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学姐利落地找到了张深地名字,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去办手续,路上还一直给他们介绍学校的一切,主要是给曹秋澜介绍。其实董一言长得也好看,就是看着让人不敢接近。

曹秋澜微笑听着,并没有说自己也是淮城大学毕业的,很多地方他都挺熟悉。也是因为他毕业之后的这些年,淮城大学也是有所改变的,也发生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听听也挺有趣的。那个学姐看着曹秋澜的笑容,说得更起劲了,她没啥太多的想法,就觉得能跟男神说话就很快乐。

办完手续,缴纳了学费,学姐又带着他们去找张深的宿舍。张深的宿舍分配的还不错。是这几年新建的一栋楼,卫生上就比老楼干净一些,看着就比较舒服,标准的公寓式四人间。

继续说锦鲤,今天说下锦鲤的选择!

首先是锦鲤的脑袋要圆要宽,具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家可以找一些锦鲤的图片来看,自己感受一下?

然后是头顶的斑纹不能有暗色的,因为暗色主败,主凶。但是大正三色和昭和三色例外~

再次是锦鲤的颜色,应该以红色为主,丹顶、红白、金、银、三色都是不错的选择,全黑的不要!

最后说下其他注意事项~

1、如果家里有供奉神像或者神位的,风水鱼不能和神像直线对冲。

2、鱼缸不要正对着厨房的炉灶。

3、鱼缸的位置最好是放低一点,水位不要超过人的胸口,不然会主灾病。

4、如果有鱼死了,假如是正常死亡,比如说你不小心养死了,病死了之类的,有科学的死因的算正常死亡,这种不要紧,把死掉的鱼捞出来换上新的;假如是不明原因的非正常死亡,那就要注意了,可能灾劫的预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都要多加注意,另外,同样也要换上新的鱼啊。

5、如果不想养了,那就找一个适合的地方去放生,适合的地方很重要啊,要适合锦鲤生存的生态环境,不能破坏生态,也不能不适合锦鲤生存。然后鱼是不能送人的,这点要注意,没有“余”送人的道理,平时送礼也不要送鱼啊。

明天叨叨一下民俗啊!比如啥啥啥会招来噩运之类的民俗!

第174章 黄鸟小区(2)

曹秋澜他们过去的时候,宿舍里已经有人了,而且人数还不少。其中一个年纪和张深差不多的男孩子坐在椅子上低头玩手机,一个中年妇女在帮他铺床,其他人或做或站着聊天。

看到张深他们一群人进来,聊天的人连忙热情跟他们打招呼,那个正在玩手机的男孩子也抬头看着他们。交谈之中,曹秋澜等人得知那个男孩子叫做姜萤天,淮城本地人,也是古代文学专业的新生,和张深同班同学。在场都是他们家的亲戚,正在铺床的是姜萤天的母亲。

床位学校都是提前随机分配好的,倒是没什么好说的,张深礼貌地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便放下行李箱和刚刚在学校买的生活用具,礼貌地谢过那位学姐然后送走了她。其实那位学姐倒是挺想几句留下来帮忙的,然而谁都没有要留她的意思,她便也只好依依不舍地走了。

原本姜萤天的长辈几乎把整间寝室都占满了,现在张深他们来了,姜家人他们空出了一些位置来。张深找出抹布和水盆,先把自己的椅子擦了摆到一边,“秋澜师叔,您先坐。”

唯一的椅子必须属于他秋澜师叔啊,至于董师叔,肯定是不会跟秋澜师叔争的。

等曹秋澜坐下,张深才开始收拾他分到的床位的卫生,这些事情他十分娴熟,而且地方也很不大,很快就收拾地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了。至于铺床,对他来说更是手到擒来,飞快搞定。

倒是把带过来的东西整理好这一点花费了一点时间,毕竟他带过来的东西还挺多的,衣服之类大家都会带的东西就不说了。另外还有各种书籍也可以直接归置到桌子的书架上。

张深带的除了一些经书之外,还有一些古代文学的工具书和古籍,虽然学古代文学只是觉得比较简单,但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肯定也要学好。当然这些古籍都不是原本,原本不可能带出来。

除了书,张深还带了剑、横笛和琴。犹豫了一下,张深直接把剑挂在了柜子边,横笛和琴都放在桌子上。笔记本电脑是轻薄小巧的水果牌,倒是不怎么占空间,随意地放在桌边的格子上。

姜萤天的家长开始还在聊天,后来就目瞪开口地看着张深把一切整理地井井有条,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就不帮孩子做点什么啊?”而且这孩子,动作也太麻利了吧?这才多久的功夫啊?就全部都弄好了,反观他们这边,床倒是铺好了,可是东西还没有开始归置呢。

曹秋澜也不介意和人聊天,笑着说道:“这些事情小深自己都会啊。再说了,哪有长辈帮小辈做事的,对吧?”说着,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在帮姜萤天收拾衣服的姜母,就算是他当年,他师父多宠他啊,但也没有帮他整理房间啥的,反过来还差不多。这些事,那男生自己也能做吧?

张深笑眯眯地点头,其实偶尔帮个忙是可以的,不过秋澜师叔的话就算了,他秋澜师叔这样的精致人就适合被董师叔照顾地好好的。姜萤天的长辈们有些迟疑,这话听着怎么感觉有点封建?不过看看张深,再看看自家都不知道招呼长辈一声的儿子,姜父心情又复杂起来了。

倒是姜萤天自己倒是没想到莫名多了一个别人家的小孩子,看着张深又是剑、又是笛子、又是古琴的,双眼亮了不止一个度,忍不住说道:“兄弟,难道你是什么隐世家族的?”

张深闻言愣了愣,忍不住笑道:“兄弟,我们家族挺有名的,并没有隐世。”

姜萤天以为张深是在开玩笑,忍不住也笑了。年轻人嘛,又是将来的同班同学,几句话的功夫就拉近了不少距离,姜萤天忍不住走过来看着张深的剑,“兄弟,这个能给我看看吗?”


whu.dzhhyy.com  sv3.dzhhyy.com  qd4.dzhhyy.com  5bvj.dzhhyy.com  vi2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cqhk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