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我年轻时的头冠和披风送给她,西井涯是小子,不给他。”

管家:“是。茜茜的身架骨和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一样,正合适。”

管家的话让老夫人心里熨帖,她年轻的时候是皇室里最好看的公主,所有参加她成年礼的人都被她迷的神魂颠倒。

老夫人回忆到这里不再回忆,成年礼以后的日子多了个人,日子过的闹闹糟糟,现在想起来后悔当时想不开非要跟那不要脸的狗东西互相折磨,早点离,早点过清净日子多好。

老夫人:“把我成年礼时的头饰和金杖也给了她,算是那七只小家伙以后的伙食费了。”

管家笑:“若是这样的话,茜茜恐怕不会收。”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直接给她,她若不收,扔了。”

管家按照老夫人的吩咐,把头冠披风和头饰金杖放到茜茜房间,只留下一句话,不等茜茜从书里回神,转身离开。

正坐在茜茜身边跟着看书的化妆师围着这些艳丽夺目的饰品转来转去,拿着铅笔在随身本上勾勾画画。

姚茜茜等化妆师欣赏够了,端着这些饰品到西井涯的书房。

西井涯拿起这些饰品,一件件地欣赏,颇有些爱不释手。

他喜欢这种耀眼华丽的东西。

西井涯:“茜茜,我跟外祖母生活了这么久,也没看见一件这样的东西,我还以为外祖母把这些东西全都贱卖了。”

姚茜茜:“我找不到管家,你把这些还给他。”

西井涯:“我外祖母送给你的,你就收着呗。我外祖母的脾气,我清楚。你要是不要,她以为你嫌弃,会直接让人毁掉扔了,再给你重新置办一套。”

姚茜茜:“那你留着吧,以后做传家宝。”

西井涯:“这座城堡里的传家宝多的是,不缺这几件。我外祖母觉的自个没几天可活,脾气一点都不收敛了,相当的任性,前两天还把一件老古董砸了听响声。即使你现在不要,等她一走,我整理遗产时,也会把这些东西送给你。”

姚茜茜:“你喜欢,留着把玩。”

西井涯:“因为喜欢才更想送给喜欢的人。”

谢知瑞眯眼。

西井涯:“兄弟,别误会,我对茜茜的喜欢和茜茜对小胖子的喜欢是一样的。”

西井涯现在已经开始有预谋地和谢知瑞称兄道弟地交好,一方面是真心觉的谢知瑞这人和他脾气相投,另一方面,他看出了茜茜和谢知瑞之间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亲密,以他对茜茜的了解,茜茜这是奔着一辈子去的。

如果他和谢知瑞成为铁哥们,等以后他想茜茜的时候,再申请进姚家村,成功率更高。

最终,姚茜茜收下了这些饰品,交给谢知瑞来保管。

谢知瑞从管家那里借来老夫人年轻时的礼服,哄着茜茜戴上头冠、穿上礼服、拿着金杖,拍了十八组照片。

谢知瑞从行李箱中拿出八奶奶准备的饰品,找出适合老人佩戴的胸针和手镯,连带着刚洗出来的一套照片,递给管家,让管家转交给老夫人。

管家看到老夫人翘起来的嘴角,乐呵呵地把照片放进相册中,又把胸针和手镯放在老夫人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金清镇被拘押八个月,这是最后一个月,在得知茜茜会在西井涯城堡里多停留一段日子后,不着急了。

等待拘押期满的这几天里,他的脑子没停止过思考,待走出了拘押室,立刻坐飞机赶往西井涯城堡所在地。下了飞机,没喊西井涯来接他,先去租了一个维修车间,拼凑了一个能飞能跑能干活的家政小机器,这才喊西井涯来接他。

金清镇给西井涯演示家政小机器的强大功能。


0ig.dzhhyy.com  gqoi.dzhhyy.com  hixf.dzhhyy.com  6pl.dzhhyy.com  bckl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dezi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