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她刚才不还好好的吗?难道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邱心文走到床边,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老婆,老婆,哪里不舒服?”

梁爱华躲在被子里,背对着邱心文,头也没回,瓮声瓮气地说:“没什么,就是收拾家里,有点累了,我想睡一会儿。”

邱心文没再打扰她,起身,轻轻地带上了门。关门的一刹那,他盯着梁爱华的背影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妻子有秘密瞒着自己,作为枕边人,邱心文就是再迟钝也多少有感觉。他怀疑,梁爱华跟林大明之间可能又有什么秘密,但梁爱华不愿意说,他也没办法。

只是一想到妻子十年如一日的接济前夫,如今警察一过来盘问林大明的去向,她就又不舒服了,他心里就很不高兴,好奇心也蹭蹭地往上冒。

她跟林大明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以至于都离婚十几年了,还一直纠缠不休?

邱心文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不能平静。这个事就像一根刺,如噎在喉,上不去,下不来,但凡提起林大明就要发作一次。

思来想去,他还是想问个究竟。梁爱华不肯说,他就找上了林老实。

次日大清早,林老实就接到了这个继父的信息,说在校门口等他。

林老实对邱心文这个继父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恶感。他这辈子的悲剧跟邱心文无关,也怨不得邱心文头上,说起来邱心文对他还算可以,好歹给了他一口饭吃,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总比林大明强。

好歹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林老实没有拒绝,上完晚自习就去了校门口。

他出去时,邱心文正蹲在一边抽烟,听到脚步声,他站了起来,掐灭了烟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林老实。

林老实平静地望着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邱叔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邱心文张了张嘴,有些难以启齿,他一个几十岁的人了,来问小辈这种事。可不问,他心里又一直憋着很不舒服。

想到林老实跟林大明和梁爱华都撕破了脸,他一横心,终是问出了口:“你妈和你爸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她……为什么一直要给你爸钱?”

他会问这个,林老实有点意外,闷了几秒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次不小心看到他们俩为了钱的事吵架,所以才知道梁爱华有时候会给林大明钱。”

“那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吵架都说了些什么?”邱心文急切地追问道。

林老实瞥了他一眼,诧异地问道:“梁叔叔,林大明都失踪了,你为什么还一直追着这个问?”

邱心文语塞,他总不能说怀疑梁爱华最近的反常跟林大明有关吧。顿了顿,他说:“没什么,就是很好奇。”

林老实建议:“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她,毕竟你们才是夫妻,才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关键是问了她要说啊,连个十几岁的孩子都知道他们是夫妻,是彼此最重要的人,可梁爱华却一直不肯向他坦白,哪怕他都说出“离婚”两个字了。

看到邱心文脸上的颓败,林老实福至心灵,忽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邱心文不是第一天知道梁爱华给林大明钱了,为何会在他跟他们家都决裂的时候突然跑过来找他,莫非发生了什么?

他垂下眼帘,带着一丝阴郁问道:“她……还好吗?”

“她……你说你妈啊,还好,就前阵子病了一场,一直不见好,最近才刚好一些。”邱心文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对林老实说,“时间不早了,你们要上课了,我就不打扰你学习了,寒假的你妈气消了,还是回家吧。”

这种客套话林大明听过了算了,敷衍道:“到时候再说吧,对了,邱叔叔,林大明失踪的事,警察也来找过你了吧?”

邱心文没做亏心事,警觉性也不高,如实说:“昨天来找的。”

“哦,如果有他的消息,麻烦邱叔叔给我发个信息吧。”林老实踌躇了一下,说道。

邱心文点头答应了。

又过了几天,到了周日放假,林老实终于出了一趟校门,别的同学都去吃吃喝喝买东西,他却径自去了公安局,找到那个来调查的两个警察。


b3dah.dzhhyy.com  i4k.dzhhyy.com  y9vv.dzhhyy.com  tvs.dzhhyy.com  i6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dsho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