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冉修辰这么问,栾静宜一脸惊诧地看着他,这个人魔竟然还会关心自己?!

冉修辰见她直愣愣地盯着自己,也不是说话,微蹙眉头道:“怎么?脑袋被打傻了?”

栾静宜闻言深吸一口气,我就知道!这家伙的嘴永远都这么毒。

“没有。”栾静宜暗瞪了他一眼。

“既然没有,就赶紧进来,我昨天让你写的东西,你写完了吗?”

冉修辰一边说着,一边迈步走进屋里去。

栾静宜在他身后郁闷不已,自己好歹是为了维护他跟别人才跟别人起冲突的吧?他倒好,一回来,就赶紧把自己给奴役上了,就算是牲口也得让自己歇一歇吧,自己过得简直连牲口都不如。

栾静宜正暗自在腹诽,却见冉修辰转过身来看她,“还不进来,愣在哪里干什么呢?”

“哦。”栾静宜在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个上官,有什么办法呢?

谢安澜回到王府的时候,欢颜并不在府中,问了凌姨才知道,原来她是去栾静宜那里了。

天将要擦黑时,欢颜方从外面回来,此时天气已暖,房里已经用不着火炉了,但是每当入夜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凉,所以欢颜并未立刻解下身上的披风,而是径直在谢安澜的身边坐了下来。

“去看栾静宜了?”谢安澜一边问着,一边倒了杯茶递给欢颜。

“嗯,前阵子她不是累倒了吗?我有些不放心,所以过去看看她。不过等了好久也没见她回来,我就先回来了。听她身边的伺候的人说,她最近倒是没有熬夜了,只不过每天回来得晚些,精神也还不错,估计是没什么大碍。”她是真怕栾静宜还像之前那样,两天两夜不合眼,把自己身子给搞垮了,不过听她身边伺候的人说了,她倒也放心了。把带给她的补品留下,自己也便回来了。

谢安澜轻叹一口气,“你对她倒是挺上心,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关心关系我?”

欢颜含笑看他,“谢安澜,你说这话可太没良心了,实话实说,我对你不好吗?当初在翰林院,你跟齐云舒比武受伤的时候,我又是帮你上药,见你吃饭不方便,又是帮你夹菜的。”

“原来你还记得那时的事儿。我就在想着,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对我……”

欢颜伸手将谢安澜给推开,“想得美吧你。”

说完之后,欢颜便是站起身来,“我去母妃那里看看。”

见欢颜欲走,谢安澜却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笑着对她道:“其实,那时我是故意的。”

欢颜一时没明白,“什么故意的?”

“其实那场比试我原本可以赢了齐云舒的,那一剑我是故意让他刺中的。”

欢颜顿时一脸惊讶地看着谢安澜,“为什么?”

“为了让你帮我夹菜,帮我换药。”

“你……”欢颜怔怔地看着谢安澜,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为了这个,他竟是让齐云舒那一剑刺进了他的血肉。

而谢安澜也就这么握着她的手不说话。

片刻之后,欢颜近前一步,走到谢安澜的面前,低头看着坐在那里的他,喃喃道:“幸好。”

谢安澜轻轻摩擦着欢颜的手背,“幸好什么?”

“所有的一切。”

幸好,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守着。幸好,我嫁给了你。幸好,我懂了你的心意。幸好,我也懂了我自己的心意……

谢安澜手腕用力,一把将欢颜拉下,欢颜脚下不稳,跌坐在了谢安澜的腿上。


jvr1.dzhhyy.com  iu96.dzhhyy.com  xet1.dzhhyy.com  vh58.dzhhyy.com  6a1j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evia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