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殷上了岸之后,原本准备远去,绕了一圈,才无奈发现,她掉落的不仅是别人练功的地方,还是一处阵法之地。

因为现在体内灵力并没有恢复,纱裙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朱殷也没有精力去破阵,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又捡了一些树枝,生火风衣。

她生火的地方,距离那人练功的地方不远,因为整个阵法之内的地盘不大,他们如今被困在阵法内,自然走不远。

两个小时之后,血池里传来一阵波动,朱殷下意识的看过去,却见男人已经完好的穿衣,且上了岸。

只见他手一摆,一股劲风而出,周围的禁制瞬时被解开。

朱殷这才发现,自己不仅身在一个阵法中,还身在这人所下的禁制中,难怪方才走不远。

禁制刚解,便听见一阵声音传来,有男有女。

“哥,刚刚我看见有什么东西进了你的禁制,没事吧?”

率先走进来的是一位身穿明黄色裙子的女人,唇角艳丽,周身泛着点点火光,整个人像是沐浴在火中。

在她身后,跟着的还有两男一女。

朱殷初初打量,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有能量波动,却因为现在修为尽失,并不能判断对方能力如何。

在朱殷打量一群人时,后面进来的几人显然也发现了朱殷的存在。

“这人是谁?”

宁承初这才淡淡的看了朱殷一眼,却没说什么。

几人都是一头雾水,箫晴却大步到朱殷面前:“你是戴森派来的,还是顾子江那边的?”

“都不认识。”朱殷盯着火光,神色淡淡。

“不认识?怎么可能,这处雨林只有我们三方势力介入,其他人根本没资格来到这里,你还是乖巧一点,说说自己的来历吧。”

“冒昧来到此处,我很抱歉,但我的确不认识你所说之人,言至于此。”朱殷对于自己打扰了对方练功之事,怀有愧疚,所以愿意解释。

要知道,就算她现在功力尽失,仅凭着他空间里的符箓,也有自保能力。

若对方纠缠不休,准备翻脸,朱殷也是毫无畏惧。

“冒昧来到此处?”箫晴眯了眯眼,神色全是打量:“这里被戴森和顾子江联手布了阵法,除非破阵之人愿意放行,不然其他人没法随意进出,难不成你是从天而降?”

箫晴话落,宁承初淡然的脸少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朱殷还未回答,眼前却走来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嘴角挂着恬淡的笑:“箫晴,大哥都没说什么,可见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常溢美,说不定就是对着你来的。”

常溢美一脸无辜:“这关我什么事?”

谁让你整天都是一副花孔雀的模样?”

“箫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脸说我!”

本来是好好的问话,这两人忽然之间争吵起来,朱殷莫名之后,也不再理会,从空间里拿出一些吃食,垫了垫肚子。

只是,才吃了一小口,忽然发现除了宁承初之外,几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你竟然有吃的?”


es8jd.dzhhyy.com  wjs5g.dzhhyy.com  ld4.dzhhyy.com  we0.dzhhyy.com  xbl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37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