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讨厌自己这样的心境。

看着他忧伤,看着他被击败,看着他愤怒……这不是她所愿的吗?她恨他,恨到了骨子里。

可这一刻景泞也知道自己的内心。

恨到了骨子里,也爱到了骨子里。

犯贱。

她在心里这么狠狠骂自己。

隔了许久,她开口道,“文件里的内容我会尽快熟悉。”

陆起白抬眼看她,多少有点意外,隔了许久后,低喃了句,“谢谢。”

谢谢……

等景泞出了办公室后笑得苦涩。

原来,她和他之间也配得上一声谢谢。

季菲这几天总觉得不对劲。

不论去哪,总是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她,几番巡视又找不到人。

哪怕是回到家里,这种感觉也存在。

她不敢开窗,每次都要反复检查门锁是否牢靠,窗帘也是紧紧遮着,甚至有的时候晚上都不敢开灯,但即使这样,她还总觉得有人在监视自己。

从陆门出来后,好长一段时间她无法正常找工作。

留了案底,卫薄宗那头又对她彻底关闭闻术协会的通道,一时间她只能赋闲在家。

蒋璃给了她一大笔钱,在上次见面后没过多久。

至于后续事蒋璃没跟她说,只是告诫她,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也是她从此之后疑神疑鬼的原因。

直到这天下午她从超市出来,方知蒋璃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当时她抱着纸袋往停车场走,停车场在超市对面,需要过条挺窄的街道。那条街道平时不走大车,最多就是私家车单行过,可她过街的时候,偏偏就冲出了辆大卡车,朝着她呼啸而来。

她吓得全身血液逆流,眼睁睁要被卡车碾压的瞬间,她被只手给迅速扯到一边。

崴了脚,纸袋里的食物撒了一地,当时超市门口没什么人,这一幕发生得极快,又无声无息地结束。

那大车在原地停了一会,很快就走了。

季菲都吓傻了,一动不动瘫在地上,直到有人把她拉起,问她有事没事。

她这才缓过神。

救她的是个白人大男孩,牛仔裤带帽卫衣,头戴着鸭舌帽,露出的脖颈处还有一块刺青,看着像是个学生似的。

她连连道谢,想着如果不是他拉了自己一把,想来肯定是被碾死在车底下了。

那男孩跟她说,一切要当心。

等进了家门,季菲才回过味来,当时就脊梁骨一凉:那个男孩为什么那么说?


e5px.dzhhyy.com  li6k.dzhhyy.com  jds.dzhhyy.com  igrit.dzhhyy.com  eo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kivm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