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怡怒瞪着的双眼,严易泽迟疑了下点头。“好,我可以放开你!但你必须向我保证,乖乖躺着别乱动!让我给你上药!”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秦怡嘴角一扯,不屑的冷笑。

“那我只能继续抱着你!”严易泽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苦笑,手中的棉签继续往秦怡下一处淤青抚去,动作轻柔,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弄疼了她。

看着眼前严易泽谨小慎微的样子,和方才折磨自己时简直判若两人,秦怡不想对严易泽妥协,更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好,我答应你!但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不许再那样对我!”

严易泽哑然失笑,看着面前瞪着眼和自己讲条件的女人缓缓点头。

秦怡终于脱离了严易泽的怀抱。躺回到床单上,闭上眼睛任由严易泽替她上药。

药水涂抹到淤青处清清凉凉,痛楚也随之减弱了少许,秦怡的眼皮在打架,却还是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

许久许久之后,当严易泽手中蘸满药水的面前轻柔的拂过最后一处淤青,他掀过被子轻轻盖在闭着双眼的秦怡身上,轻手轻脚的收拾好药箱,起身神色复杂的盯着秦怡看了许久许久。

见她始终没什么反应,苦笑着叹了口气,“傻瓜,你明知道我那么爱你,为什么还要说那种话来刺激我?我真的不想这样,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听到严易泽的话,秦怡猛地睁开眼扭头看着严易泽,严易泽一惊,微皱起眉头,“你没睡?”

“我睡没睡你会不知道?别以为你说了这种话,我就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秦怡咬牙瞪着他,眼神很冷。

“我没奢望!”严易泽摇头,脸色一肃。“刚才是我的心里话!我爱你,不然也不会轻易被你一句话刺激成那样!”

严易泽笑了,可他笑容里却充满了苦涩和后悔。

爱我?呵,秦怡心里一阵冷笑,刚要开口,严易泽已经提着药箱走了出去。

秦怡强撑了好久,也没见他回来,再也抗不住,昏沉睡去。

这一夜,秦怡噩梦缠身,惊醒了无数次,每一次睁眼第一眼看到的都是严易泽紧张万分的脸。

传入她耳朵里的也是严易泽担心的询问,“做噩梦了,别怕,我在!睡吧!”

秦怡没搭理他,继续闭眼睡去。

最后一次睁开眼,天已经亮了,这一次她没有在看到严易泽。

看看时间差不多应该就八九点了,严易泽应该是去公司上班了。

他守了她一夜,总不可能继续守下去,毕竟他昨天才是第一天回公司上班。

秦怡想要坐起来。刚一动就浑身疼的想要散架,只能颓然的躺回去,双眼盯着天花板无奈的苦笑。

她根本动不了,严易泽又不在,她今天一日三餐怎么办?要上厕所怎么办?饿着,憋着吗?

想到这一切都是严易泽造成的,秦怡心里就是一阵气。

一会儿后秦怡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大声叫了句,“谁在外面进来下!”

一个女佣推开门走了进来,恭敬说了句,“少奶奶,您有什么事吗?”

“我饿了!去帮我拿点吃的过来!”

严易泽不在,她又行动不便,只能自己想办法。

“这……”女佣有些为难,秦怡眉头一皱,“怎么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mah.dzhhyy.com  bucuo.dzhhyy.com  o5058.dzhhyy.com  j5po.dzhhyy.com  cq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