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京墨放下笔,语气严厉,“你管那叫新鲜事?打仗是很严肃的事情,是要死人的,能不打,最好是不打。”

祁轩摸摸鼻子,“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住在这里安全不安全,这里已经非常靠近草原了。”

听到这个陈春燕也不自觉竖起了耳朵,她大姑就嫁到了挨着草场的地方,如果真有什么事,大姑他们家也是首当其冲的。

许京墨叹气道:“你放心住着,他们不会打过来。”

祁轩微微愣了愣,他以为许京墨顶多给他个模糊的回答,没想到竟然说得如此肯定。

他继续追问:“你怎么知道?你见过他们?”

许京墨向后,靠在了椅背上,“这很简单,他们打过来,是为了什么?”

祁轩没想到许京墨会反问他,他下意识回答:“钱财、土地、人口?”

许京墨分析道:“土地?不,他们根本不会种地,也没有扩张版图的打算,以前就算打来,也是劫掠一番就走。人口?那就更不是了,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只要不反抗,他们拿了东西就走人,对于反抗的人才会灭口。所以……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求财。

“但现在边境管理不如前些年严格,边境的人也会自己背一些小东西过去卖,而鞑靼人也会卖些牛羊马匹过来。

“既然能够用东西换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费大力气打过来呢?他们打过来,也是会死人的,抢一些日常用品,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是不划算的,久而久之,他们便不来了。”

祁轩蹙眉:“你的意思是说边境偷偷互市?”

许京墨也蹙起了眉头,“你认为互市不好?”

祁轩手指轻叩桌面,“这是朝廷不允许的。”

许京墨轻笑起来,“我不知道那么多,我只知道百姓的日子过得好了,可以不打仗了,不受劫掠之苦了,可以不死人了,这就是好的。”

他说完,似是有点生气,直接拿起笔,继续写脉案。

祁轩摸摸下巴,站在不同的位置,看问题的角度确实不一样。

鞑靼不会冶铁,官家自然不允许铁流入鞑靼,那是可以打造兵器的战略资源。

但对于百姓来说,谁来坐最高的位置都没有关系,他们只需要日子安定,吃得饱饭,穿得暖衣就行了。

祁轩不再说话。

陈春燕笑了,没想到许京墨看问题还挺透彻的,其实能够用牛羊换来的东西,谁也不愿意用生命去拼啊,说得真有道理。

她悄悄在心里给许京墨竖了根大拇指。

不过如此说来,大姑他们应该是很安全了。

过了一会儿,祁轩又问:“鞑靼没有来犯,那有没有兵卒闹事?”

许京墨闭口不言。

祁轩以为许京墨没有听见,又重复了一遍。

许京墨便道:“我们学医的人,不懂官家的事,也不想掺和,祁公子如果想要打听,还是找别人为好。”

第170章

祁轩摸了摸鼻子,有些没趣地靠在了椅子上。

还真是不能小看天下人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kep.dzhhyy.com  ow4w.dzhhyy.com  sb25.dzhhyy.com  7jdg.dzhhyy.com  x1h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