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予沉把车停了下来,目光如寒潭,“陆微言,这个名字你不会陌生吧?毕竟它跟了你二十几年,而叶盈风才跟了你小一年。你该不会已经健忘到把它给忘了吧?”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爱了别的女人,故意设法激怒我?”

“陆微言,我没有这么多耐心。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乖乖把你的那些事告诉我,二我重新送你回那套房子,再让你过被人看守的软禁日子。你选什么?”

陆微言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这是承认你是陆微言了?”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还多此一问。”陆微言语气极为不悦。

“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什么,最好一五一十的告诉。”

陆微言冷笑道:“看来你不是来帮我的,而是故意来审问我的。”

“你有这个觉悟最好。你要是对我说实话,我心情好了,说不定会帮帮你。而叶风信却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自己选。另外,你觉得我把你带出来后又送你回去,叶风信会怎么对你?会不会直接让几个保镖把你给解决了?那些保镖长年不近女色,他们想对你做什么你不会不了解吧?失去了叶风信的保护,你还能像过去的那段时间安然无恙的生活吗?”

陆微言心里一跳,不自觉地想起那些保镖看她时那些露骨、直白的目光。

要不是有叶风信的命令,他们不敢造次。

现在叶风信已经放弃她了,她回去之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可霍予沉给她的选择却是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她爷爷对霍老爷子有恩,霍予沉不会舍得对她下手。

不然霍予沉在明知道她是陆微言的情况下,还愿意出面救她。

跟霍予沉坦白,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还能重新过正常的日子。

而她的脸跟霍予沉曾经的恋人一样,也许霍予沉会因为这张脸而爱她。

陆微言想着,心里升起了一点微薄的希望。

走到这一步,她早已没了选择。

陆微言说道:“我把事情全都告诉你,你会保护我吗?”

“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法码。”

陆微言咬了咬嘴唇,极有心机的说道:“我那时候很茫然,我并不是故意气我爸妈,我只是想证明我在他们心里的重要程度。没想到他们居然那么对我,我又委屈又害怕。那时候叶风信来找我说带我去国外走走,我没有设防地跟他出去了。出国之后,他带我去了一家整容医院,让我按照叶盈风的样子整容。我要是不愿意,他杀了我。一个游客死在异国他乡没有几个人会管,我很害怕只能同意了他的要求。之后我听说了你和叶盈风的故事之后,觉得很感动,也想让你喜欢我。我给你写信,约你出来。后来叶风信怕我频繁出现在你面前,不让我跟你联系了。予沉,我喜欢你。在我很小的时候见到你的时候,我喜欢你了。我知道我的心意很卑微,不配让你知道。可当我知道我变成的人是你曾经的恋人之后,我真的特别高兴。”

陆微言说着,目光盈盈,笑带泪地看着霍予沉。

“我只是个长相普通、家世一般、成绩也一般的女孩儿,我知道算我用一生的努力都无法让你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身。可能有一点成功的希望,我还是愿意为之冒险和努力。哪怕最后你厌恶我、不理我,我也不后悔。”

陆微言说完之后,静静地等着霍予沉的反应。

她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曾经偷看过的陆一语的日记,那日记里记载了陆一语的一些心事,是她暗恋一个没有名字的男生。

陆一语写得更好更细腻,她记不了这么多,只能加自己的描述。

霍予沉的脸没有任何一点表情,目光平静地看着陆微言,语气很是波澜不惊地说道:“你做过的事呢?事无巨细的说清楚。”

陆微言没想到霍予沉居然如此不解风情。

第439章 生得糊涂,死的也糊涂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lqib.dzhhyy.com  ff7fg.dzhhyy.com  f8om.dzhhyy.com  tais.dzhhyy.com  rcb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