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他们五人坐车返回余杭。

  池暮挑眉,有些意外地道:“这么快?”

  本来没什么睡意,现在就更是睡不着了。

  我现在处了天眼符和招魂符之外,根本不会其他的道术,昨夜若不是鬼脉觉醒,又有盛世剑护身,再加上小爷脑子转的够快,恐怕还真不太可能从厉鬼,傀儡鬼尸,还有鬼婴这三大邪物手上逃脱!

  可能是昨天连番激战,造成了我体力和精神力的双重透支,而且还帮罗艺吸了阴煞之气……对了,我的阴煞之气已经驱除了?

  池暮上身裸着,下身围了条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腰腹匝实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勾出清晰有力的线条。

  老金:“怎么不至于!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对我们这一个月辛苦付出最好的回报!我回去就买个展台,把奖牌供在网吧最明显的地方!”

  我撇了张铭一眼,有些戏谑的说道:“铭叔,要不你也换一身,你看你穿的,夜市里十块钱一双的布鞋,最多只价三十块钱的花衬衫……”

  那厉鬼的舌头不断用力,大有一种要将我的脖颈勒断的感觉,此时的我,别说是念咒语了,就连呼吸都成了奢望!

  “用枪?”罗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迟疑的问道:“李丽到底是不是人?”

  “没什么事,就是体力透支!”我惨然一笑。

他们同样七战五胜,在之前的比赛中,只输给了黑白子战队和符龙战队。

  老师傅莫名其妙,心道:热什么热,空调开着还热,那你不如脱光了上街!

  “行了,能有比赛打就不错了。你也别小看那些战队,今天差点就被他们打翻车了。”大俊皱眉。

  好半晌,他才出言嘲讽道:“玩得挺好的?我看你午饭也别吃了,跟教练说一声加大训练强度吧。”

  “哦,晚几分钟也没事。”老金嘿嘿一笑,八卦道,“听说这几个妹子都是一区的王者?”

  大家的房间都在三楼,相隔不远,季闫不想敲门声吵到别人,于是发了条信息给池暮。

  我撇了张铭一眼,有些戏谑的说道:“铭叔,要不你也换一身,你看你穿的,夜市里十块钱一双的布鞋,最多只价三十块钱的花衬衫……”

  还有,老子被厉鬼揍的这么惨,这去家伙全都看见了,看来今天这人可是丢大了!

  言罢,张铭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学着二叔的模样道:“小兔崽子,专心修炼道术,下次再遇到危险,可没人会救你了,还有,今天晚上代替老子去和那个小虾米赵瞎子谈判!”

6516559063
baiduxml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