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陛下是在怀疑荆王殿下?”玄世璟问道。

“现在已经不是怀疑,而是有了几分肯定。”李二陛下负着手,在殿内踱步:“此行你去,便是要为朕找到足够的证据,最好能够将所谓的兵灾,扼杀在萌芽之中,至于荆王......”说到此处,李二陛下顿了顿:“朕尚未想好该如何处置于他,或许,到时候该如何处置,便不是朕一人能说的算了。”

等到李元景藏兵的事实被揭发,无疑是两种结局,或是死,或是活,或者太上皇李渊出面,不顾群臣的阻拦,强行保下李元景,又或者是群臣群策群力,意见统一要处置李元景,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是玄世璟喜闻乐见的。

藏兵谋反,莫说是一个皇室宗亲,皇帝的弟弟,哪怕是皇帝的子嗣,最终失败都逃不过一个悲惨的结局。

更别说是李元景,首先在长安便竖起了玄世璟这么个小狐狸一般的敌人。

而且这个小狐狸还有些手段让人将他在长安的产业搞了个底儿掉。

“陛下,若是真的找到靖王殿下谋反的证据,那太上皇那边......”玄世璟有些担心的问道,若说李二陛下太上皇李渊已经是无能为力的,但是自己不同啊,自己在李渊面前,简直就是毫无还手之力啊。

若是这笔账被李渊算在了自己的头上,那自己多冤啊。

话说回来也是,李渊怎么还好好的活在大明宫呢,历史上李渊死的算是早的呢......现在李渊非但没死,近几年内还未李二陛下填了好些个弟弟妹妹......

玄世璟又怎会不知,自己这一只小蝴蝶,扑棱了两下翅膀,便无意中改变了一些原本该发生的事情,或许还能改变一些未曾发生的事情。

“太上皇那边,自有朕去说,算不到你头上的。”李二陛下自然察觉到玄世璟在担心什么,现在玄世璟是他麾下的臣子,李二陛下又岂会轻易的让李渊动了他,更何况,玄世璟对于李二陛下可以说是非常重要。

“反正小臣在朝堂上已经将这差事接了下来,背后的主谋就是陛下您,若是小臣出了什么事儿,也是得陛下您给担着。”玄世璟无赖的说道。

本来就是,本来这案子玄世璟是不想掺和,谁闲着没事蛋疼的去自己查自己的,还找到真凶,真凶现在正在这大殿上呢,帮凶全都在侯府好吃好喝的修养这,去荆州,上哪儿找“犯人”去。

玄世璟接下这案子,完全就是在朝堂上被李二陛下的目光所迫。

“你这小子倒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李二陛下笑骂道:“放心,你所担心的,不过是事后太上皇会找你麻烦,朕为你挡下便是。”

“如此,小臣便先谢过陛下了。”玄世璟拱手躬身行礼。

“行了,别在朕面前假惺惺的了,荆王一事,朕便全权交给你了,还有,你要带房遗爱去荆州,切记万事小心,虽然你本意也是好的,但是若是一不小心出点儿差错,终将得不偿失。”李二陛下叮嘱道。

“陛下放心,小臣定不辱使命。”玄世璟拱手说道。

定不辱使命将李元景在荆州藏兵蓄意谋反的事情查出来公诸于众。

玄世璟已经想到了这般做法的后果,李元景的下场八成便是流放到偏远之地而已,这对于玄世璟来说,已经够了,毕竟李元景是根正苗红的皇室中人,深得李渊的喜爱,只要李渊出面说句话,李二陛下就得慎重的考虑一番,现在的李二陛下对于李渊,肯能已经没了原本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恨,随着岁月的逝去,剩下最多的,应该是心中的一份亏欠吧。

李二陛下屁股底下的皇位,毕竟是从李渊手中抢来的。

“如此便好,顺带着查探一番,看看荆王到底丢了什么东西,让他如此火急火燎的不顾在长安的影响,强行扣押你的商队,查到之后悉数汇报给朕。”

玄世璟心中大汗,李二陛下这好奇心,还真是......

第九十章:来自李渊的“邀请”

“璟儿,朕再问你一问题。”李二陛下看向玄世璟。

玄世璟拱了拱手:“陛下请讲。”

李二陛下负手走到玄世璟身前,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玄世璟:“璟儿,朕问你,我大唐与吐蕃和亲,是否只要和亲的对象不是兕子,你便不会站出来反对?”

这问题......李二陛下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难不成李二陛下心中也是反对与吐蕃和亲的?

玄世璟拱手问道:“陛下您是想听真话?”

“废话,你小子少给朕耍滑头,如实说。”李二陛下没好气的说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ahmvy.dzhhyy.com

csv9.dzhhyy.com  qv55o.dzhhyy.com  2y6.dzhhyy.com  f4a3.dzhhyy.com  6nj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