就是自家媳妇儿吗?

“兕子?”玄世璟睁大了眼睛看着晋阳:“你怎么来书院了。”

“父皇也在。”晋阳说道。

听到这话,玄世璟一咕噜翻身起来,见到了坐在书房桌子旁边的李二陛下。

赶紧起身,来到李二陛下面前。

“臣参见陛下,臣........”

还未等玄世璟说出接驾不周的话,就被李二陛下挥手打断了。

“朕是微服出来的,无需如此多礼,也别声张。”李二陛下说道。

“坐下说话,德义,你去弄壶茶过来。”李二陛下说道。

书房之中有现成的茶叶和茶具,德义只需要提着茶壶让外头的人到饭堂那边弄些热水过来就可以了,寻常这书房里的茶水,都是书院里的学生帮着打过来的。

学生们觉得,身为学生,为老师做这些事情也是应该的,因此下课之后,都会轮流有人到书房这边,为老师们端茶倒水。

玄世璟心里有些忐忑,李二陛下这会儿来庄子上,还到书院这边来,见了自己,总不会是单纯的到这书院里来走走,看看书院的学子们,然后散散心来的吧?

宫里可刚出了丹药那事儿,还牵扯到太子。

今儿个上午的时候,从太子派过来的那人口中得知的消息也能猜测出来,可能现在陛下已经知道这丹药的事儿是太子弄出来的。

这件事情破绽实在是太多了,只要给一个口子,就能顺着这个口子将整件事情给扯出来。

李二陛下在宫中召见长孙无忌,就是冲着这事儿去的,长孙无忌即便是不在李二陛下面前透漏口风,可是李二陛下是什么人,从谈话之中,李二陛下就能够看出一些东西了,再加上最近这几天德义在宫中探查的结果。

陛下心里肯定是已经有数了,甚至连长孙无忌见过自己的事情也都知道了。

最近宫中的风声可是紧的很,到处都有德义的人在看着,自己与长孙无忌见面虽然是在宫外,但也就在宮墙根儿下,在长孙无忌的马车之中,可是长孙无忌的马车停在那里,上面有长孙家的标记,宫里的人一看就知道,那是长孙无忌的车架吧?

长孙无忌每天上朝可都是乘坐着这马车到宫中的。

“说起来,你小子不在长安好好的调查朕交给你的事情,跑到这书院来作甚?原本兕子说你是过来教导学生的,怎么就在这书房里偷懒起来了?”

玄世璟听到这话,心里一个激灵,果然,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回陛下,今儿个下午的确安排的有臣的课程,现在时间还不到呢,正好外头天气好,臣就在这书房之中先休息一番,准备养足了精神,下午再给学生上课。”玄世璟回应道:“至于陛下交给臣的那件事,现在.......臣觉得臣不能再插手查下去了。”

“哦?为何?”李二陛下似笑非笑的看着玄世璟。

“臣很纠结,觉得臣难堪大任,还是觉得在这书院教书比较舒坦。”玄世璟说道。

“胡说八道!年纪轻轻的,说什么丧气话!”李二陛下斥责道:“多大点儿事,解决了就是了,不至于如此,而且,朕也没有生气。”

嘴上说着不生气呢,若是不生气,岂会跑出宫来,到庄子上,到书院这边来找玄世璟,过来看风景散心?

李二陛下心里还是有气的,毕竟这事儿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干出来的,说不伤心是假的,那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大唐的储君,未来自己的接班人,从小精心培养到大的亲儿子。

只是对于这件事,李二陛下还是很冷静的,冷静的想出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要怎么点醒太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mypwl.dzhhyy.com

5os.dzhhyy.com  o13wo.dzhhyy.com  e7geu.dzhhyy.com  tcl3h.dzhhyy.com  ox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