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医院的时候是李渭然把她抱下车,虽然他再三嘱咐医生小心点,但是把丝袜揭去的时候,陆昭昭还是被疼醒。

上完药,又哄了一会才把她哄睡着。

李渭然的手机已经亮了好一会,他都没理会,只一下一下轻柔拍着陆昭昭身上的被子。

陆昭昭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衣袖,皱着眉显出一种极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心理年龄才只有十八岁的小女孩,面对这场绑架还是被吓到了。

手机又亮起来,李渭然才拿起手机接了电话:“人已经找到了。”

说话间他的手被抓住,柔软温热的脸蛋贴了上来,蹭了蹭,才安心地接着睡下去。

对面说了什么他没有听见,只在片刻之后回过神来,说:“我哥的骨灰已经全部找到,开始收网,李家该彻底消失了。”

李渭年是在当天晚上才发现陆昭昭消失的,他跟方元谈好了条件,美滋滋地正打算拿陆昭昭去换前,打开门才发现空空如也的房间和敞开着的窗户。

当时他脑子嗡的一声,只有一个想法,完了!

陆昭昭跑了,以她的性格,不可能不报警!他可不想进警察局!不想坐牢!

李渭年想了又想,还是打电话给李渭然:“陆昭昭在吗?”

“在。”李渭然的声音冷的出奇。

李渭年心凉了一半,垂死挣扎道:“我把你哥的骨灰给你,你能不能别让陆昭昭报警?”

“可以。”

李渭年放下心来,赶紧回家拿李渭河的骨灰。

可就在家门口,一个麻袋从天而降。

李渭年在黑暗中慌张极了,声嘶力竭地喊:“谁?!你想干什么?!”

下一秒,他感觉脸上一阵剧痛,李渭年杀猪似得嚎了一声。

接着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身上,拳打脚踢,而且下的都是死力气。

任凭他怎么哀求威胁,对方都不为所动。

渐渐的,他连嚎叫的力气都没了。

这时候对方终于停下,李渭年松了口气,以为对方要放过自己了。

可是一只脚忽然踩到他小腿上,试探似得踩了两下,接着一个用力,咔嚓一声,腿骨直接断成两截。

李渭年叫也没叫,翻了个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她在医院里,母亲抓着他的手哭的像是他死了一样。

见到李渭年醒过来,他妈才哭着说:“残疾了不要紧,命保住就行,咱们去报警,让他们付出代价!”

“什么?!我残疾了?!”

李渭年呆住了,看向自己打着石膏的腿,正要哭,病房门被人推开。

一身狼狈的秘书对李渭年说:“方元出事了,他给咱们公司的投资全都是挪用的公款,而且他自己有赌博的习惯,挪用了将近十亿的公款!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


gcb.dzhhyy.com  d11v.dzhhyy.com  jqk6.dzhhyy.com  iyi.dzhhyy.com  6r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eop6.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