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不要动手动脚的,都半老头一个了。”

“我从小就是传奇,生小孩也必须是!不破大宋生育记录誓不罢休,或者……去你娘家弄点钱来贴补家用?”

“败家子,你休想撸我娘家羊毛,小张银号的股权到底去哪了,至今你没和老娘有个说法,那有我的一份,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

“不知道,不知道去哪了。被我败了。”

十二月十二日,这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随着电商的普及,变成了一个全民购物狂欢的节日。但这样的购物狂欢,绝对和死人沟这个隐藏在深山老林里连电力和自来水都没有普及的地方无关。

死人沟这个连名字都透露着不详的地方,不仅人迹罕至、人烟稀少,就连鸟兽都不太喜欢涉足。但在死人沟深处,到是还有一个山民聚居的村落的,村子的名字当然不可能叫死人村了,那未免也太不吉利了。不过,其实引魂村这个名字,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不知道先民们为什么会给自己居住的地方取这样古怪的名字。

通往引魂村唯一的一条山间小道上,一个身着玄青色琵琶袖道袍的年轻男子从容不迫地缓步而来,男子身量修长,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用一根白玉雕蜘蛛的簪子盘成发髻。他的怀里还抱着一只黑猫,那黑猫有着一双碧绿的眼眸,看样貌就是普通的本土猫,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所谓的中华田园猫。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做晚餐了,有晚饭吃的早的人家,烟囱里已经冒出了袅袅的炊烟。年轻男子走进村口,就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装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人正在和村民攀谈,他胳膊底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左手拿着一个黑皮的笔记本,右手拿笔正在记录着什么,看着便不像是本地的村民。

原本正和那个男人交谈的村民很快就发现了年轻男子的出现,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些谨慎和冷漠的意味。

不过在看到年轻男子的衣着打扮之后,村民们眼中的冷漠收敛了一些,其中一个老者主动走过去招呼道:“这位道长有礼了,不知道长何事来此?”这老者说话半文不白,显然是念过书的,估计在村子里也有些地位。

年轻男子将黑猫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拱手为礼,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曹秋澜,远游至此。”

说实话,曹秋澜一身上下连他的猫都干干净净,身上也没带什么行李,根本不像一个远游之人。不过那老者也并没有对此提出什么疑虑,于是他继续说道:“天色已晚,贫道欲在贵村留宿一晚,不知可否?”

说着,曹秋澜还从袖中取出了自己的度牒和道士证给那老者查看,证明自己是正规道士,而非江湖骗子。

看过曹秋澜的度牒,这老者还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那个拿着公文包的男人诧异地看了曹秋澜一眼,似乎没想到他真的是道士。不过他到底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华国奉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只要不在非宗教场所传教,或者触犯其他法律法规,道士自然也是享有公民的一切权利和自由的。

老者将度牒和证件还给曹秋澜,笑着客气地说道:“自然可以。老朽家中恰好有空屋子,道长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老朽家中住下。还有这位王干部,天色不早了,不如也在老朽家中暂住一晚如何?”

曹秋澜将度牒和道士证收回袖中,微笑晗首道:“如此贫道就叨扰善信了。”说着,曹秋澜还对一旁的站着的王姓男子点了点头,目光微微下垂时扫到了他左手手腕上一只不起眼的电子表,眼中的笑意不由加深了一些。

那王姓男子也没拒绝老者的邀请,同样客气地道了谢,两人便一起随老者向村子里走去。

一路上,那王姓男子也十分热络地同曹秋澜攀谈。据他自我介绍叫做王槟,是当地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引魂村是来做居民调查的,通俗一点来说就是查户口。交谈的过程中,他的目光也不时地扫过曹秋澜的左手手腕。

不过曹秋澜的左手被道袍长长的袖子和怀中黑猫的毛毛完全遮住了,王槟什么都没看到。

引魂村地方不大,整个村子也只有不到五十户人家,三人很快就来到了老者家中。

老者没有子女,家中人口便十分简单,除了他之外只有他的妻子。曹秋澜他们到的时候,老者的妻子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看到老者带着两个客人回来,便客气地邀请他们一起在家里吃饭,问了两人的口味,甚至还问了需不需要给曹秋澜怀中的黑猫准备食物。曹秋澜笑着,以黑猫不久前吃过东西的借口拒绝了老者妻子的好意。

稍微寒暄了几句,老者的妻子又回到厨房忙活自己的去了,老者说道:“曹道长、王干部,家里的空屋子很久没人住了,还要等晚上收拾一下才好住人,我们先去堂屋喝茶如何?”深山老林连电都没通的古村里,天又马上就要黑了,除此之外曹秋澜和王槟也没有别的选择,便从善如流地又跟着老者去了堂屋。

分宾主坐下之后,老者拿出一个装茶叶的铁罐子,泡了一壶茶,给自己和曹秋澜两人各倒了一杯。茶壶是普通的陶瓷茶壶,茶杯是普通的玻璃杯,茶叶泡出来看着却很漂亮,茶香四溢闻着便让人觉得神清气爽。曹秋澜平日里就有喝茶的爱好,此刻更是见猎心喜,不由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让茶汤在口中流淌。“好茶!”

得到曹秋澜这样一句赞赏,老者显得十分高兴,笑道:“这不过是山间野茶,今年谷雨前自家去山上采摘自己炒制的,道长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分一些给道长带走。”曹秋澜却摇了摇头婉拒了老者的好意,他虽然爱茶,却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而且这茶叶虽然好,却也没到让他不能割舍的地步。

王槟听他们对话,也不由好奇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汤入口的一瞬间,苦涩的感觉在口中炸开,他眉头微皱,好险没把嘴里的茶汤吐出来,但到底还是咽了下去。他对茶没什么讲究,平时也并不喝茶,对他来说茶只是众多解渴的饮料的之一,或许还要加上一个提神醒脑的作用。因而他实在不明白这苦涩的茶水,到底好在哪里。

交谈中,曹秋澜和王槟得知老者姓吕,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虽然没有上过正规的学校,但接受过旧时的教育,学过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他的妻子姓胡,也是识字能说标准国语的,在村子里也算是文化人了。

说了几句闲话,王槟说道:“吕老,这村里人结婚不去办结婚证,生孩子不去医院也不办准生证,孩子生出来也不去上户口,这样真的不行啊,影响孩子上学受教育的。还有老人去世,外来人口,也都要去政府登记啊。”

吕老微笑听着,等他说完才说道:“王干部,这些你跟我说不着,等明天我带你去找村长再说吧。我们也想孩子学知识啊,可是村里没有学校,最近的学校距离村里也太远了,孩子上个学是真的不容易。至于外来人口,我们这样的地方哪来什么外来人口?来玩来办事的最近来了不少,但是定居的,谁会跑我们这里来定居啊?”

王槟诧异地问道:“最近还有别人来村子里来办事?来办什么事啊?”

吕老说道:“就今天,除了你和曹道长之外还来了两拨人,就比你们早一个时辰到的。”


0ual0.dzhhyy.com  htu.dzhhyy.com  kcwl.dzhhyy.com  2x06.dzhhyy.com  en0.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7l42.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